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劫数
    电话预约市一医院的挂号,对方挂的是普外三科,于悦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作了这么多此检查,竟然都在妇产科,医生也没有推荐说去外科看看,自己对此一无所知,真是读书读傻了。

     15号那天晚上,两人把孩子带到妈妈那里,看着孩子的背坐的模样,于悦恋恋不舍,她不知道,这一去可就是一个世纪那么长了。16号一早出发,等到十一点半才轮到,一检查医生便说,“你这个不太好,要住院”,说完,他开了一堆检查单,于悦看到有磁共振,还有很多之前医生没开过的,看不懂的名词。预约的检查要分好几天才能做完,办好住院后发现两个人只能在走廊上住一夜,空房间很多,但护士不肯办理入住,两个人表示质疑,护士小姐白了一眼,“每个医生名下都有一定量的床位,你们那个医生是可是最好的,他名下的床位当然最紧了。我是没有办法帮你们办进其他医生名下的房间入住哦。“两人对这种不合理的制度感到愤慨却又无可奈何,世元要出去住宾馆,于悦摆手表示反对,“宾馆那个味道我更受不了,好的酒店又贵,没必要花那些钱,再说又不是来享受的,做完手术赶紧回家。”一整天两人都彷徨不安,医院里人来人往,人人都是一张扑克脸,被定义了的人生在病人的脸上尤为明显。为了缓和自己紧张而无助的情绪,世元开始东游西逛游走在医生办公室和各路病房周围,倾听别人的故事,打听各种情况的应对措施,而于悦则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忙忙碌碌的医护人员和焦躁不安的各路家属,感受着医院的世态炎凉。每天,我们和数以千计的陌生人擦肩而过,目光交汇偶有一瞬间,衣角擦过带起风声,同样是天地之下的路人甲,我们奔波在为生活为未来的路上。求医的过程中,我们会不停地遇到各地汇集的陌生人,大家带着同样的目的,健康而长寿。

     于悦一边不安一边又若无其事的逛街吃大餐。17号全身检查,B超出来感觉不好,医生说肿瘤和腋窝都有问题,淋巴很大,而且有血流信号。18号查磁共振,进去半个多小时。回到住院部,于悦看到了自己的血液检查报告,肿瘤标记物那一栏里的CA125超标,达到137了,网上一查,癌变可能性大,于悦还是忍不住哭了,也说不清楚哭得是自己还是家人,她就是这么一个忘我的女人,以为自己命该绝于此,到底是放不下很多事,绝望的心情弥漫全身心,想到上次妈妈住院自己竟然没有出现,想到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尽孝了,于悦心里无限落寞,脑海里亦不断放出“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古话,更凄凉的是”亲还在子先离“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局。18号下午于悦做了活检,并没有穿刺,医生在乳房上着重摸了肿块,什么也没说。于悦出来,猜测自己的肿块应该是良性,”要不进去这么多人都穿刺了,为什么自己没有呢?“世元听罢也轻松不少,最好是有惊无恐吧。两人都顽固的期翼只是虚惊一场,年青人啊,历事不多却自命不凡,头脑简单还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人,什么坏事都轮不到自己头上,这便是自欺欺人的盲目乐观主义。第三天,小叔子和大姑子都来了,四个人一起吃自助餐,于悦以为来人什么都不知,故作轻松的好吃好喝,而他们呢,早已知晓,但还是不动声色的谈笑风生,世元是最清楚的,他是个情商偏低的极端悲观主义者,按他的口气,他们全家几乎已经认定是来送于悦最后一程了。而这些,于悦的娘家人一无所知。

     那天晚上于悦夫妻来到医生办公室做术前谈话,医生始终没有明确于悦的病种,只说需手术后做病理分析后才能判定。于悦犹豫着要不要跟爸爸说,可还是愚孝的心态占了上风,认为先不说,免得家里人过分担心,特别是妈妈那个人,心理素质差,承受能力弱,一点事情就容易往坏处想,一纠结就整晚睡不着,手术都还没做,万一什么都不是呢?于悦跟老公说,再跟跟医生谈谈,如果医生说是恶性就跟爸爸说,良性就不说。世元和医生的谈话于悦不得而知,世元说医生的态度模糊,不置可否,始终没有给一个明确的意见,“不要担心,这个手术很快就出来了,什么问题都要病例化验以后才能确诊的,现在的医患关系这么紧张,医生都很谨慎,没有相关数据就是高度怀疑也不会说出口,万一不是呢?”于悦不知所措,但又惯了独自承受,她选择什么都不说,“是怎么样的情况也只能听医生处理!人都在市一医院了”。19号动手术,爸爸跟着世翟的车来了,路上还非常自信乐观的说,“没问题,两个小时的手术,休息几天就可以回家“,世翟不言语,很久以后,他开口告诉于悦爸爸说恶性可能大,爸爸当时如五雷轰顶,但人已进手术室,一切补救都无济于事。手术中,医生出来了,把挖出来的瘤子给家属们看,那个东西如鸡蛋搬大小,不规则,就像鲍鱼的模样。爸爸一五十多岁的老男人,瞬间自控不了的痛哭流涕。一个多小时后,病理化验结果出来了,恶性肿瘤,浸润性导管癌。

     大家决定先瞒着于悦。手术醒来以后,于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乳房,“哟,啥都在,肯定是良性”,当场嘻嘻哈哈起来,麻醉师也假装很开心(还好当时是全麻)。那天睡得很好,以为周一就可以回家了。第二天,爸爸从县城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早早的就把家里炖好的兔子汤送来。爸爸和世元都没什么话说,两个人就这样看着于悦美美的就餐。医生查房进来后就说,“手术很成功的,你的瘤子有点大,先化疗几个疗程,以后再考虑清扫。”于悦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她重复着医生那一句“化疗”,于悦看着眼前这两个男人,才发现他们都是一脸悲容。医生走后,爸爸低着头说,“是癌”说完眼圈一红转身走出病房。世元亦不敢看于悦,只是不停流泪,“我们太大意了,医生说,像这样妊娠期乳腺癌的现在已经不算少见了。”于悦怔怔的,居然有种释放的感觉,“省得猜了,哎,还是恶性啊”。

     爸爸坐回床前,不停的埋怨,“你们为什么不早说医生的担忧,这种事怎么能瞒,你们太自以为是了,以为什么都就这样了?就没救了?不跟家里大人说明情况就签字手术,你们眼里还有没有长辈?早知道情况不太好,我就马上联系大医院了,哪里要在这里开刀!”爸爸忍不住责备二人,接着又安慰女儿,“也不要太担心,我回去查了一下,乳腺方面的癌不会这么可怕,不像内脏器官,一旦泛滥开来就非常麻烦。”于悦“哦”了一句,“是这样的病也没办法。”她当下就接受了这一切突如其来的打击。作为当事人,轻描淡写绝对可以缓解家人们的悲伤情绪,于悦对此很清楚,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不珍惜的结果就是如此吧“,于悦有感而发。青春期的于悦发育得比一般女生好,到高中的时候就是34D或36C的胸围,整个高中大学连跑步都不敢,快走几步都能引起人群的骚动,但于悦却不是好出风头的女孩子,她为自己选择的内衣都是钢圈全包型,她身材很好,勒一勒就曲线毕露。按理来说这是很让人羡慕的,可于悦却非常嫌恶,一直视为累赘,还说过恨不得把它割掉这样的气话,现在想来,真是一语成谶了。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卸了一个负担。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由它去吧。于悦对自己把握不了的事情从不费劲钻牛角尖,宿命论在人得意的时候可能不以为然,可在失意之时绝对是救命稻草。

     人的内涵真得看关键时刻的表现,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有些人哭天抢地,怨天怨地怨命不好,有些人寻死觅活,指桑骂槐好像全世界都欠了她一般,而还有就是那些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跟人同归于尽的,……诸如此类。一个人的修养就在悲喜之间。波澜不惊,冷静从容,这是一个从小自律成习惯的人在面对大喜大悲之时淡然处之的态度。当然,性格决定命运,什么样的行为举止也会得什么样的病。有些报道就说了,癌症是好人病,压抑自己的欲望以迎合大众的认可,本质上好人都是不敢释放自己的人。人都需要一个出口,于悦在空间说说里写下,”我要坚强活下去,不管为了谁,给他们带来创伤就是我的不孝。宝宝还这么小,没有妈妈真的很残忍,我想陪他长大,看他读书工作结婚;爸爸妈妈还眼睁睁的,总不能白头人送黑头人;弟弟说,爸爸,你们不要给我留钱,把房子卖了给姐姐请最好的医生治病;老公也是可怜的,怎么就摊上我了…“,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空间,很快的,感觉不对劲的朋友们打电话来询问,世元忙着接电话,他是喜欢危言耸听,什么都要解释一大堆也不管人家爱听不爱听的人。于悦其实很无助,她在爸爸面前装坚强,但在丈夫面前却想真实一点,可世元却忙着在博同情,于悦感到是自己一时任性搞出了这么多电话,赶紧把空间说说删了,可是坏消息传得很快,中午时分,家里亲戚来了不少。

     大舅走进来的那一刻,表情非常沉重,眼里带着谨慎的关切,随着他进来,鱼贯而入的是姨丈表哥他们,大家的脸上都写着“震惊”两个字,但看到于悦一脸的微笑后,大家僵硬的表情很快就放松下来。于悦坐在床上,还满腹内疚的说:“给大家添麻烦了,还特地大老远跑过来看我”。大舅似是藏了不少话,正支支吾吾想说,而于悦的职业习惯又开始了,她反过来安慰大家,“现在全国的环境污染都很严重,食品安全问题太可怕,我们每天吃进去的东西也不懂是什么做的,癌症啊,现在也不少见了,全世界的难题。到现在专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说跟遗传有关吧,你们说现在哪个人家里亲戚没有这个病的,外婆外公还有我的爷爷都是癌症去的,当时医疗条件差,发现的时候都太迟了,手术技术也烂,加上大家都谈癌色变,对这个病还不了解,所以很多病人都是自己吓死自己的。癌症其实也不是什么绝症,早点发现的话还能治愈呢!再差也是个慢性病吧,没这么快就死掉的啦。“于悦顿了顿,自嘲的笑起来,亲戚们不禁肃然起敬,于悦继续她的演讲,”癌细胞实际上每个人身上都有,激没激发的区别罢了,现在的专家不就在找激发的各种原因吗?说不定什么都有可能的,纠结这个干啥,关键是得了病就好好治。多活几年,搞不好特效药都研究出来了。”大舅忍不住说,“哎,你妈妈心肝都捶肿了,一直内疚说是恨自己当时没有坚决的逼你来市里检查,要不就不会等到恶化到这个地步了,这几天饭吃不下,晚上又睡不着,孩子这么小又粘得很,你妈没法得一个空儿,连上厕所都上不了,孩子刚断奶,亲妈不在身边,没有安全感啊,总是寸步不离你妈,非常害怕的样子,又不要别人抱,你婆婆来孩子连碰都不让她碰,怎么会这样子啊?她之前没带过孩子?你妈是身心都累啊。”于悦沉默了,她最怕听到的就是母亲的悲伤和孩子的无措,大舅每一句话都跟锥子似的钻心,她就是没看到实际情况也猜得出来,于悦觉得自己更有责任该坚强了,特别是为了这一老一小。一行人安慰了几句于悦,陆续都回去了,大舅临走前还留下一句,“昨晚上我想了很久该怎么跟你说,没想到你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想得通,这样的心态很好啊,人还是要有素质的比较通情达理。”于悦笑得很勉强,她心里还盘算着面对谁谁谁的一系列应付。

     大多数人是不懂得如何安慰病人的,更多的只是关切和同情,这方面,医生护士的安慰可以直达人心,他们懂得病人需要什么样的力量。在这里,于悦特别感谢一位护士,她是世元的高中同学,也在市一医院,得知这个消息,她马上找到了于悦,“妹子,你知道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么样,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得了绝症就离死不远了,我们能做的是好好活着对抗病魔,你强它就弱了。”于悦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她承认,自己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力量而不是怜悯。每个人都有无助的时候,此时的她特别需要一个指引。

     于成从省城赶回来了,他跟公司请了两天假,始终还是没长大的孩子,讲出来的话都是充满孩子气的,“姐姐,你一定要坚持,不要想太多,钱方面都不要去想,我跟老爸说了,钱要留给姐姐治病,不要留给我。”对这种堂吉诃德式的理想主义情怀,于悦一贯来都是不以为然的,可在这个时候却特别中听。于成很担心妈妈,“妈妈现在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她会还难受哦。”于成越是忧愁于悦就觉得自己更不孝了。于悦的家公从外地回来了,来的时候脸色很憔悴,可能是坐车坐得很疲惫,加上心情肯定无法好,整个人看起来非常严肃,他一言不发,静静坐在那里,那样子实在吓人,于悦在那一刻觉得自己连累了他们,越发内疚了。坐了一下午,于悦也无法休息,世元让他回家了。这些天,婆家没有炖过一份汤,娘家人却做无法做到不理不睬呢。爸爸每天市里县城两边跑,来回几趟车,每次都要做一个多小时,早上负责买肉炖汤中午送饭,傍晚回去帮于悦妈带孩子,而妈妈除了悲痛欲绝之外还得强打起精神带小孩。孩子不跟他爷爷奶奶,来了也死活不肯跟他们走,哭天抢地别提多悲惨了,于悦妈无奈,再累也得顺着孩子的意。世元婆家不仅帮不上忙,还常常打电话给世元各种挑拨。世元的态度在这两天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变化,于悦明显感觉出来了。手术第二天,就在午饭得个空儿的时候,隔壁病人家属过来跟于悦说,“刚刚看到你老公在后山哭得稀里哗啦的,什么形象都没了,他真的很爱你。”于悦听罢,心有不忍,五味杂陈。可就在第三天,于悦父母跟世元提出希望尽快办理出院手续而后南下广州进行进一步治疗的计划时,世元却再一次上演了当年于悦生娃时的偏执与顽固,他质疑岳父的社会关系,而真正害怕的是一旦南下广州那样的大城市,人与财都可能失控。自己的母亲打电话来说,“你岳母带着孩子不肯放手还一边骂你,说你不负责任耽误她女儿病情,说你不懂心疼老婆,怀个孩子都不肯体贴她女儿,说都是被你气出来的病。我们怎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坏咯!到时候我们人财两空,能得到什么?她女儿说不定就是带着病来的,乱吃东西体质又差,要不然以她家的条件干嘛嫁到我们这种家庭来?你不要吃亏了还被人帮人数钱!”世元恼羞成怒,坚决反对南下,好像岳父母选择了广州大医院就是否认自己决定手术的这家医院似的,”这个技术都很成熟了,市一医院也很好,为什么一定要去别人的医院?这个跟崇洋媚外有什么区别?我对这家医院有信心。“他的过分敏感导致自尊心奇强,以至于偏激的无可救药。从入院到手术出来这么多天,世元对于悦从无半句内疚之语,哪怕他说一声“老婆,我没照顾好你”这样的软话,于悦便会马上释怀,让过去积怨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可他稳如泰山且公事公办的态度令于悦感到非常失望。“难道低头一次就吃亏了?”病在于悦的身上,纵然有一份好强的心也空谈。

     母亲始终放不下于悦,南下前她无论如何要来看看女儿,只好任由榕榕哭闹着被带回奶奶那里。跟着世元堂婶的车来市里,见到于悦的状态,她悬着的那颗心放下了不少,她说,”如果我没来看看你就下广州,我哪里能放心?来了看到你这么乐观我很安慰啊”。妈妈来还有件重要的事,就是做通世元的思想工作,她不能让生娃争执的类似事件再发生一次,生命不能拿来开玩笑。爸妈和世元谈了很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没这个条件没话说,就这里好好治,但是我们有这个条件为什么不为她争取最好的方案呢?她是你老婆,你们之间有多少感情要你自己最清楚了。“世元无法拒绝,他前一天回家看儿子了,看到儿子后他动了恻隐之心,无论家人如何絮絮叨叨都无法再左右他,毕竟是自己爱过的女人,怎能不尽力挽救她?就是为着儿子还这么小,也该为他留个妈。世元对于悦到底是不舍的,上网查了不少资料,岳父口中那家医院的确是前三强的好医院,不同意的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可又怕经济上承受不起,他很纠结,只想逃离这一切,可不能!丈夫亦是当事人,妻子遇上事了,丈夫怎么能临阵脱逃?他对岳父母说,”下去的话也不是这么急,什么资料都没有怎么去?最起码要等病理分析报告单出来后才能走,难道什么资料都不要吗?“爸爸回答说,”一个蜡片一个玻片,主要就是实物带下去就可以了,我们赶紧去赎出来吧。“说完,世元去办手续,爸爸去买火车票。妈妈回到于悦身边,她说,“我们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果世元不同意,爸妈会带你去治病,但是他最后还是转过弯来了,被动也比无情好,你也不要再提这件事情,安心治疗就好。”世元家的亲戚也来了不少,他们对于悦婆家的所作所为都颇有微词,返回途中,那位载妈妈来的堂婶忿忿不平,“哼,他那一家人都是冷血动物,钱看得比命大。还好你们离得近,不然就随他们糟蹋了!”

     爸爸再给广州中山肿瘤医院的朋友打电话确认,对方马上要我们过去,说中肿的手术做得很好,如果情况合适,还可以考虑保乳。于悦听到”保乳“两字马上感到灰暗的心灵终于照进了一丝光线,她觉得自己就是奔着这个希望去的,要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个出门行动力特差的人,再加上现在刚做完手术,火车得坐一整晚才能到广州,于悦都想打退堂鼓了,要不是为了有个完整的自己,她才不会那么有动力的。在这家医院这么多天,走来走去的都是只有一只乳房的女人,真是个人间地狱,女人如果少了乳房活着该有多无趣啊!爸爸带着世元两人还有标本到广州。23号晚上出发,只有坐票,三个人都没有睡意,于悦心里忐忑不安,想了很多事,不自觉一晚上就过去了,三个人竟然睁着双眼直下羊城。

     24号到达广州,下车的那个早上感觉快被风吹走了,今年的第一场台风。来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给不安的内心吃了定心丸,全国最好的医院,还有什么没信心的?病人就是要听从,配合。

     这是一个劫数,不是结束。

     大厅里等了一会儿见到了爸爸朋友,他是胸外科主任医生,以前也做乳腺,分科之后他主要做食道、肺和胃几个部位,可见这家医院分科很细。他亦检查了于悦的手术部位,”嗯,肿瘤的位置距离********不是很近,检查看下有没有扩散转移,如果没问题可以尝试保乳,我们医院在这方面的技术很成熟,而且留住乳房对病人没有太大的心理创伤,非常有利于术后康复”。他马上介绍乳腺科的教授给我主刀,一群人走进去,王教授是个非常有趣的医生,他看到于悦,脸上马上露出惋惜的表情,“多靓的一个女孩子啊,不尝试保乳就可惜了。”教授让于悦到里面做检查,看到于悦的负压瓶先吃了一惊,“你做了手术了?“于悦回答,“在家乡医院做的,做出来瘤子是4.5*4,挺大的“,教授疑惑,“按理来说不该这么处理啊?这么大的瘤子我们会先考虑先化疗,等缩小以后再手术”。于悦回答,“当时还不知道是恶性还是良性,医生说要做出来化验后才知道。”教授一惊,“你术前没有做穿刺吗?这么会不懂良性恶性?”“去了活检室,但没有穿刺,医生摸了摸什么也没说。”教授看着于悦,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没有再说下去,便低头查看伤口情况“呀,创伤面有点大,但是有保乳的空间,先做检查,希望你没有转移。哎,多丰满的一对乳房,保不住的话真是很可惜了。咱们中国的女孩子大部分乳腺不发达,像你这么漂亮的乳房是比较少见的。”教授一边说着一边掀开帘子走出去。外面还等了一些病人和家属,于悦穿好衣服走出来时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了。”医生,我是妊娠期的,还喂了奶,不懂对孩子有没有影响?“于悦一边坐下来一边说着都快哭了。医生停了笔,抬头扫视了一眼站在周围的所有人,“我们一定要明白,癌症不是传染病,它是个体问题,就算有遗传因素,也只是几率问题,孩子是不会有影响的,你一定要放心,你的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是男孩子,”于悦马上回答。”嗯,那就更没问题了,只有1%的遗传几率,那是很小的啦,就算是女孩子,也只是1%的遗传几率中多一倍而已,2%嘛,呵呵。“听到医生这么说,不仅于悦,在场的所有人都轻舒一口气。

     两个人出去办手续,于悦一个人坐在候诊大厅里。大城市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多,干什么都要等,于悦等得不耐烦,便打开世元从家乡带来的一大堆出院资料来看,其实这些都看好几遍了,于悦翻着翻着,突然有一张看着眼生的单子,她疑惑着抽出来,是一张病理会诊,确实是之前没有见过的,上面写着:“左侧乳腺浸润性导管癌Ⅲ级(癌细胞浸润脂肪组织)”,于悦的心猛地一揪,登时茫然无措,绝望的情绪涌上心头,世元回来正好看到,他轻轻的从于悦手里抽走了那张单子,“人都来了,不要害怕,这里的医生素质这么高,一定会有办法的。”于悦一脸怒火质问道:“你们以为瞒着我就是为我好吗?你们不把实情告诉我,让我用什么心态去治病?是不是已经把我当成将死之人了?有一天过一天?”正说着爸爸也回来了,两人一言不发任由于悦发泄。“从现在开始,医生跟你们说得每句话都要如实说,我是病人我有知情权,再说我的心理素质也没有这么差,既然知道最坏的结果了就没有什么承受不起的。”两人相视一眼,爸爸说,“不是有意瞒你,这个单子是出院的时候才拿到的,就顺手放到袋子里了。人来了,这些都要重新做过,看这里的病理分析怎么样吧。”

     三个人在宾馆住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就到458医院报到。由于病人一直在增加,乳腺科原本隶属于胸外科,但一幢大楼早已不够用,新大楼还在盖,分科以后的乳腺科在空军458医院租了病房。到了医院才明白,无论富贵荣华还是穷困潦倒,在生老病死面前一律平等。入院以后,住院医生把于悦的负压瓶抽走了,于悦摸摸自己的乳房,彷徨不安。这家医院早晚两次查房,医生询问和沟通都很仔细,得知于悦有强烈的保乳愿望,医生们也尽力研究相关方案。25号全身检查,彩超和钼靶做出来情况都不好,还好,没什么阴影之类的,只是腋窝下的淋巴结太大了,而且有血流信号。乳房上还有一个什么,不知道是没干净的还是多了一个病灶。于悦很想保乳,试吧,不然会遗憾,决定保乳,那么检查的东西就多了,病理会诊以及磁共振,又拖了一天。正好碰上周末,等待的日子真难受,爸爸让世元带着于悦到广州城逛逛,既来之则安之,来了就该先好好玩,什么事情等周一再说。

     血液分析报告中CA125降到了53,标准是0—35,虽然还是超标,但比术前检查的137好多了。另外,把家乡医院带来的蜡片和玻片都送检,专心等结果。最后一项是磁共振,这个非常关键,如果做出来高度怀疑有转移,那么乳房就必切无疑了。这家医院的影像学做得很权威,负责磁共振的医生何博士在做完机器检查后还给于悦做了实体检查,“断奶多久了?”她问。”断了一个多月“,于悦回答。”呀,里面还有乳汁,影响判断,你让家属把家乡手术前做的磁共振带过来给我看看,我要对比一下才能下结论。“何博士把同样的话给王教授汇报了。因为特殊的体质,磁共振的结果又拖了一天。由于病理分析和磁共振的结论迟迟不来,导致本该周一手术的又被迫拖了一天,王教授来查房,说到淋巴结问题,”妊娠期期间,很多问题容易扩大化,隔壁病房一位,也是孕期发现乳腺癌,孩子才七个多月就提前剖了,养箱里养着,母亲马上手术切掉肿瘤,做完以后发现癌细胞已经转移到淋巴结“,王教授也担心于悦的身体,建议说做个清扫比较放心,如果两三年内没问题可以找他做个重建,至少乳房那个形状是可以有的,缺得只是哺乳功能。等医生们走后,爸爸做于悦的思想工作,“孩子反正只能生一个,你都又榕榕了,还是保稳啊。”世元也是持同样的态度,晚上,妈妈打电话来,苦口婆心,”生命最要紧,不要保了,先保命才是,命有了才有美啊!“于悦有点动摇,但一看到走廊上走来走去缺了一只乳房的女人又觉得特别恐惧。“检查都做了这么多,就差最后那个结果还没出来,如果磁共振的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放弃我就放弃。“

     等了两天周末,周一三人到中肿本部拿影像学报告,何博士拿出的结论是”建议不保,高度怀疑癌细胞转移“,她是当着于悦的面给王教授汇报的。于悦心如凉水,万念俱灰了,至少,该为乳房做个哀悼吧。听到这一切,两个男人如释重负,心中大石落下。门口出来遇上了肖医生,他是王教授爱徒,也是于悦的住院医生,他匆匆忙忙的出来,三人跟他打招呼,他停下来跟大家说,“我们跟458医院租病房的协议到期了,他们医院一天都不准延长,周三的手术可能得周二做掉了。”听完,三人又一阵落空。

     傍晚6点多,于悦打开手机,空间第一栏就是立秋老公在QQ上发的讣告,她当场失控,痛哭起来。读研时一百多个同学,有一个在读期间因胰腺癌不到一个月就死了,立秋是于悦知道的第二个,她是肝癌,于悦来广州之前两人偶有联系,相互鼓励,可是……就在于悦周一要上手术台了,却收到那样的噩耗。

     于悦在自己的日志中写道:“立秋,你给我的最后一句是:结果如何?四点多起床看到这条信息还给你回了一堆,不想已成绝唱,其实那时候的你已经在弥留之际了。晚饭后打开QQ,看到你老公在空间发的讣告:今天十八点妻仙逝,本人剧痛中。一时间我竟失声痛哭…爸爸心疼中,劝我明天动手术不要有负面情绪。今天手术取消了,不知是好事多磨还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得尝试努力往最好的方向走,否则怕以后会后悔。立秋,09年读研认识你时就特为你的独立和坚毅所感动,如果不是这个病,一切都会不同了。你的儿子两岁了,幸运的是他有一个好爸爸,不用担心。我儿尚未过周,我得跟时间赛跑,为生命争取希望。立秋,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让人痛不欲生的癌症。“

     临近手术,负面情绪太多,挥之不去的阴郁萦绕在周围。虽然心里不愿意去想,可又必须要面对。比癌症更可怕的是自信心的崩溃,可是在生命和美丽之间怎样决择?他们说,生命大于一切,命都没了谁会记得你的美?可谁又明白于悦内心的感受。二十九周岁生日刚过,她就要承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上帝失去了天平。接下来的日子失去了美的风景,仅仅是活着,活着而已…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的任务都没完成,所以不能轻易说放弃,脆弱比疾病更可怕。

     傍晚王教授查房跟大家说7月31号要把做手术做完,于悦很不安,全部手术挤在一起做不知道质量怎么样,最主要的是,为了赶时间,他们会不会连保乳都不给尝试呢?妈妈电话打来不停的作思想工作,”没有关系啊,生命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应该放在其次,美不美的,美过就可以了,哪个美女都会老,老了就不美了,不要把这些太当回事啊。“于悦觉得自己为了妈妈都该洒脱一点,要知道,在这种事情上,爸妈才是最痛苦的那个。晚上清洗全身为了明天的手术,于悦让世元拍了些照片,哭得很伤心,知道保不了……进手术室,麻醉,手术,出来的那一刻于悦流泪了,医生靠近她的脸颊轻声安慰她,于悦并没有哭,是真正的伤心,撕心裂肺。“为那只乳房哀悼至此吧”推进病房的那一刻,于悦停止流泪。一个时代结束了,曾经这个乳房给过女人压力,痛苦,荣耀或者自信……这些统统都过去了。

     手术把于悦扎得跟粽子一样,脖子上,手上,胸口,到处都是插针,医生交代六个小时内不能喝水,晚上睡觉不能翻身,不能垫枕头,于悦又饥又渴还腰酸背痛,根本无法睡觉,手一遍遍麻木,爸爸不停按摩,高烧了,39度多,于悦吟吟哼哼胡话连篇。晚上麻药醒了,不停呕,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啊,没东西可吐,还是不停呕,呕到整个人发抖,最后把胃酸吐出来,疲惫的睡下了。最痛苦的两天终于过去,能吃东西以后就好多了,精神起色都不错,把绑带松掉后,于悦看到了自己的伤口,一排密密麻麻的钢钉定在肋骨上面,她很淡定的一枚枚数下切,36根,巨大的创伤面,左乳只剩了皮包骨,于悦甚至看得到心脏跳跃的样子,那是完全麻木的心情。手术第三天就来月经,那情状如同未关紧的水龙头,恐怖到极点,一个早上换了三四条卫生巾,奇怪的是脸色却奇好,白里透红还光彩照人,难怪人家说,很多重度贫血的看上去脸色极佳。在广州,终于等到了一个连医生都没有想到的好结果。肖医生特地来到病房,很关切的表情,“虽然恶性肿瘤本身已经发展到三级,所幸的是没有发生转移和扩散。切下来的九枚淋巴结全部没问题,其他部位也没有发现残留的癌细胞。”于悦心里一阵酸楚,如果早知道这个结局该有多好?至少乳房可以保住了。看她沉默不语,肖医生疑惑的问她,“怎么不高兴吗?没有转移就很幸运了,我们就怕你的情况很恶劣啊,”于悦知道自己失态了,一个男人哪里会想到女人那点心思呢,她有点不好意思,“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我就是一时不敢相信,谢谢你们。给我一个好的答案。”

     医生最后给出的定期是PT2N0M0ⅡA期。爸爸和世元很振奋,“真的等到了一个好结果”,世元抑制不住的开心,漫长的等待和不安,承受了多少指责和压力,就怕老婆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不仅自己心里永远无法释怀,且一辈子就该为千夫所指了。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爸爸把好消息告诉了家乡焦急等待的妈妈,妈妈兴奋的绕城走了两大圈,边走边念叨,“我就知道菩萨显灵了,好人不该这么惨的,好人该受到庇佑啊。”下一步是化疗方案,这跟免疫组化验报告休戚相关。在458医院住的这些日子,世元和爸爸都跟其他家属有不少的交流,到了医院,没有领导,没有权威,只有夫妻,母子,父女……在医院都是非常纯粹的家庭关系。隔壁病床有一对来自东莞的某局局长,他夫人乳腺癌,儿子在美国也没有回来,除了手术那几天来了不少亲戚朋友看望,其他大部分时候都是丈夫在默默照顾她,上楼下楼买吃买喝买各种日常用品,洗晒衣服刷鞋,帮扶病人,跟大家没有什么区别,他也不请保姆,他说做男人不在这个时候体现责任心,那还有什么意义。他的话对世元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世元开始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不成熟的人总是习惯性的去脸谱化社会各阶层,一想到达官贵人必是贪污腐化,醉生梦死,事实上,大多数能做到一定位置的能人,绝不止是文化素质的问题,大多在为人处事方面是过硬的。落实到家庭关系,谁家不是寻常百姓?反而是被贴上“淳朴”“厚道”标签的下层百姓,多数缺乏责任心,随波逐流,见风使舵,很固执认为别人的成功只不过是运气,背景,而从不反思自己的行为习惯。为什么人会有三六九等,本质上是三观决定了各自的路。局长夫人免疫组化验结果出来之后,局长大人那几天的表情突然悲情许多,夫人做出来情况不太好,转移了三颗淋巴结,要化疗也得放疗,另外还得靶向治疗,靶向一支针就得二万多,要打十几针,这些不单单是费用问题,更重要的是家属心理上很不愿意接受,总希望情况不会那么坏。世元心里七上八下,非常害怕同样的事情会落在于悦身上。于悦也是同样的心里,她希望自己争气一点,不要拖累全家,别过那种整天愁眉苦脸的日子。

     这段时间,两个大男人照顾一个女人也实在很难为他们。爸爸负责打杂,世元主要是陪护,每次打饭都是好吃好喝的端到于悦面前,两个人就吃快餐,汤都不怎么舍得打,世元是吃不惯的,可爸爸那个人本身就节俭惯了,他每次快餐打一个人的菜两个人的饭,然后拨一点菜再配点腐乳在自己那一份白饭上面,边吃还边说,”这家快餐店打菜打得多,两个人都够吃。”于悦知道爸爸是省钱,碰到了这种事,就怕后续费用巨大,能做的只是尽可能节约而已。这场大病让两家人很长时间都陷入了无限的恐惧中,不幸的是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万幸的是还没发现转移。多少个“不顺”都发生在治疗的过程中,别无选择,唯有越挫越勇。

     8月7号,两个负压瓶子拆了,等第二天的化疗。这一天,于悦约了广告单子上的内衣经理,她决定给自己买一个漂亮的义乳。8号化疗后一切还好,药物反应不会马上开始。做完这一切,于悦知道自己离家近了,她特别害怕,害怕回去面对一切,害怕自己的变化在别人眼里看出点什么来。可是又特别想孩子想家。免疫组化还没出来,可已经等不了了,458医院在陆续办理中肿的病人转院或出院,世元买好了车票,晚上的车。

     回到家已经半夜三点多,大家都在,于悦看到又清瘦又憔悴的母亲,因为世翟他们都在,于悦尽可能表现出无所畏惧的姿态来,她不喜欢柔弱给人看,不喜欢让人以为她与之前的生活有太大的悬殊,她喜欢在别人眼中看到与原来一样的赞叹。可最想看到的还是自己的孩子。人间的爱都是一样的,付出多的那一方就越是牵挂付出少的,亲情之爱绝大多数都是上对下,极少有出于不计回报的下对上。

     家娘说榕榕很晚睡,还睡不踏实,一点声响就会醒来。刚断奶的孩子最容易缺钙,长辈们在这方面都没有注意到,而于悦长时间没有带娃也没看出问题来,其实榕榕晚上睡不好就是缺钙反应。半夜醒来的榕榕已经记不起于悦是谁了,在他眼里于悦看到的是:似曾相似。当于悦失望的离开房间时,孩子突然哭起来,她忍不住上前抱他。家娘赶上去,把孩子抱过来示意于悦出去,于悦不情愿的离开,过了一会儿,家娘出来,“你现在千万别去招惹他,万一让他认出来怎么办?孩子玩起来不知轻重,你这一身的伤口。”

     恢复的过程很辛苦,身心都受折磨,看到胸前那条长长的伤疤,于悦知道下半辈子的生活就要这样活着了。当然,能活着就好了。免疫组做出来,三阴乳腺癌,不用靶向治疗,暂时也没有口服药,令人失望的是许多资料上说,三阴型乳腺癌患者普遍比较年轻,五年内复发几率大,免疫组报告上显示90%的高分化率,癌清汹涌。于悦没空悲春伤秋,两天后白细胞就会开始下降了,要先对付化疗反应,现实不容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