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重遇
    那人情绪情绪激动,拉着无忧的手不肯放开,“是你吗,阿槿?阿槿你不要走!”

     无忧被他喊得实在摸不着头脑,想到他的伤势,只好坐到床边,轻声安慰道:“好,我不走,我不走……”

     再看那人已经哭得像个孩子一般,无忧从未见过男子哭过,这一哭倒是让无忧开始手忙脚乱,“你别哭啊,等下叫师父过来给你治伤,我、我不走!”

     那人终于安静了下来,无忧也终于松了口气。

     商伯进来帮那人冲洗了伤口,上好草药包扎好的时候,那人又重新昏睡了过去,商伯转身对无忧说道:“无忧,你留下照顾他,他似乎与你相识,说不定会知道你的身世。草药我已经熬好了,等他醒了记得喂他喝下。”

     无忧坐到床边,望着那人已经洗掉血污的脸,仔细在脑海中回忆,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真的会知道我的身世吗?”无忧又重新靠近那人的脸庞,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小声嘀咕道:“确实不认识啊,不过,他长得还挺俊俏的……”

     想到这里,无忧急忙拍了拍自己的脸,说什么呢!

     那人昏睡了三天三夜,中间醒过两次,无忧按照商伯的吩咐,将草药喂他喝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人在第四天的早晨醒了过来。

     这几天无忧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那人,看到他醒了,无忧有些喜出望外,赶忙走到床前,将那人扶了起来,“你终于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荣寻揉了揉脑袋,浑身上下疼得厉害,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这是居箕山,我师父是商伯,我和师兄捡柴的时候,发现你浑身是血躺在草丛中,”想到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无忧有些心虚,绞着手指继续说道:“于……于心不忍,将你救了回来。”

     “多谢姑娘相救,你师父在哪?在下必定要亲自道谢。”

     “我师父下山行医了,怕是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对了,你好像认识我的样子,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叫我阿槿什么的,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世啊?我到底叫什么名字?还有,我的父母在哪?我有没有兄弟姐妹啊?”

     一连串的问题实在让荣寻招架不住,只能说道:“姑娘和在下从前的一位故人十分相像,只怕是在下昏迷时认错人了!”

     得到这个回答,无忧有些气馁,懊恼地坐在一旁,嘀咕道:“原来你是认错人了啊,还以为你会知道我的身世呢。”

     “姑娘缘何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两年前我发生意外,是师父救了我,我的头受过伤,失了记忆。”无忧努力地分析着,“师父发现我的湖泊边上就是忘情崖,我的头伤似乎就是岩石撞击所致,八成是从崖上摔下来的。”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你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却还不是一样活得很开心?”

     “师父也是这样说的,师父给我起名叫无忧,就是希望我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生活!”无忧趴在床沿上,“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魏寻。”

     “魏寻,我记着了!”说着无忧跳下了床,“对了,光顾着和你说话了,师父说等你醒了还有一副药呢,我去给你煎药!”

     荣寻怎会不认得卫槿,他与卫槿一同生活多年,一举一动都烙印在心头,更何况两个人声音外貌简直是一模一样,连心虚时绞手指的动作都一致,又同是两年前坠崖,世上不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

     可是如何向无忧说明?父母双亡,兄长赐死,族人皆变卖为奴,自己被伤透了心,跳崖自尽,这些话叫荣寻如何开口,无忧知道了这些,又怎么能够继续无忧无忧开开心心地生活?

     分别的这两年,相思早已入骨,刚刚分开的那段时间,荣寻总是会梦到两个人从前的日子,卫槿走了,却要给自己留下了无边的悔恨。到后来,卫槿连梦境中都不曾出现,荣寻才明白,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卫槿早已刻在他的骨血之中。

     重遇之时,荣寻纵是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吞进肚子里。昏迷的这几日,无忧寸步不离地照顾荣寻,荣寻多少次都想将眼前人狠狠地揽进怀里,却只能极力地克制自己。

     忘了也好,既然忘了,便不要再想起来了罢。

     我们可以重新相识相知,只是这一次,我是不会再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