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酝酿
    所谓弱势要守,强势勿夺。这世上,关心你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真爱你的人,一种是真恨你的人。但无论哪一种,都是催人奋进的动力。既然有了目标,便有了全部的动力。为自己置一套房,为一家三口建一个小世界。爱怎么闹,想怎么乐都能开怀无忧,畅所欲言亦或疯疯癫癫都关在门里没人知晓,不必事事解释,不用时时提防。

     夜里孩子睡了,于悦跟世元说起这事,世元照旧,不跟你急,就一句话,“现在没钱,时机不到。”

     ”没钱可以买小一点的,你反正有大套了。“

     ”小套拿来有什么用,放个屁整个屋子都臭。小套是多小?单身公寓?“

     ”有两个房间就可以了,公积金里有十来万,按揭也没什么压力,我都算过了,顶多就是装修上要准备些。“

     ”哼,你不就是不要我爸妈住嘛。“

     ”那有什么不对吗?什么地方规定了媳妇必须要跟公婆住在一个屋里。“

     ”老人家要享受天伦之乐,你这样是人为隔断他们与孩子之间的联系。“

     ”好笑,榕榕只是他们无聊时想起来要玩的玩具?从小到大他们付出了感情还是物质?“

     ”就一个孙子这么会不爱,你不在的时候人家照样带的好好的。“

     ”你也知道是我不在的时候。他能选择吗?无奈,你懂不懂?他想看会儿电视或者画画,你妈就非拉他出去玩,因为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呆不住,每天必去值班室东家长西家短。孩子能怎么办,做奶奶的不停的唠叨加威胁,他只能很无奈的跟下去。“

     ”你不要冷言冷语,要你们家才懂培养?我们家没文化的老人都培养了我这个大学生出来。“

     ”考试成绩能代表涵养素质吗?“

     ”你那么有素质怎么会跟全家人关系都处理不好?“

     ”是你全家人不想跟我处理好关系,以为我当时必死无疑了,用不着装模作样了。“

     ”你干嘛总是把人想得这么坏,自己心眼不好才会这个看不惯那个看不起。”

     ”不是我想,是我看到了听到了,因为你们家人根本连装都懒得装,直接就表现出来了。“

     ”你就是什么事都过不去,太小心眼了。“

     ”已经过去了,如果你不提的话。就算没那些事,我现在不想跟跟你家里人住在一起也没什么错。理所当然的。“

     ”你就是嫌弃我父母。“

     ”随便你怎么说,如果怕被人嫌弃就要自尊给人家看,年纪轻轻就好吃懒做,向人伸手要钱的还要强调什么尊严,哼。“

     ”你不要这么没良心,你不是住在人家家里!”

     ”所以我压根不想住,你以为我很想吗?又没离婚,我总不能自己搬出去?再说我也付出了,又不是白吃白住。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相信你的话,当初就该买了房子再结婚,亏我当时还满怀感恩之心的对你父母,以为农村人如此深明大义真是不容易。特么的原来是一厢情愿啊,你根本就把不住嘛,他们就是狗皮膏药,死活要跟着儿子。“

     ”农村的观念就是这样,不然生儿子来干嘛?儿子养父母就是天经地义。你以为他们很想跟你们住?谁不想回家乡?“

     ”那就回去啊?无需埋怨,他们又不是没家。“

     ”家乡那个房子多久没人住了,现在很多地方都年久失修,根本无法住人,再说,要住也不能住旧房子,村里人会笑死,这几年大家都回去盖新房,要是我父母还住旧房子,人家会这么评论我们两兄弟,这么没用,如此不孝。“

     ”那就去做嘛?”

     ”要有钱?“

     ”又不是没钱?你想做多大的豪宅?“

     ”起码得三十万,而且得我们两兄弟出。“

     ”干嘛要你们出?“

     ”三十万做下来,他们在乡下不要生活了吗?乡下更浪费钱,连米都要城里买回去。“

     ”我问的是干嘛要你们兄弟出?“

     ”他们都给我们兄弟买房了,难道我们兄弟不该给父母盖一栋漂漂亮亮的房子吗?父母在乡下也要长长志气。“

     ”他们什么时候给你们买房了?两套都是他们自己的名字。“

     ”房子能带的走吗?“

     ”你们可真会算,这边两套房是两老的名字,家乡的房子还是两老的名字,出钱却是我们出的,先不说世翟愿不愿意,我都不同意,凭什么?说难听点,我在你们这个房子住了这么多年,花出去的钱都是消费品,全家人日常开销花掉了,你父母一毛钱都没出,全是用我们的,到头来还说房子是你们的,我多亏啊,现在还想叫我出钱给你们盖房子,那谁来给我买房?“

     ”不就是一个名字?你这么在乎干什么?“

     ”哼,说难听点,你要是跟我离婚,我就是净身出户了,之前那些花掉的钱谁来跟我算?我自己的钱我自己爸妈都没享受过,倒是跟你一起赡养两老了,谁对我感恩过?“

     ”他们能吃你多少钱?再说还帮你看了小孩。“

     ”我从来没要他们放弃自己的生活来帮我带小孩,现在两个人在家里,每天还是我自己接送孩子,自己带他玩,带他学习,他们要做得来?你这个做父亲实在太失职,从来都不陪陪孩子玩。“

     ”我一个男人,哪里天天在家带孩子,像什么话。“

     ”你这样的观念太不行了。孩子是你自己的,带了又不会吃亏。别说我看穿你,你就是自私,借传统思想来掩饰自己的懒惰。“

     ”那让我爸妈干什么?多无聊。“

     ”他们不知道有多高兴,怎么会无聊,每天都在值班室瞎聊,逛公园散步。我就奇了怪了,兜里没一毛钱怎么底气这么硬?你爸天天值班室里,对着那些保安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家年龄还比他大都懂得要工作,每天三班倒多不容易,赚点辛苦钱,你吃人的用人的怎么好意思面对他们?“

     ”你就是整天起来嫌弃我爸妈,嫌这个嫌那个。他们也不好意思,谁愿意看人家脸色过日子?总之他们给我买了房,我是非常感激的,我是不会再出去买房的,要买也要过几年,房子旧了换大套的。要不他们来了住哪里。“

     ”换大套?他们来?一辈子如果要这样我还不如离婚!怕人嫌弃就自立,我又不是没地方住,干嘛一定要住这里?又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要付出的。”

     ”你现在才两年刚过,我怎么有信心出去买房,医生说你这个类型的三年安全期最关键。“

     ”你又在拖延时间,你还能拖多久?三年?不就是明年了?我只要你一个准话,不然到了明年还是要翻旧事,你觉得有意思吗?如果确定下来,我们就可以开始准备了,该收的资金收回来。“

     ”还想收回来,你不知道现在的帐有多难收,很多人利息都要拖几年,哎,我堂弟的担保又出事了,年底可能还要帮他还钱,哼,我很多事都没跟你讲,就怕你着急。“

     ”什么情况?你堂弟还不上了是不是?“

     ”是啊,三十万六个人担保的,下个月要还了,他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几个人商量该怎么办。“世元长叹一声

     ”你不是怕我急,你是怕我骂!当初我怎么劝你都没用,你堂弟那个不靠谱的,赚了一点钱就买车赌博天天泡夜总会,年纪轻轻还包学生妹,他也不怕死得更快!你有听我的话吗?还不是被你爸爸一骂就屁颠屁颠去签字了。现在出事了,让你爸去还欸。“

     ”你这不是笑话,他有毛钱?你都刚说他们两老的都是吃我们的。“

     ”他没毛钱这么自信让你去担保干嘛?做好名声是他,累死还钱是我们?你就是他的工具,吹牛虚荣的工具!我们的生活都被你两老的糟蹋成什么样了!你那个堂弟,我生病的时候连个脚印都没见到,一个电话打来就跟你欠了他似的要去担保签字!五万啊?我们多少年能存五万块?我当时怎么劝你的?夫妻啊,你一个人出了问题,不是别人帮你还,是我啊,是我这个妻子啊!“

     ”那也没办法了,没经验嘛,事已至此。“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是借用别人头破血流的经验作自己的经验,最蠢人就是非用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经验才叫经验。社会上这么多现成的例子你不看?“

     ”没办法,我其实早就看出他有问题了,做事太轻浮,那有什么办法,兄弟呗,他死我也得死。“

     ”那你现在就去死!”于悦愤怒起来

     “诶不是这个意思,当时这么多人都签字了,我做兄弟的能不签吗?那人家会怎么看我?”

     “你这辈子是他们的桥吗?大家都借你过路。赚到钱的时候想得到我们吗?亏了要我们还,我们国家的银行制度怎么这么不规范啊,像这种事肯定要夫妻签字的嘛?急功近利,一位的追求业绩,难怪坏账呆账一堆。跟你结婚这么久,都是跟你急跟你累,你什么时候想过为自己一家三口着想?为我们母子?“

     ”做男人没办法的,总不能不管兄弟,你们不了解的。还有比我更惨的呢,人家都讲义气,不讲义气也不要在这社会上混了。“

     ”你混江湖吗?也要看人去好不好?明显是烂泥糊不上墙的。“

     ”你不要这么势力,有用的人你就肯帮,没用的就不肯帮。“

     ”简直胡搅蛮缠!你都把自己的生活烂在别人身上了还死要赢?在我面前赢有什么用?有本事去赢外面的。”

     ”你不就是嫌老公没本事,也不想想自己,要不是得这场病,工作也不会就此中断,正常的话我今年就上高三了。“

     于悦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世元看于悦脸色如纸,知道自己说重了,急忙掩饰,”所以人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嘛,人家也是碰上困难了,农村人素质不高,会吃喝嫖赌也是环境问题,再说我还不还都是必须的,不还我自己更惨。“

     于悦心在流血,但还是忍住了不哭,她并不想听这些,只是千般委屈无处诉。她一贯自觉,就算家公家娘千百个不是,她也不会骂骂咧咧,看不惯就不看,就当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她并没有要别人遵守自己的那一套,说白了,眼不见为净最好。只是丈夫这个态度,碰上的这些个情况,让自己实在手足无措,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买房,夫妻不同心怎么去买?看朋友可知人,看亲人可知心。有这样一堆不靠谱不自觉还义正言辞的亲戚,于悦小两口迟早会被榨干。于悦真的很无助,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局。离婚,是最没办法的事,明明就不是感情破裂,为什么要走这绝路呢?对孩子也不是好事。事到如今,只能先解决当前的问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么,你父母也不能一直在我们家里。养老赡养问题一定要说清楚,免得以后剪不断理还乱。“

     “怎么说都要养,避免不了。”

     “我懂,但是赡养没说非要住在一起。你世翟不是总争老人帮他带娃吗?我早就想说了,干脆直接就跟世翟住好了。义务与责任应该平衡,生病了两兄弟摊,平时我们也给点生活费。”

     ”你都不要老人住,芳芳这么会要?你都知道两个老的开销有多大。“

     ”他们平时不是争人嘛,他们家的娃可一天都没落下的,人在我这里吃住,关键时候都在帮他们,两个孩子同时生病,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带娃。对他们够好了,要是一般人早就开骂了。“

     ”哎呀,人家娃娃爸妈要做生意。“

     ”好意思!要钱要的自己孩子都不顾了,就带她去看个病,完了就扔老人带,我们儿子就该自己请假回家自己带。哼,算了,前事不扯,说以后。既然世翟他们肯定不同意,那就按照传统方式做,一人一年。不可以一直呆在我们这里,吃力不讨好,传出去都说两老的为了我们,实际上的情况累死也没人知道。现在还有劳力他们都这样,以后没劳力了直接就踢给我们,到时候就累死你。“

     ”怎么说?我外婆两个儿子,大的老师小的民工,她就跟了大的跟了一辈子,我大舅都不敢有意见。“

     ”那你去问问你舅妈有没有意见?“

     ”小的不要她,也没办法,如果大的也不要她不就太可怜了。“

     ”这能要不要的?搞笑吧,亲妈诶,谁叫你这么会投胎的,这就是义务。你舅妈不是一辈子都在骂你外婆这么不快点去死?光骂有什么用,要拿出方案来。我估计如果你爸妈一辈子都跟你,我肯定先疯掉。哦,最有可能的是,你妈跟你外婆一样100岁的命,然后我们都死在前面,累死的。“

     ”那他们自己不说,我们这么好开口,一开口就是我们理亏了,就是我们赶人。没良心“

     ”是他们太拎不清,天下哪有如此装糊涂的父母?有吃就吃有玩就玩,没有半点责任心,你们到底想自己回家乡住,还是想一人一年,还是只想跟某个人?这总要有个养老方案吧?他们什么都不说就会影响我们以后的规划,我可不想糊里糊涂过日子。你不说,他们全体装蒜,你就一个人憋死去吧。我不怕做坏人,你不说我说。“

     ”算了算了,你不要出这个面,省得我兄弟姐妹们误会。不过,也不好说啊,他们的钱还在我这边放贷。“

     ”那就还回去嘛?又不是拿不出来。“

     ”不是刚说要还一笔5万的……“

     于悦一时沉默,真是恨铁不成钢。“那就把我们那笔城建基金的股票卖了,多少人要!”

     “这怎么舍得?多稳定的。”

     于悦也懊恼自己的一时冲动,转念改口说:“那就收一点钱回来,给自己一点目标,今年年前就要把这个问题说定,而且不能你跟你爹两个人说,你们四个人当面说清楚,总之不能这样不明不白。我一直都觉得奇怪,你们家的人从来不商量,什么事往你身上一推就皆大欢喜,你不累吗?你不累我累。”

     “哎,你以为我不想,都跟他们协商好了自己出点生活费,我爸肯出五千,在利息里扣,不是跟你讲过这事了吗?是我妈不肯,后来我减到三千,还是不肯,我妈还骂我生儿子有什么用。他们不懂一个月开销有多大,各种开支都压在我们这里,都是看不到的钱。他们没钱也管不了事,管事也管不来,不管事也不懂。你说我不累吗?我也很郁闷,可他们是我父母,我能怎么样?”

     “扣三千还不如不要,不肯出就自己去生活,两个儿子该给多少生活费均摊呗。”

     “两个老的也不是不做事了,没帮我们看小孩吗?两家人都有不方便需要老人的时候。教他们自己去生活,去哪里生活?回家乡就得盖房子。”

     “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要盖就去盖嘛,又不是我们拖着,是你弟弟要他们带人。”

     “对啊,所以我没办法作主。”

     ”我这个人很公道,他们要是全心全意帮我,那我们也该全心全意赡养,只是,人在我们家生活,活却给他们家做,以他们家的利益为第一。长此以往谁心里服气?我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最好是两个儿子都平衡,好的要帮差的。可现实就是两个儿子完全两个发展方向,他这么不想想世翟他们收入高?就光看我们有养老金?“

     ”那你说怎么办?我也憋得一肚子委屈。“

     ”直接说,什么怎么办?就说‘你们来城里这么多年了,以后养老有什么打算?“

     ”哎,一开口他们就知道我们要赶他们走。“

     ”你说话不要带着情绪,带着情绪说话就是有理也变得没理了。就事论事会不会?你就说,’如果你们打算回家乡盖房子,那就把我们这套房子卖了,拿三十万回家盖房子,其余的我们在城里重新置换一套。如果你们打算在城里养老,那就两兄弟轮流,或者你们住丽都,我们出去买房,再或买一套小套房给你们住。“

     ”那我试试跟他们交流,哎,两个老的,也是大问题啊。“

     ”我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你那两个老的只比我爸爸大一岁,我爸爸还每天准时上下班呢,真是的,才五十多岁!总之,跟你父母交流的时候说话要注意,就怕你妈那个人会寻死觅活,一哭你就说不下去了。“世元点头不语。

     一个家中,女人的角色太重要了。在男人踌躇不前犹豫不决之时,女人拉一把则前进,拖一下则后退。

     孩子跟奶奶相处的模式也让人害怕,做奶奶的太空虚,看不懂电视,也不懂找点事做,就一味盯着孩子,孩子每做一件事都要过她的嘴巴,她就是忍不住问,忍不住絮絮叨叨,忍不住指指点点,又喜欢不懂装懂,孩子有时候搞得很烦就会回嘴,会凶她,她也不生气,嘻嘻哈哈,那模样跟拉皮狗似的,连做母亲的都看不下去,于悦知道自己无法教育老的,只能教育小的,叫孩子不能这么跟奶奶说话。回头跟家娘说,“奶奶,你不要每件事都问,孩子还也会烦,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去做自己的事,别总盯着孩子看”。“那孩子不要看吗?”家娘振振有词。于悦一看她那个神态就后悔多嘴了,“他这么大了有自己的事情做,不是每件事情都要大人陪的,孩子有时候也要独立活动。你不要跟看犯人似的,我们住套房里,孩子做什么都在眼皮子底下,掌握个大概就可以了。你这么盯着,孩子当然不自在了。”家娘听着不应,于悦知道她心里不高兴,但别的可以装聋作哑,教育孩子方面于悦绝不纵容。

     一天晚上喝牛奶,一杯是昨天的日期,一杯是前天的日期,很自然的,于悦把更新鲜的留给儿子。可孩子总是好奇,非要妈妈的那杯。奶奶急急忙忙阻止他,“不要喝那个,那杯是臭的,留给你妈妈吃。”于悦当即就表示反对,”你不能这样教孩子,孩子的思维是很直观的,你叫他把臭的给妈妈,他就会形成一个意识,妈妈就该吃臭的,坏的。就算要区别说,也该说,那一杯更多,该留给妈妈吃。”看媳妇急了,家娘唯唯诺诺,脸上却起了不快之色。于悦知道她不高兴,但该说的还是要说,这是为了孩子。作为大人,怎么说话太重要了。要培养孩子的感恩之心,教孩子懂事是最要紧的。

     半年一次的复查预定在12月30日,这次是妈妈陪于悦去,于悦准备带妈妈去一次香港,妈妈退休时去过一次,这次算母女的自由行吧。当然于悦还有个重要任务,就是去退回戒指,顺便在香港街道走走。一开始世元都觉得是天方夜谭,“就你那么相信,还特地去一次,你敢去吗?还带着你妈呢?别被拐走了。”“还没决定呢,到时候再说。”于悦懒得跟他解释,做好攻略,联络好旅行社通关,买好火车票,接下来就领着妈妈出发了。

     元旦母女倆在广州,感慨万千。人生有那么多未知数,十年前怎么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什么跟广州结缘,更想不到新年都在广州过...世间万事,无论好坏,都在于一个缘字,缘尽则散。不要用想着做什么都要有回报,回报往往是不经意间的。不要总以为背地里使坏没人知道,上帝会在你最在意的地方惩罚你。故,爱值得爱的人,忘,必须忘的事。时间真是一个好东西,再大的创伤都能平复,再痛的感受都会过去。说出口的伤痛都已平复,往事已成故事。只有绝口不提的才触及心底,事到如今,唯有孩子是于悦心里最重的事。

     复查顺利结束,于悦毫不犹豫带上母亲踏上了广州到香港的微旅行,广九直通车真是很方便,通关已经做好,自由行实在是容易得很。一到红磡站,母女倆直接打的到达首饰店,店员引着两人到了经理室,说是经理室,那房间实在小的难以转身,对方问了几句闲言便拿起工具对着首饰照了照,一会儿,经理便说,“没问题,你稍等片刻。”母女倆在经理室等待他去办理,这点时间母女倆聊了起来。

     ”我好紧张啊,就怕他故意说戒指哪里哪里花了不能退。”

     ”我心中有数,这半年都扔在盒子里,没再戴过了。“

     ”我不就怕嘛,这事要搁大陆,早就把你骂出去了。“

     ”所以我也在赌,赌香港是不是真的诚信社会,是不是真的那么法制化,收据上的承诺是不是放屁。“

     ”那现在证明还是对的。“

     ”嗯,做生意么,说一是一,就是这么些年大陆搞了这么多事,人与人都没有信任了,才会如此乱象丛生。古代中国是不会这样的,多数人讲究信用。“

     ”待会去哪里?“

     ”吃吃喝喝,到处逛逛,买点药品,打道回府……“

     退款很快就办理好了,母女倆一路走到香港理工大,大学里逛了逛,”占中“的标语到处都是,但校园里是很平静的,问路也很顺利,理工大不少大陆生,遇上的香港学生讲中文也完全可以交流。对香港理工大的印象深刻,果真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助学助医的风气很盛,每栋楼都是富豪捐资建造,不容易。一路走去,母女倆特地去了历史纪念馆。跟GD省博物馆比起来,香港历史纪念馆的规模不大,在这寸土寸金的社会也实在不容易了。纪念馆设计非常合理,知识体系相当全面,考古资料讲解得很详细,母女两在这里花了大半天时间,他们对“莎莎”之类的大型购物场完全没兴趣,反正去了也买不起,但博物馆是一定得实地考察的。有这么好学的女儿,做母亲的自然跟风。到博物馆的大部分是学生和外国人,陆客嫌少踏足,母女倆还真有雅兴。于悦做了全程讲解,妈妈很开心,直说自己的银子没白培养这个姑娘,脑子里很有料!出来的时候已近傍晚,母女倆红磡站逛了逛就回了深圳,深圳住了一天第二天便回家。回到家世元一脸的不可思议,“不会吧,真是有退啊?你们还真的自由行啦?真就去退啦,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自己看朋友圈嘛,过几天退款打回你信用卡里你不就知道了?“

     ”真要是打回来了,我就送给你!“

     ”你说的哦,退回来那几千块就给我了,嘿嘿。“

     一个多星期之后钱退回来了,世元更是唏嘘不已,他不仅改变了很多长期以来对香港的负面看法,连对老婆都不禁起了几分敬意。世上的事本没有这么糟,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很容易被一些妖魔化的报道误导,不自觉的被牵着鼻子走。事实上,你真想了解一件事,有机会就去实地看看,住上一阵,接触一些事,一些人,用自己的心去体会,用脑子去解读,不要人云亦云。人么,如果失去了独立思考,就算整天运动也会变成猪。

     世元还了两万现金,不够部分以自己的名义跟银行借了钱,终于还清了堂弟的银行贷款。这事做得多窝囊啊!如今变成世元夫妻欠银行三万。世元跟于悦这样解释,“我不要你拿钱出来了,你现在这样,我也怕你没安全感,再说,我也不能让他觉得我有实力还,这样他就一点压力都没有了,他答应我每个月利息他会去付,再给他一年时间,确实还不出来只好我们去还银行了,唉。”于悦不接话,说多无益。

     临近寒假,世元跟父母交流了赡养安排的问题,他说这事的时候并不是平和坦荡的态度,而是首先就把自己的姿态定位成”不孝之子“了。这一来,反而刺激了他母亲,她那一套陆续派上用场,很快的谈话无法继续,事情没得商量。话又说出口了,事情僵着不上不下。家公在这时候的态度就很关键了,他同意跟年青人分开,说自己早就想回家乡盖房子回老家住,世元当时差点就为父亲的深明大义就给跪了,这一年多因为公媳关系搞得自己非常难堪,他又是个要面子的人,老乡们议论纷纷让他颜面尽失。”你啊,平时嚣张狂妄一副人王的样子,原来是个妻管严,连自己老婆都驾驭不了,做什么男人?修理下就老实了,女人不能惯!“。世元每次听到这些心里都很难受,他总说,“她已经够苦了,我们做男人的不能太过分了。”老乡本已经忘了于悦那档子事,经世元这么一说也赶忙改口,“也是,你老婆以前看起来挺温和的,你爸那个脾气也不好,太难迁就。”世元自嘲的笑笑,“本来不会怎么样,就是有些人捅火,我爸爸骂了于悦,骂得话太不讲理,话又难听。她在自己家就掌上明珠一样,自己爹妈都不舍得骂,被你这么一个‘外人’来骂,当然受不起,你以为跟我们一样啊,爹妈边打边骂边长大,早就脸大皮厚了。”老乡连忙说是,不好再煽风点火,便适可而止。

     父亲虽然同意,但提出的问题几乎就无法实现,首先,他自己没钱,其次,孩子也没钱。所以这话讲出来没实际效果。这时候,世元把于悦的第二套方案提出来了,”我考虑过了这个问题,只是你自己不说你想回家乡住我也不好开口说,怕你以为我赶你,我们当个小小老师也确实没什么钱,现在叫我们拿个十万八万的也拿不出来,要不就把这套房子卖了套现,拿三十万回家盖房子,其余的就当支持儿子在城里买房,我跟于悦公积金也可以用得上。“

     话刚说出口家娘就抗议了,”你想得美,你跟你老婆城里买房以后我还敢来?把我们房子卖了换成你们的?你真会算,一下子有两处房产了,以后你回老家去赶我出门,那我岂不是要大街上去睡?“

     世元脸都涨红了,”妈,你是不是把儿子当贼防?儿子在你心中中就那么坏?这是在讲正事,不是赌气,你们两个人的实际问题,总要有一个方案拿出来!“

     ”你们这些读了书的人心真硬啊!你忘本!乡下哪家不是老了跟儿子,不然养儿子来干嘛?“

     ”我不是不养你啊,生活费会给的,你扯到哪里去了。爸,你认为怎么样?“

     母亲一脸的落寞,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断往下掉,父亲看她这个样子,只好转圜。”世翟还要再生一个,大的都没人带,再来一个小的我们更不可能回家住了,哎,带人要紧,以后孩子大了再说吧。谁叫他们做了这样的生意,没日没夜的活计,谁叫他当时不读书?“父亲愤愤的,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母亲看这个样子哭得更惨了,”人家怎么教育孩子的?兄弟之间这么团结?我们家兄弟之间都快没来往了!人家都是相互帮扶,你们呢?要是我死了,管你们怎么样,我还活着就这样子,叫我这么看得过去,不孝啊。你做大哥的就不会让一让,你什么都比他好,这么就不懂提携下自己人?“

     ”妈,你这个样子,怎么商量事情?世翟收入比我高啊,他哪点比我差了,一部车18万也买了,我连车都买不起,你说他一天到晚在店里,也要看看我每周两次六点值班到晚上11点,再大风雨再冷都得骑着摩托车走,店里至少不用风吹雨打日晒吧,你就不心疼我?我已经够谦让了,就你们来这么些年,生活费大部分都是我这里出吧?他们家孩子一天没落下,我家榕榕你们有办法全心全意带?还有,我如何提携他?他要学历没学历,要能力没能力,要技术没技术,脾气又不好,我就一个小小老师……“说着世元也要落泪。

     ”还说你不会‘奸诈’兄弟的?你是桩桩件件都记得这么清楚啊?你现在拿出来跟你爹妈算总账啦?他们一天到晚在店里,孩子没人带,我们不去,你看得过去吗?有些做大哥直接就把侄女带到自己家里来吃住了,你呢?世翟跟你比?你们倆都轻松,他倆个多累?你一周几节课?站上去讲几句话就有钱来,更不要说老了差别就大了。“

     ”妈,他们没工作没退休金不是我们害他的!我这种用脑的活才累,在单位里混也没这么单纯,各方面关系也要处理好,你看不到的麻烦事多着呢。我不是跟你算账,我什么时候计较过?你们没办法全心全意带榕榕我也认了,于悦这么大的一场病也没让你们耽误过一天带他们家孩子吧?她那么要强,累的时候没跟你们说呢,就麻烦丈母娘了。你们这几年都在我这里,生活费我们夫妻出了,没让你们出一分钱吧?世翟什么都理所当然,他从没主动说一声让你们到他们那生活吧?于悦生病的时候他们夫妻还搞得大家不安生,要不然她跟我爸怎么会如此不愉快?“

     听到世元扯到于悦的病,家娘登时不言语,脸上还是忿忿不平的气色。

     ”不要扯这么多,这不好比,两兄弟发展肯定不平衡!“父亲突然一吼。”谁叫他当初这么不会想?我都尽力扶他了,考不上八千块买的,高二就读不下去了,拉到一帮小混混不读书,说起这个我就很气!不争气!“

     听丈夫这么贬低小儿子,家娘哭得更厉害了,就说父子两联合起来看不起小儿子,捉弄小儿子。

     一场谈话眼看就进行不下去了,世元不再言语。

     ”年后我们搬到恒星住,今年你们自己辛苦一年,既然是两个儿子,那就两个儿子的打算。“父亲郑重其事的说。

     世元不接话,他说什么母亲都有可能揪着不放,所以只是感激的看着父亲。

     母亲也不说话了,她知道丈夫决定了很难改,再撒泼只会被丈夫责骂,只好一边抽抽搭搭。

     这一家子商量事情的时候总是刻意的避开于悦,世元不想让于悦出面做坏人,而家公家娘却以为这只是世元自己的想法,当然也不会在于悦面前透露半句。事实上当天晚上世元就把事情的结果跟老婆讲了,当然,是挑着说,期间的激烈交锋仅是一笔带过。但于悦何等聪明,她一听就能猜到大概。她心里琢磨了一阵,预感这事不可能这么简单,再说,仅仅是世元跟父母这么一说,世翟根本没有参与,等于是一方在瞎起劲,她问,”世元,这事不能糊涂,这是大事,父母后半辈子的生活问题,必须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说清楚,以免以后来扯皮。“

     ”我爸爸已经决定了,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现在可不是他决定这么简单,他自己都要人家赡养了,谈何决定?是以后你们两兄弟出钱赡养,自然是你们要当面说清楚,我知道你肯定接受不了当面写清楚,但至少口头上要协议,不然以后世翟就说你们父子两决定的,把他排除在外了。”

     ”那现在怎么办?难不成还要说一次?”

     ”家人坐在一起谈事情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你干嘛这么草木皆兵的表情?这次你没叫世翟来商量我就觉得很奇怪了,哪有当事人不齐全就决定的?你们家从来没有坐下来好好谈正事的时候吗?从不吗?”

     ”谁会像你们一样,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一个人说了算就可以了,这事还是我爸说了算。“

     ”做事做人都得‘先小人后君子’,这可是大事,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你说的那么一脸轻巧,丑话说在前头肯定没错,免得以后说不清道不明,吃力还不讨好。“

     ”城里人就是什么都算的那么清楚才会兄弟不团结“。

     ”我们家谁不团结了?闹矛盾是人人都会,关键是闹了矛盾之后大家会怎么做。你看你弟弟这么挑拨,我现在跟你父亲之间冷冷淡淡的他可想过补救关系?如果不会道歉可以以别的方式来表达。我妈跟我舅吵架的时候,那是天翻地覆啊!过了没三天,我舅舅舅妈就上门了,也不说道歉,成年人的嘛不好意思,就这么一直坐,茶叶还自己带,嗯,你好意思赶他走,人家都低姿态了。接着就水到渠成了,人家每天都上门泡茶,自带茶叶水果,久而久之你就是天大的气也消了。你弟有过这么诚意的时候吗?他一年上门过一次吗?“

     ”人家怕你不给面子,很难堪。“

     ”不是,是根本不在乎。“

     ”你就是耿耿于怀。“

     ”算了我不说这些,总之,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清楚来。“

     ”过几天再说吧,等我什么时候去他店里坐坐。“

     女人的直觉绝非虚的。果真,第二天,家娘走进书房找于悦谈话。于悦正在备课,对家娘突然正儿八经的姿态有点猝不及防,但幸好前一晚世元跟自己交了些底,也算心里有数。倒是家娘有点手足无措的坐在了于悦对面。这开口第一句,“哎,我是白养了一个儿子……”这“儿”字还没读下去呢,泪珠子都跟断了线似的“噗噗”往下掉,于悦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来者不善。她把桌上纸巾递给她,就静静地听不言语。要知道,这是个多要强的家娘,突然在媳妇面前“打开天窗说亮话”必不是发泄情绪这么简单。

     “世元说要赶我们走。”家娘一边说,一边又抹了一把眼泪。“说是他负担不起我们倆老的了,我们老了就不要我们了……呜呜,他也不想想他有今天这么轻松的日子是谁扶他起来的,就因为他比较会读书,我都不舍得让他干活,在学校里住宿每周回来一次肯定准备好的给他吃,就因为他会读书,谁的学费都可以迟点交他的就不行,他要面子,不肯在同学面前输半点,读个大学花了多少钱,村里面早出社会的人赚都赚了不止这个了,人家十几岁出社会,强一点的家里房子都是儿子盖,买车盖房给父母享受。他有什么本事啦?比那些做泥匠活的,我们就想着你们孩子还小,要来帮忙,没想到啊,孩子大一点了看我们没什么用了就赶我们走了……呜呜“,于悦一听这些话就知道家娘在拐着弯的骂自己,她一边哭一边斜着眼看于悦的反应,于悦这时候停了手上敲键盘的工作,转过脸时已经是一脸凝重的表情,”这个事情世元跟我商量过了,“于悦顿了顿,眇了一眼家娘的表情,只见她突然停止了流泪,嘴也不自觉的合成了个‘O’字形,整个表情都僵住了,于悦心想,家娘必是肠子都悔青了,她是打了于悦必定会留人的想法来的,没想到整个平时温尔尔雅的媳妇这么有主意,想必儿子都被她牵着鼻子走了。”世元不是不要你们,他就是不会讲话。这点你比我更了解,好好的一件事到他嘴里就变味。你看吧,你们倆在我们这里三年多了,家公迟来一年吧也有两年多了,世翟他们早就对你们有意见了,你不会不知道吗?“

     家娘默认,过了会说,”就是那个二十万,既然是两兄弟,当然是一人十万了,怎么就都给了世元发展?“

     ”对啊,他去外面说你们做事不公道,别人就光看这个做法还真相信,你不清楚吗?这钱是家公拿给世元放贷的,说是我们有公职的比较稳,给在世翟不靠谱。“

     ”我晓得的。“家娘不耐烦的听这些。

     ”你以为我们拿这个钱拿了很高兴?又不是白拿的,每年利息钱要交的,又不是一直都能放着,很多时候就闲在那里,去年行情好多放一点吧今年经济形势不好就难收了,更不要说帮他那个堂弟世文担保的五万还要我们还,当初我不同意啊,可家公就逼着世元去签字,现在出事了还不是我跟他扛?“

     家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接着就破口大骂,”我就说世文那个小王八蛋吃喝嫖赌的不可靠,你家公就是只有兄弟没有家庭的人。世文爸爸听说世元不肯签字就冷言冷语说你家公不肯帮扶兄弟,你家公经不起激。“

     ”嗯,对,现在好了,出事了是我们还。他们家有半点内疚吗?还说他做生意亏本了,做大哥的理所当然要帮忙扛一点。照理你们就不该到处去吹嘘自己儿子有多厉害,有什么厉害的?不就是一个老师吗?我家里这么多姐妹就只有我当老师的收入最低,如果你们真心为孩子好,就应该在别人还没直接跟我们倆开口的时候就挡在前面说,’不要去叫他们签字,他们收入又不高,老婆刚刚这么大的一场病经不起折腾,‘但是你们有吗?就为一时口舌之快,现在我们摔一跤有那么容易爬起来?“

     ”就是你家公那张嘴,喜欢到处吹,我早就说做人要谦虚。“

     ”嗯,你们这样处理事情以后会骑虎难下!世翟到外面去说你们倆老的重男轻女,说是人也为我们,钱也为我们,欺负他们生女儿,现在父母还有点劳力都为了我们,到时候老了不中用了不要踢给他们。这样的舆论我们可受不起。事实上什么状况你们倆老的最清楚,他们家女儿你们一天都没落下,倒是我们家儿子你们都三心两意的,这段时间孩子拉尿尿有问题,去市里看病你们有办法陪着吗?还不是我爸爸陪我们去?我生病你们也没理过,现在我孩子你们照样,别人家的爷爷奶奶怎么做的你可以去问,很多小夫妻三班倒的,早出晚归定时打卡的,八小时工作制的,他们哪里有办法带娃?什么都是爷爷奶奶扛大梁,你们做不到这点我也没话说,因为我自己工作便利很多事都自己做,没让你累。世元有今天的日子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当然,你要是说你们当初可以不让他读高中我也没话说,世元是保送高中的,只要他想读书,学校一定以各种渠道减免学费,大学也一样。但你们抚养到他大学毕业了,这一点他必须感恩。不过你们很公道,并没有亏待世翟,给世元多少学费也同样给了世翟创业不是吗?“

     家娘点点头,”谁知道会出那个车祸,还好人没事,后来车也开不成了,世翟被他爸带去矿山上做活,那几年多累啊。跟他岳父母做生意又被摆了一道没赚到钱,出来这么多年就开了这个奶茶店,哎,两兄弟,一个就这么顺,一个就这么不顺。“家娘说着又抹了一把眼泪。

     ”现在也顺利起来了,至少收入上你们就不用愁了。“

     ”就是一天到晚自己孩子都管不上,我们不就是看在孩子面上,实在可怜。“

     ”对,所以我们从来不争,如果我们要争,你们这样显然不公平。“

     ”他们也懂得的,不会不懂你们做了让步。“

     看家娘一个劲的为世翟他们争气,于悦有点听不下去,只好转个话题。

     ”但现在的问题是你们自己。既然不打算做什么了,就该拿出一个方案出来,你们对自己老年生活有什么想法总要说出来让我们知道下?年青人也有自己的打算,万一我们的打算跟你们冲突了呢,你们不说,到时候我们做什么的时候再出来阻拦那就不好看了。“

     ”就是帮你们带人,尽量减轻下负担,他们家做了这个活没办法啊。“

     ”所以你这样不如全心全意的去帮,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会解决。“

     家娘趁着于悦不注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言语。

     于悦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了,她明白是钱的问题。当然,也有气氛的问题。显然的在自己家里比较像个家,每天一家五口人吃饭看起来其乐融融,去了他们那每天见不到人,尽是你看我我看你。家公脾气不好,打了她也不敢说,在于悦这边至少家公不敢动手。

     ”妈,你看看跟爸商量下,你们倆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打算要讲出来,然后跟世元世翟开诚布公的说清楚,你们说出来我们做小辈的才好去计划,生活不能糊里糊涂的,是要规划的,看你们也是一贯来互相不交流沟通,习惯了这么得过且过,我是不习惯的,既然成立了一个家庭就要有规划有目标,大家同心同德一起奋斗。“

     家娘忽然被于悦铿锵有力的话给振奋了,”你说得有道理。我会跟老头子商量。“

     ”那最好了,要回家盖房子一个打算,要出去再买套房子一个打算,要一人一边一个打算,要一家带走一个老的一个打算,总之,要你们自己先想好。“

     ”啊,还要两兄弟一起?不要了,他们这么忙,我们要这么做告诉他就可以了。“

     ”妈,你还没理解吗?这是每家的大事,当事人不参与算怎么回事啊?到时候他就说你们自己决定了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心里会舒服?“

     ”哎,我是怕他们两兄弟一言不对就打起来,他们两个冤家啊,世元念大学的时候还跟世翟在院子里打得你死我活,两个人都脾气不好,不好讲话的……不孝啊,我这个妈没用,我都哭死了。“说着,家娘又满脸是泪水。

     于悦听到这些愕然不已,这些话世元可从来没讲过,他总在自己面前强调家族观念,兄弟至亲。呵呵,这下成喜剧了。

     ”妈,现在两个人都大了,都有家庭了,不会这么不成熟的,好好说话怎么至于?“

     ”我试试吧,我去叫世翟来家里坐坐。“

     ”嗯,妈有什么想法照直说,我这个人直言直语也不爱绕弯子,说实在的,三代人一起住,你们能适应我们还是我们能适应你们?都不能。住在一起就是相互谦让而已,我觉得你们也该有自己的生活,别好像总是刻意要顺着我们,我们其实也不舒服。你来城里这么久了,也看到很多家庭跟你们乡下不同,人家都好好的没有不妥啊,传统最早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制度都是人改的。“

     家娘点点头,“是,是太不一样了。”

     “如果在乡下就照乡下的那一套做,在城里就照自己的想法来,这样多舒服啊,你不喜欢没约束的生活吗?”

     “当然好了,以前在乡下做什么都要忍,就怕人家说闲话,怕被公婆骂,怕被小姑子笑话,你家公又不疼人,累死也是我自己……”说着家娘又是一把泪。

     “所以说,生活会越来越好,那些都过去了,我这么大的一场病不也过去了。”

     “我当时就跟你家公说了媳妇这么痛苦要给点支持的,哎,我是没话份,没主张的人。”

     “好了,不要说那些了,你越提伤心事就越难过去。”于悦摆摆手示意别再说下去了,其实她是不想提往事,说多无益,改变不了事情本质。“墙头草”是没有真心话的,不会有任何是非曲直观念,说什么都只会出于利己。而且绝不会主动承担责任,做错事一定会找替罪羊推卸。平时跟你好像“推心置腹”,关键时刻出卖你的往往是这种人。所以于悦从不听人说什么,只看人做什么。

     家娘起身,“那我去蒸饭。”一场谈话结束,于悦长吁一口。当你不懂得如何婉转圆滑,左右逢源的时候,根本不必懊恼自己的不入流和不灵光,就事论事就好,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处处算计不如以诚相待。治家,理念很关键。以善念导人,则家风巍然;以恶念导人,则彼此唯利相争,伪善而内诡。这个家在于悦手上该是另一种境界了,她怎么会容许世元过去生活的种种原搬照套到新生活中来?婚姻,就是一个新家庭的建立,是两个人的保留与付出,绝不是做妻子的“融入”丈夫原来的家这么简单,而是彼此适应彼此改造。事情进行到这里,就不是于悦能把握的了,临近过年,于悦还有更麻烦的事情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