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痊愈
    无忧本就不是很懂男女之事,被荣寻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有些发蒙,想点头,却又马上摇了摇头。再看向荣寻时,荣寻竟又昏睡了过去。

     怕将疫病带出去,无忧极少出门,寸步不离地照顾荣寻。

     似曾相识的场景,上次也是这样,那一次无忧可能是有私心,但是这次,无忧是真心实意想要治好荣寻。

     想起荣寻昏迷时说的话,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胡话。总之无忧也不敢再去想,若是胡话还好,若是真心,她可该如何?所以就算荣寻清醒时,无忧也不敢再提起,好在荣寻也不曾再说那话。

     一月后,隔离的病人都已完全治愈离开,荣寻也终于痊愈,经商伯同意后,可以随意进出。

     此时正值九月,天气已逐渐凉爽。树叶仿佛在一夜间就变成了金黄色,这仿佛也在告知夏天已经过去,转眼已到了秋天。

     “魏大哥,一年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秋天了。”无忧坐在院里的秋千上对荣寻说道。

     “为何?”荣寻不解。

     “因为吃的东西都熟了!”无忧咧开嘴说道。

     荣寻仔细盯着无忧,除了体重的变化,无忧与从前的卫槿性格上也是天差地别,从前的卫槿过于拘束,像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而无忧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无忧无虑,不像宫里的女人,总是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或许无忧才是真正的卫槿吧。

     “无忧,我听说涂州有个好去处,如今疫病已除,大家都可以随便进出,我们出去走走吧!”荣寻提议道。

     “也好,在这待了一个多月,都要闷死了。”

     荣寻所说的正是玉弓湖,传说是从前天上仙女洗澡的地方,因为湖形像半弯的月牙,也因此得名。从前这里文人骚客的聚集之地,总是不乏赏湖泛舟的旅人。如今大抵是因为瘟疫的关系,还不过十月,这里就极少有人驻足。

     二人到达玉弓湖的时候,已是傍晚。荣寻朝船家借了只小船,带着无忧在湖上泛舟。荣寻划桨,而无忧则半躺在船舱内,抬头数星星。

     今晚的月光极好,月光洒在湖面上,泛着鱼鳞般的波光,秋风袭来,显得十分惬意。无忧闭着眼,想象着此时小舟正在银河之中徜徉。

     “我之前说的,你可同意?”

     荣寻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是无忧却惊得猛然睁开眼睛,只能继续装疯卖傻:“你说什么了啊?”

     “你不记得了?”荣寻皱着眉望着无忧。

     “是、是啊。”

     “当真?”说着荣寻收了桨,慢慢地走向无忧,小舟也跟着晃动起来。

     无忧望了望周遭的环境,觉得情况实在不妙,向后蹭着身子,“你、你别过来!”

     荣寻拉着卫槿的脚踝,将她从船边拉回了船舱,警告道:“你再乱动,咱们俩非得都要掉下去不可!”

     无忧不敢再动,可是她跟荣寻的姿势实在尴尬,床舱内空间极小,容纳一个人尚可,荣寻此时只能半伏在她的身上。

     两个人靠得极近,近到荣寻可以清楚地听到无忧因为紧张而突然加速的心跳声。

     “记起来了?”

     无忧因为紧张而脸红的表情让荣寻十分受用,这倒让荣寻更加肆无忌惮了,荣寻将手覆在无忧的脸蛋上反复摩擦,两年不见,手感却还是这么好,嫩滑的脸蛋就像刚刚剥了壳的鸡蛋。

     “你干嘛?”因为略怂的属性,无忧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瞪着一双圆目,说出一句并不具任何威胁的话来。

     荣寻挑起嘴角的样子是好看的,无忧不禁咽了咽口水,见到无忧这幅样子,荣寻笑得更加邪魅,“孤男寡女,夜黑风高,还能干嘛?”

     太坏了太坏了,无忧心里把荣寻骂了一万遍,果然病一好,就又恢复了本性,亏自己还寸步不离地照顾他,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坏了!

     “心里在骂我来着?”荣寻像看出无忧的心思一般。

     “没……”无忧的“有”字还没说出口,却见荣寻的脸竟然朝她压过来,吓得她急忙闭上了眼睛。

     荣寻觉得好笑,嘴唇只是蜻蜓点水一般,在无忧的额上轻啄了一下。

     无忧猛地睁开眼,捂着自己的额头,脸上瞬间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一般,想张嘴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开始支支吾吾起来,“你、你怎么……”

     这是无忧第一次被男人吻,当荣寻的吻落下的时候,无忧心里已经是小鹿乱撞。

     “这么容易害羞啊,”荣寻轻轻摩擦着无忧的脸颊,“无忧,我只问你,是否中意于我?”

     “当然没有。”碍于面子,无忧急忙否定。

     “若你不喜欢我,刚才我吻你,你为何不反抗?”荣寻轻轻捏了捏无忧的脸颊,“分明就是在说谎。”

     无忧拍开荣寻的手,喊道:“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