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除夕
    除夕的前一天下了一整晚的雪,宫人们还未来得及打扫。无忧一路小心翼翼地走向太医院,沿途的路面上、屋顶上、假山上、盆景上皆是银装素裹,太阳也刚刚升起,照在雪地上,晃得无忧眼睛生疼。

     终于到了太医院门口,偌大的太医院只剩下几位太医,无忧恍然想起大多太医都换值回去团圆了。为了不让别人瞧出自己的失落,无忧尽量找一些事情做,好让自己显得很忙一样。百无聊赖中终于熬到了傍晚,无忧一个人回到了宫里。

     外面响起了爆竹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有烟花升到夜空中爆炸的声音,好不热闹。想起四海说过,宫里的烟花可是很漂亮的,无忧急忙走到院子里,只见整个皇宫都被烟火照亮了,五彩缤纷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然后缓缓地坠落,银白、淡紫、青蓝、粉红,姹紫嫣红,就像下了场花瓣雨一般,无忧想起宫外的烟花可没有这么多的样式。

     荣寻设宴的宫殿距离无忧寝宫并不远,无忧似乎都能听到那里传来丝竹之声,还有觥筹交错之声,无忧自言自语道:“一定很热闹吧……”

     无忧有些失神地回到屋子里,洗漱之后就准备上床睡觉,按理说除夕这天是要守岁的,无忧只能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屋内的蜡烛一根根燃尽。

     就在无忧半梦半醒之间,只觉得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无忧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唤道:“皇上?”

     荣寻将手中的瓷碗放到桌子上,然后对无忧说道:“在我祁国,除夕总要吃汤饼的,这汤饼在别处也叫长寿面,有寿长百年之意,我亲手做的,过来尝尝看!”

     无忧起初以为自己做梦来得,急忙忙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向眼前之人,知道果然不是在做梦,然后就开始有些不争气地想掉眼泪,“你怎么会过来?”

     “我为何不能在这。”荣寻的声音清冷,可是眼睛却一直望着无忧,眉眼之间皆是宠溺。

     无忧忍住眼泪,对荣寻说道:“我听他们说,你是最宠爱月妃的,这个时候你应该在露华宫陪月妃守岁才是。”

     “无忧,你这是要赶我走?”不等无忧回答,荣寻又继续说道:“不管他人怎样说,今夜我都是要陪着你的,这汤饼的做法我跟奴才们学了好久,再不吃就要凉了。”

     无忧笑了,笑中带泪,急忙走到桌边,开始大口地吃着汤饼,眼泪也一颗一颗砸进面汤之中。

     “哭什么,”荣寻说着揉了揉无忧的脑袋,“以后的每个除夕我都陪着你。”

     记忆中仿佛也只有荣寻如此对待过自己,无忧其实是很爱哭的,此时此刻也哭得一塌糊涂。

     吃完了汤饼,无忧回床上坐好,荣寻坐在了无忧的身旁,“你其实是盼着我过来的?”

     无忧点了点头,“你知道我从前很少怀念居箕山上的日子的,可是越到年根底下就越觉得孤单,你赏给我的宫殿很大,住的也很舒服,可是这太冷清了,一点人气都没有。”

     “以后我经常过来陪你可好?”荣寻朝无忧方向挪近了一些,见无忧并不排斥,干脆整个人都贴在了无忧的身上。

     “你可是皇上啊,有三宫六院,总来我这算怎么回事啊?”无忧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荣寻在无忧面前似乎从来都没有以一个皇上的身份自居,在无忧的面前总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一般,“正因为我是皇上,所以我愿意去谁那,就去谁那。”

     “月妃她……”提到连苼的时候,无忧是有些吃味的,“月妃她很好吧?”

     “无忧,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根本无需同月妃争风吃醋。”

     听到荣寻这么说,无忧心想荣寻一定是生气了,急忙说道:“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要跟月妃争宠的意思。”

     “无忧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说着荣寻一把将无忧揽进怀里,“我对月妃,最多的还是感激还有愧疚吧。”

     “什么意思?”无忧抬起脑袋,问道。

     “我的母亲是魏妃,父皇从前很喜欢她,可是却招来了当时曹贵妃的妒忌,曹贵妃趁父皇离宫之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母亲赶出了宫去,母亲带着只有九岁的我到处颠沛流离,即便这样,曹贵妃还是不肯放过我们,暗中派了杀手想要取我和母亲的性命,当时我们被一个商户收留,他们夫妻二人为了保护我,皆送了性命,只留下一个孤女,那女孩名叫连苼,正是当今的月妃。而后父皇回宫,查明了真相,将我和母亲寻回,我便带着月妃回了宫,她的父母为了护我而死,感激也好,愧疚也罢,那时我就发誓,一定会照顾好她。”

     荣寻也不知是说给无忧听,还是说给从前的卫槿听,也似乎是想起了往日之事,想到从前对卫槿的种种,荣寻一时心痛剧烈,眼泪竟然夺眶而出,急忙搂紧了怀里的人,“阿槿,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答应我,以后不准离开我!”

     无忧已经有了睡意,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脸上有些湿润,心里想着荣寻这是哭了?刚才他叫自己什么来着?好像是什么阿槿,不对,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我不走,你别哭啊……”无忧拍了拍荣寻的肩膀,“我能去哪啊,我哪里也不去。”

     说完就再也没有了声响,荣寻低下头,见无忧呼吸均匀,睫毛微颤,早已经进入了梦乡。无忧睡觉十分老实,睡着的时候就像只小兔子一样,一声不响。荣寻不忍心去打扰无忧,小心翼翼地将她的脑袋放到枕头上,然后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无忧的身上,整套动作荣寻都是蹑手蹑脚的,生怕吵醒了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