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回 小两口三更天床上斗嘴 老两口月光夜树下约会
    莫嫌老人无用,自己也有老时。

     莫对老人虐待,自己也有儿女。

     ——兰考谚语

     少年夫妻老来伴,

     老来最怕受孤单。

     有病有灾无人管,

     老来孤身最可怜。

     ——兰考民歌

     且说金学禄水金香和白莲三人,一再追问白天仙救她的人是谁,白天仙面带羞涩迟迟不愿回答。这时候,忽然有人跑进白家大门大声喊道:“学禄,学禄,出事啦!出事啦!”

     白天仙听出是金石成的声音,随口说了一句:“就是他,他来了。”

     只见金石成急匆匆闯进门来,大家忙问他出了啥事儿,他说道:“我听说大毛媳妇乔天娇被派出所的人叫走了,也不知出了啥事儿你们快去看看吧!”

     大家一听都很吃惊,急忙忙向乔天娇家里赶去。等他们赶到时,她家里早已聚了不少人。乔天娇已经回来了,她丈夫大毛在省城郑州打工,也正好请假回家。大毛的父亲大老拐也来了,另外还有二老歪高大嗓和几个邻居。大家纷纷问乔天娇是咋回事儿,她指着正站一旁落泪的女儿小美鱼儿气咻咻地说:“都怨这个死妮子,都怨她……”

     小美鱼儿委屈地争辩说:“不怨我,不怨我……”

     乔天娇气愤地说:“不怨你,你说怨谁?”

     小美鱼儿蹶着小嘴说:“怨你,就怨你……”

     乔天骄气得向前欲打女儿,被大家拦住了。众人问她到底是咋回事儿,她就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一件意外事件儿给大家讲述了一遍。

     今天上午,女儿补习班放学后,她接女儿回家的路上,女儿捡到一个皮包。她要打开看里面是啥东西,女儿制止说:“老师常给我们讲,当学生要拾金不昧,不管啥东西咱都不能动。”说完,女儿就要返回学校把皮包交给老师。她哄女儿说:“咱先把包拿回家,下午上学时再交给老师也一样,省得来回跑路费时间了。”女儿一想也是,就答应了。

     回到家后,她背着女儿打开皮包一看,发现里面有一万八千块钱,另外还有一些证件。她就偷偷地把钱放起来了,只把那些证件放回包里。午饭后女儿要去上学,向她讨要皮包。她不给,并嘱咐女儿,不管谁问,就一口咬定没有捡皮包。女儿无可奈何,只得不情愿地上学去了。

     下午,皮包失主王女士来到学校,向学校反映了丢失皮包的情况,请老师帮忙寻找。老师问学生时,有学生说看见小美鱼捡皮包了。老师又问小美鱼儿,她就如实相告了。并领着王女士找到妈妈乔天娇,要妈妈把皮包还给人家。乔天娇一开始根本不承认捡了皮包,后来在女儿的证实下,她见搪塞不过,就把没钱的皮包还给了王女士。王女士一见皮包里没有了钱,就向她要钱。她却硬说包里根本没有钱,是王女士要讹诈她。就这样二人争执不下,后来王女士就向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通知她和女儿一块儿去派出所接受调查。尽管乔天娇在村里是有名的泼妇,没人惹,没人碰,但面对民警的严辞询问,她就有些心虚气短语乱嘴软了。在民警的左盘右问下,在女儿的一再证实下,她只得说了实情,并把钱如数交给了失主。

     听了事情的原委,众人纷纷说落乔天骄的不是,齐夸奖小美鱼儿懂事明理。见众人都说妻子的不是,大毛也随口说了一句:“女儿做得对,咱不能见钱眼开呀!”没想到他这一句话,可捅了马蜂窝。乔天娇当众指着他的鼻子尖骂道:“你这个玄(方言,即无能)胎熊货,竟说我见钱眼开!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人家都买车买楼,你有啥?要饭的敲锣,穷得噹噹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还是个男人吗?是你自己没本事,生得玄,卖苦力,挣小钱,养家糊口都作难,还有脸数落我哩!屙屎磕瓜籽儿,你咋张开嘴儿哩?”

     大毛当众被老婆臭骂一顿,也真的“毛”了。他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片后嘴唇儿微微地抖动着,但终于没敢吭声。

     大老拐见儿子被儿媳妇当众欺负,很为儿子不平,就责备儿媳说:“天娇,大毛好歹也是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这么骂他,也太过分了吧!”

     乔天娇一见公爹护犊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立马又把机关枪的枪口对准了他:“爸,你只知道护着你儿子,咋就没想着帮帮他呢?你家二毛是医生,媳妇又是教师,俩人都有本事,都能挣大钱,如今在县城买了车买了楼。可我们呢,只能一个人挣小钱,啥也买不起,是个穷光蛋。就这,你还一个劲儿在他家给他卖苦力,帮他种地做家务,做饭带孩子,你们这不是越拽越帮越穷越嫌吗?你们这不是偏心眼儿吗?”

     大老拐见她夹枪带棒见谁打谁,气得面红耳赤声音颤抖:“你.............你说这话无道理,他夫妻上班不在家,家里有地有孩子,俺不该帮他一把吗?再说,俺和他还没分锅,当然得给他家干活,总不能在他家吃闲饭吧!这怎么能说是偏心眼儿呢?”

     乔天娇又争辩说:“那大毛也是你儿子,你也不能不管不问呀!现在能干时不帮俺干活,到老了不能干了再让俺养活,这合理吗?”

     大老拐也据理力争:“你女儿小的时候,你俩都去外地打工,不也是我们把孩子养大的吗?这怎么能说不管你们呢?现在他家孩子小,就该帮他家带孩子了,这不应该吗?”

     乔天娇又说:“他家孩子现在也大了,日月更换,风水轮流转,总又该为俺家干活了吧!我也打算在近处找个活干,家里孩子总得有人带吧!”

     大老拐为难地把两手一摊说:“那我们也没有分身术呀!”

     乔天娇忽然说:“那你和妈分开,一家一个,不就解决问题啦!”

     大老拐一听要拆散他们老夫妻,气得胡子一蹶老高:“咋,你想拆散我和你妈?我们一年比一年老了,你妈又有高血压和颈椎腰椎病常犯疼,我的腿也有旧疾,也常犯腿疼病,我们在一起能互相有个照应,你竟想出这么个馊主意,你.......你这不是作孽呀!”

     二老歪和高大嗓也纷纷替大哥说话:“是呀,天娇,这么做是不合适呀!”

     金石成也劝阻说:“天娇,这法子不中,对你爸妈不公平,还是另想别的办法吧!”

     众人也纷纷发表否定意见。乔天娇见众口一词,都不赞成自己的主张,也不好再坚持,只好说:“啥办法都可以,总之,光给老二家干,我不同意!”说完,就拉着女儿进屋去了。

     众人见她进屋了,都纷纷离开了她家。

     大毛院子里,有一棵泡桐树。紧挨树南面,是一个不大的水塘。这个水塘,是他们特意为女儿小美鱼儿建造的鱼塘。当年他夫妻结婚多年不生养,为生孩子,到处求医问药,也曾多次向爱情树许愿求子,都毫无结果。人们背后纷纷议论,说是因为乔天娇平日里心恶性暴,多有损人利己行为,才遭此报应。后来,病急乱投医,乔天骄又跑到shandongcao县找到她的一个信佛教的表姨求教。她表姨教导她,只有多行善举,广积阴德,才有好报,才有子女缘。乔天娇对表姨的话深信不疑,之后果然乐善好施,买鱼放生,做了不少积德行善之事。据说,有一年夏天,黄河发大水,水落之后,有一条美丽的金鲤鱼被困在河滩里的一个坑洼里,被她救起放进了黄河里。当晚,她就梦见那条美丽的金鲤鱼飞进了她的嘴里,此后她便受孕怀胎,生下了一个美丽而又纯洁善良的女儿。他们依梦所遇,给女儿起了个暗寓身世又好听的名字——小美鱼儿。后来,村里见小美鱼儿,貌美心美,招人喜爱,又送她一个文雅又响亮的外号——小美人儿。

     自从有了这个宝贝女儿,他们的家里就时时洋溢着欢乐和幸福。她自然对女儿百般宠爱,有求必应。不知是孩子的天性童心,还是她的身世果然有些来历,这小美鱼儿从小就特别喜欢水,喜欢鱼。在她五六岁的时候,就爱跟大孩子们一起,到坑塘河沟里去玩水捉鱼。和别的孩子不同的是,她捉到的鱼从来不拿回家做了吃,而是逗着鱼儿玩一阵,再把鱼儿放回水中。有时候她还劝说别的孩子也把鱼放掉。孩子们都说她犯傻气,她却天真地笑着说:“你们才傻哩!吃了鱼儿,鱼儿会恼你们,以后会回来找你们报仇的。”

     见她经常去玩水,父母很担心她的安全,总是坚决制止她,不让她到河塘边去。她见拗不过父母,就向他们提出一个要求,让父母在家里给她建一个小鱼塘,种上莲藕养上鱼,供她玩耍。对于宝贝女儿的这个要求,他们考虑再三还是答应了。他们想,建个小鱼塘,种上莲藕养上鱼,既能有一笔可观的经济收入,又能供女儿玩耍,保证女儿的安全,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们就为女儿建了这个小鱼塘。

     鱼塘建成后,小美鱼儿可高兴啦!每天放学回来后,她就跑到小鱼塘边,拍着手儿追着水里的鱼群跑,围着鱼塘直转圈儿,嘴里还经常唱着她自己编的儿歌:

     鱼儿是我好朋友,

     自由自在手中游。

     我向鱼儿招招手,

     鱼儿向我点点头。

     鱼儿是我好朋友,

     自由自在水中游。

     鱼儿鱼儿等等我,

     带我一起去自由。

     每当这个时候,她的父母都会高兴地望着她,笑她的童心童趣,笑她的天真浪漫。

     夏日的傍晚,吃过晚饭,大人们收拾好餐具,孩子做完作业,一家人总爱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他们欣赏小鱼塘里的风光月色,他们聆听泡桐树上的知了鸣唱。然后呢,他们还会给女儿讲故事。母亲乔天娇爱给女儿讲古老的神话故事。望着天河,讲《牛郎织女》,望着月亮,讲《嫦娥奔月》,望着天空,讲《女娲补天》。她讲得津津有味,女儿也听得入心入迷。父亲大毛呢,他讲得大多是主人公积德行善为民造福的故事。如爱情树“槐抱椿”的故事,还有《幸福鸟》,《寻太阳》和《金豆的故事》等等,他讲得这些故事,都使女儿很受感动。女儿后来逐渐形成了善良天性和美好心灵,和父亲早期潜移默化的良性教育是分不开的。

     有一次,父亲大毛还给女儿讲了《鲤鱼跳龙门》的故事。小美鱼儿听完后,对黄河鲤鱼的勇敢和智慧大加赞赏,很受鼓舞。母亲还告诉她,如今人们都把考上大学有出息称为“鲤鱼跳龙门”。小美鱼儿仰着笑脸儿天真地说:“请爸妈放心,我长大了也要‘鲤鱼跳龙门’,考上大学有出息,报答你们,给你们买好吃的。等你们过生日时,给你们买个最大的生日蛋糕......”

     听了女儿的话,乔天娇的心里呀,就像灌满了蜂蜜一样甜。她一把抱住女儿,在女儿脸上亲了又亲,然后发出一阵“格格”的笑,那笑声里,充满着骄傲和期盼,更洋溢着幸福和甜蜜。之后,小美鱼儿一本正经的对父母说:“老师常给我们讲,要爱国家,爱人民。等我长大有出息了,我还要多为国家出力,多为人民造福.......”听了她的话,父母都向她伸出了大拇指,夸她是个懂事儿的好孩子。

     可是今天,却和往日大不相同。由于下午发生的那场“皮包风波”和刚刚发生的家庭冲突,使得一家人的心情都很沉闷。大毛和乔天娇之所以没有继续争吵,都是怕影响女儿的学习和休息。晚饭后,乔天娇放下碗筷,就回卧室闷头睡觉去了。小美鱼儿做完作业,也到自己的房间看书去了。大毛收拾好餐具,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边吸烟边想心事。

     这时候,躺在卧室里的乔天娇并没有睡意,她还想着怎样才能说服丈夫,把两位老人分开,让公爹给自家干活看孩子,养家畜家禽。这样,一来自己可以外出打工挣钱,二来又增加了家庭收入,三来公爹每月近千元的伤残抚恤金还能据为己有。这一举三得的大好事,她怎么能舍得放弃呢?如今这些好处都让老二独吞了,她怎么能甘心呢?她乔天娇是啥人?土坷垃里她都想榨出几两油来,铁公鸡过手她都想拔下几根毛来,她哪能吃这个亏呢?于是,她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恼火,如坐针毯,心烦意乱。而恰在此时,院子里泡桐树上的知了们却又“嘟拉嘟拉”地大叫起来。在她听来,这叫声简直比村里有名的恶婆娘“黑乌鸦”恶声恶气的骂街声还刺耳难听,还钻心裂肺。她想,此时此刻她正难受之极,它们却在一旁引吭高歌,这不是故意幸灾乐祸冷嘲热讽给她添堵吗?她从来是个争强好胜不服输的女人,是个不让蝇子打鼻尖儿过的女人。有一次她正吃饭,有一只蝇子趴到她的脸上,她气得鼻子都歪了,放下饭碗,运足力气,挥巴掌使劲猛拍过去。当她的手掌落到脸上时,狡猾的蝇子早飞得没影儿了。不但没打着蝇子,反而劈脸打自己一巴掌,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只气得她五脏起火七窍冒烟,顺手抓起一把蝇拍儿,向着另一只蝇子猛力拍去。当看到那只蝇子被拍死时,她孩子似的开心地笑了。她想,死者虽然不是元凶,但毕竟是元凶的同伙,说不定还是它的亲属,反正都不是好东西,替元凶去死也是罪有应得。

     还有一次,她在睡醒之后,觉得腿上直痒,一看腿上有几个红点,便知被蚊子偷袭。她用手电一照,帐内果然有一只又黑又肥的大蚊子,也不知从何处潜入帐内,偷喝了她的鲜血。她气得一跃而起,何处恶蚊胆大包天,偷入帐内,叮我皮肉,喝我鲜血?今天,我必须让你血债血还!于是,她攒劲聚力,挥掌而去。谁知该蚊眼疾身快,闻风而动,振翅高飞,不知去向。她哪肯善罢甘休,急忙严密搜索,发现目标后跟踪追击,穷追不舍,伺机而袭。无奈该蚊特刁,屡攻屡逃。她呢,不怕疲劳,连续作战,一连追赶一个多小时,发出数十次突袭。最后一次,她以迅雷不及掩身之势,采取双掌合围左右夹击的战术,“啪啪啪”连续发起闪电式进攻,才终于将该恶蚊合击掌心,使之皮开肉烂,粉身碎骨,血肉模糊,血债血还。

     今天这只讨厌的知了,竟敢又来惹她,不让她休息,不让她睡觉,真是欺人太甚,恼人至极,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她“腾”地跳下床来,“腾腾腾”跑到院子里,抓起一根长竹竿,“唰唰唰”朝树上一阵猛击猛打。夜色中,只听知了“吱——”的一声飞向远方。这知了栖身高树,飞翔高空,鞭长莫及,不同蚊蝇好对付,她也只得望空兴叹,收兵回屋,重新躺下,气忿忿余怒难消。

     大毛见妻子忿忿回屋,也慢慢踱进屋内。他想等妻子气消之后,再和她谈谈父母的事情,商量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后来,当他提出这件事时,乔天娇提出了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让两位老人轮着过,轮流为两家干活。第二个办法是把两位老人分开,一人帮一家。第三个办法是,两个老人继续都和老二过,帮他家干活带孩子,但老二得每月出两千块钱,补偿他们家的经济损失,帮他们家盖楼买车。大毛反复考虑后说,这三个办法都不妥。弟弟弟媳都有正式工作,根本没时间顾家,父母轮到咱家时,他家咋办?把两位老人分开,让老人受孤单,生活不便,会给他们造成痛苦。让老二出钱给咱,这是刮人家的油肥咱自家的膘,这更说不过去。我是老大,克苦弟弟的事儿我不能干。家里穷,咱只能靠卖力挣钱慢慢致富,不能一步就想跨过黄河,也不能无钱吃酒妒人脸红.......

     他的话还没说完,乔天娇就气得大喊大叫起来:“你这个憨瓜傻蛋,咋着光说深话呀?老大咋啦,老大就得吃亏?没想到,人家的胳膊是向里弯,你的胳膊却是朝外拐。净替别人着想,不为自己打算,你真是天下第一个大傻蛋!人家是夫妻一条心,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你却和我同床异梦,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这日子没法过了,明天咱就去离婚!”

     大毛仍然据理力争,乔天骄仍然针锋相对。大毛说话像打步枪,时不时“砰啪”放一枪。乔天骄说话像机关枪,“突突突”就是一梭子。两个人唇枪舌战,互不相让,争吵不休。

     这时候,女儿小美鱼儿突然从房间里跑出来,不耐烦地大声喊道:“爸,妈,请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你们吵得我都没法睡觉了,明天还咋上学呀?”夫妻二人这才忽然想到影响了女儿休息,急忙偃旗息鼓,各自卧床安歇。

     大毛想,问题解决不了,明天他走了,妻子再找我爸妈闹腾咋办?于是,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已近半夜,他估计女儿已经入睡了,就心平气和言语温存地对妻子说:“娇儿,我求求你,这事儿你就不要再提了。我是男人,不能让别人戳我的脊梁骨,这次我当家.......”

     乔天娇不服气地问:“你是男人就当家,为啥?”

     大毛笑道:“人们常说男女男女,男在上,女在下,当然应该是男人当家了。”

     乔天娇也不示弱:“那人们还常说阴阳阴阳呢,这阴在上,阳在下,应该我当家!”

     大毛想了想,又争辩说:“那以公母论,我是公在上,你是母,在下,你还得听我的。”

     乔天娇又争辩说:“那要以雌雄论呢,雌在上,雄在下,你还得听我的呢!”

     大毛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大声说道:“算了,咱不论男nvyin阳了,也不论公母雌雄了,归根结底,咱还是夫妻,还得以夫妻论。我是夫,在上,你是妻,在下,你不还得听我的吗?”

     乔天娇也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略思片刻,又出奇招:“要论夫妻,你的话更不在理。《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之间不分上下男女平等。”

     二人争执了一圈儿又回到了原地。大毛知道,妻子伶牙俐齿,巧舌如簧,斗嘴他根本不是对手。于是,他急忙甘拜下风地说:“算了算了,我甘拜下风。可是你别忘了,对家里的政权问题,咱结婚时是有约定的,大事我当家,小事你当家。这样事关父母晚年幸福的大事儿,就得我当家。”

     乔天娇摇头道:“这样的家务事儿,怎么能算是大事儿呢?这是小事儿,得我当家。”

     大毛不解地问:“那啥事儿才算大事儿呢?”

     乔天娇一本正经地说:“这大事儿可多啦!譬如:联合国谁当秘书长的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还有中国南海岛礁建设问题,台湾和diaoyudao的问题,这些大事儿都是你当家!”

     大毛见妻子胡搅乱缠,气急败坏地喊道:“你这女人满嘴搅舌,蛮横无理,胡说八道,无理取闹,怪不得人家常说女人是祸水......算了,都三更半夜了,我也不想跟你白费口舌了,脖子再长也高不过脑袋,你再能说会道,这事儿也得听我的,不要再说了。”

     乔天娇没有说服丈夫,当然不甘心,她见丈夫生气了,便故意逗他,挑他的字眼儿,继续和他纠缠:“啥,三更半夜?一夜是五更,半夜分明是两更半,你咋说三更半夜呢?还说我胡说八道,你才胡说八道呢?我告诉你,这事儿必须听我的,明天就把二老分开,让你爸给咱干。不然,我还是那句话,和你离婚!”

     大毛见妻子仍然一意孤行认死理,实在忍无可忍了,上前一把抓住妻子,厉色喝道:“你这女人,不可理喻。今天我要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说着挥起巴掌,就朝乔天娇的身上拍去。但是,他的巴掌扬得快,落得慢,扬得高,落得轻,只是象征性的想吓唬她一下。因为平时他就怯她,也爱她。不敢真打她,也舍不得真打她。

     乔天娇见丈夫竟敢动手打自己,气得“腾”地跳下床,一蹦老高大喊道:“好你个金大毛,你竟敢动手打老娘!我告诉你,老娘怕你不嫁你,嫁你就不怕你。今天,老娘就和你拼啦!”说着,就和大毛撕打起来。

     他们的打闹,惊醒了女儿。小美鱼儿含着泪跑进屋,一面劝阻一面哀求道:“爸,妈,求求你们不要再闹了。你们闹得四邻八家都不能休息,让人家说三道四的,就连女儿脸上也无光啊!”

     望着女儿一脸的委屈,听着女儿满腔的怨恨,夫妻俩的“斗志”都骤然一落千丈,并一齐停下手来。他们纷纷向女儿保证不再吵闹了,让女儿放心回屋休息。

     女儿走后,夫妻俩分头而眠,背向而睡,好大一会儿,谁也不说话,谁也不动弹。

     正如俗语所云,夫妻没有隔夜仇,白天打八架,晚上偌枕头。更何况,大毛长年在外打工,几个月才回家一次。这次回家,主要是为了和妻子亲热的。如今妻子睡在身边,要让他心不动身不移,他能做得到吗?要真是那样的话,那他就不是真男人了。后半夜,他打了个盹儿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听着妻子均匀的呼吸声,闻着从妻子身上传来的那股他最熟悉最诱人的体香味儿,他实在是心痒难耐了。他慢慢地转过身去,先试探性地摸摸妻子的脚,又摸摸妻子的腿,然后又挺身而起,掉头而卧,靠向妻子,抚摸她的背,她的胸......其实,乔天娇也没有睡着。对于丈夫的小动作,她当然心领神会,心知肚明。知夫莫如妻,她知道,男人都是贱种,而丈夫犹甚。两个多月不回家,他肯定心急如焚了。她想,不能轻易让丈夫得手了,得利用这一点,逼丈夫就范,让他缴械投降。于是,他见丈夫得寸进尺,向自己进攻,为了吊他胃口,她故作反感地猛然推开他的手说:“别碰我!明天咱俩就要离婚了,离婚后,你是yunnan的老虎,我是蒙古的骆驼,咱就谁也不认识谁了。今天晚上,咱各睡各的觉,谁也别发孬,你要再碰我,你是王八羔。”

     大毛知道妻子是故意刁难他,也将计就计,故作生气,声色俱厉地说:“好你个乔天娇,咱俩结婚八年来,我一直一心一意地疼你爱你,你却对我如此无情无义,还要和我离婚,今天夜里我非弄死你不可........”说着,翻身骑在她身上,两个手伸向她的前胸.......

     乔天娇一见他这阵势,以为他是一时冲动,要掐她脖子行凶害人,吓得大惊失色急切地大喊:“大毛,你要干啥?.......”

     大毛见妻子如此恐惧惊慌,急忙“嘿嘿”笑着说:“我要爱死你,疼死你,爽死你,快活死你,舒服死你........”说着就要去搂抱她。乔天娇见他是故弄玄虚戏弄她,就又不依不挠了。因为她的目的还没达到。她必须继续拉硬弓,逼他就范。于是她又推开他说:“不行,你不是说我是祸水吗?还找我弄啥?你这不是自找祸患自饮祸水引祸上身吗?”

     大毛又自我解嘲地笑着说:“你这个傻瓜,难道你没听说过祸福相依因祸得福吗?只有和你这‘祸水’相亲相爱相偎相依,我才能快活幸福啊!”说到这里,大毛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妻子,端详了好一会儿,才又情思绵绵地接着说:“娇儿哟,你不知道,我在外头,可是天天的想你,时时的想你。吃饭时想你,你在碗里微笑;睡觉时想你,你依偎在我的怀抱;走路时想你,不知不觉就拐上了快车道,有一次差一点没把命送掉.......这好不容易回家来看你,本想和你亲热亲热说说话儿,和和美美办办事儿,快快活活过几天恩爱销魂的日子,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冷若冰霜,让我的热脸来捂你的冷屁股,你.......你好狠的心哟!我求求你,别再这样对我了,好不好?.......”说着说着,他竟然擦眼抹泪起来。

     听了丈夫这一番可怜巴巴的倾诉和哀求,乔天娇心里那个冷冰冰的硬结,也慢慢地被他言语中的热情所感动所融化了。不过,她还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因为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他还没有同意她的三个条件。这时,她想起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枕头风,最最凶,听不听,都得听。”她打定主意,要再吹吹枕头风,吹晕他,吹迷他,让他就范,让他投降。于是,她故作生气地说:“你这全是哄我的谎话。你说想我爱我,那为啥不听我的话?我提的三个条件为啥一个也不同意?我告诉你,只要不答应我的条件,你就是长着铁嘴铜牙舌头橡皮腮帮子,一口说出二十四朵莲花不少一个瓣儿,我也不会原谅你不会要你!”说完,一扭身又背过身去。

     他见妻子把话说死了,无奈地皱了皱眉,摇了摇头,又咬了咬牙说:“好吧,我答应你,让爸妈分开,一家一个。”就这样,在她枕头风的狠吹下,在她性制裁的强大压力下,他屈服了,让步了。

     他答应了她的条件,以为她心满意足了,就能原谅他接受他要他爱他了,便用手去抚摸她,没想到她却依然推开他的手说:“别摸我,你这只手刚才打了我,我不能原谅它!”他又改用嘴去亲吻她,她又急忙用手挡住他的嘴说:“别吻我,你这张嘴刚才骂了我,我也不能原谅它!”大毛想了想,便“嘿嘿”笑着说:“好好好,我的手和嘴都犯了错误,都应该受处罚停职反省。可是,我的身子没有犯错误,总可以挨你碰你亲你爱你吧!”说着,“嘻嘻”笑着一跃而起,不顾一切地向她身上偎贴过去........乔天娇呢,又是喊,又是叫,又是打,又是闹,最后呢,只是一个劲儿格格的笑.......

     第二天,正好是双休日,二老夫妻也在家。在大毛夫妻的共同主张下,一家人商定了把二老分开各帮一家的办法,爸跟大毛过,妈跟二毛过,老两口虽然不情愿,倒也没办法,在当天就依依不舍地含泪而别,分住两家。

     凭心而论,这样逼迫老两口分住,对他们是不公平的,甚至可以说是残忍的。常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来相伴,是老人的一种幸福,一种不同寻常无可替代的幸福。这种幸福,除了生理性的意义之外,还有心理的意义和养生保健的意义。在生活中,老夫老妻相互体贴互相抚慰,身体的接触,感情的交流,对养生保健健康长寿都是大有益处的。对于老拐夫妇来说,这种因素更为突出。为啥呢?因为他们的婚姻是一桩具有传奇色彩不同寻常的婚姻,他们的夫妻感情也是长似黄河深似东海,如胶似漆如糖似蜜。说起他们的婚姻,那完全是千里有缘来相会,奇遇促成好姻缘。

     大老拐的老伴叫莫甜甜,是yunnan壮族人。但她不像其他外地媳妇是被拐卖过来的,而是在一次遇难中被大老拐搭救后,痴心爱上大老拐而执意要嫁给他的。

     那是在二十世纪70年代中期,当年二十来岁的大老拐——不,他当时的腿还没瘸也不拐,所以也不叫大老拐,而叫金大爽,他在yunnan中越边境地区当兵服役。当时中越边境有些不安定不太平,中国军民经常受到越南边防军的骚扰和侵犯,双方冲突不断。在一个冬天的傍晚,在山上打柴的十七岁壮族姑娘莫甜甜正要回家时,突然遭到两名越军的性侵犯。他们趁四周无人之机,突然扑向她,强拉硬拽要把她弄进他们的哨所,意欲实施强奸。她呢,一面拼命挣扎撕打,一面大喊“救命”。恰在这时,金大爽巡逻来到附近,听到喊声他急忙奔过去,开枪打伤了一名越军,他们才落荒而逃。金大爽急忙冲过去救莫甜甜,急忙中不慎踩上了地雷。危急之中,他一把推到莫甜甜趴在他身上。她安然无恙,他的左腿大腿处却被炸伤,鲜血直流。她急忙脱下自己的上衣,为他包扎了伤口。见他不能走路,她就费力地背起他,沿着高低不平荆棘丛生的山路,历尽艰辛,艰难地爬行了两个多小时,才把他背到了边防医院。他住院两个多月,才基本痊愈,但却落下个拐腿的后遗症,大腿根部还时时发作疼痛。她呢,因为背他爬行回来,腰部颈部劳累过度,严重受到损伤,也落下个腰疼脖子疼的毛病。

     在他住院期间,她曾多次看望他,照顾他,还给他买营养品。在多次的接触中,姑娘的芳心开始萌动,对他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她觉得,他是个纯朴善良的年轻人,能跟他生活在一起,她心里踏实。但她是个秉性羞涩的女孩,脸皮儿特薄。在他出院后,她很想到营地去找他,借机表白自己对他的爱慕之意。但她没有这个勇气,一直没敢去找他。因为她长得很漂亮,给她提亲的人很多,但她就是不同意。在父母的一再追问下,她才说出了决心要嫁给金大爽的心里话。父母听了坚决反对,他们认为,金大爽虽然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但他已经成了个瘸子。即使感恩,也不能牺牲女儿的一生幸福去感恩。但女儿却心意已决,谁也不嫁,父母也对她无可奈何。

     后来,听说金大爽将要复员回兰考老家了,莫甜甜才不得不大着胆子跑到了营地,向金大爽表白了自己的心意。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的金大爽,面对自己心仪的漂亮姑娘的真诚求婚,他当然是一百个愿意,一万个称心。但是他想,自己已是个残疾人,决不能误了人家姑娘的一生的幸福。虽然救了她的命,也决不能接受这样的报答,那样自己会一生都受到良心的谴责,一生都不得安宁。所以,他坚决地拒绝了她。他告诉她,他的家乡兰考是个很穷的地方,他不能让她跟着去吃苦受罪。但她很坚定地表示,她不怕吃苦,一定要跟他回兰考。她要求他,临走时一定要通知她,。但为了摆脱她,临走时他没有通知她,就偷偷地离开了部队。当她后来知道后,也背着父母偷偷地离开了家乡yunnan一路打听着追到lankao县美人店村,和他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成就了一桩具有传奇色彩的婚姻。

     兰考是个穷地方,婚后的日子虽说过得很紧巴,但由于她二人互相关爱体贴,多年来家庭生活也算美满幸福。他们共生养三个孩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因为女儿出生在泡桐树花开的季节,所以取名叫桐花。桐花几年前出嫁西张庄,生儿育女,相夫教子,逢年过节,隔三差五,常来看望父母,也颇为孝顺。如今两个儿子也都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大儿子大毛生一个女儿,二儿子二毛生一个儿子。大毛夫妻一个在省城郑州打工,一个在家务农。二毛夫妻都是大学毕业,一个在县某医院当医生,一个在县某中学当教师,五岁的儿子小柱子在家里跟爷奶一起生活。他虽然是个淘气鬼,但因为是两家的一棵独苗,也很受两家的宠爱。老两口呢,因为自家儿女双全,又有了孙子孙女,也颇感幸福,常常在心里堆满了如意,脸上洋溢着笑意,言语间又充盈着得意。

     如今的年轻人都兴外出打工。老两口前几年为大儿家带孙女,如今又为二儿家带孙子。另外,还为他们种菜种庄稼,养羊养鸡鸭,虽忙虽累,但心里充实,精神焕发。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如今两家要把他们老两口分开,棒打鸳鸯,这着实让他们有些伤心有些生气,一万个不如意。因为人老体弱,杂病从生,虽有儿女,各自打工挣钱,养家糊口,很难伺俸身边。老夫老妻,互相关爱,互帮互助,有病有灾,互相照应。对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实惠最称心最甜蜜最幸福的生活。这种幸福,是什么山珍海味锦衣玉食都替代不了的。现在儿子儿媳硬要把他们分开,他们当然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越来越老了,树叶终归要落到树底下,以后的日子还得指望儿女们。既然儿子儿媳执意要分开他们,如果不听安排得罪儿子儿媳,怕以后会吃苦头,于是出于无奈,他们只得逆来顺受。再者,他们也想到,为了儿子们挣钱致富过上好日子,自己受点委屈也就忍了吧。于是,在分别那天,他们抱头痛哭了一场之后,就各奔各家为两个儿子出力流汗无私奉献去了。

     这,就是父爱母爱的伟大。它的伟大,在于无私奉献,在于忍辱负重,在于牺牲自己造福子女,在于燃烧自己为子女们照亮奔向幸福道路的前程。但是无奈天下的子女们,有很多不理解不懂得甚至不去关注不去思考这伟大的爱,更别说去珍惜它报答它了。他们不但不感恩父母,体贴父母,设身处地地为父母着想,无微不至地去孝敬父母,反而贪得无厌地去渴求榨取父母,有的拼命啃老吃老,敲骨吸髓地榨取父母钱财,有的不顾父母的健康逼迫父母为自己干活,无情榨取父母的血汗,健康,甚至生命。目睹此情此景,我们不得不发出令人心颤的感叹:真是老没歇心,少没良心,不光要可怜天下父母心,还要可怜天下父母身啊!

     大老拐的妻子莫甜甜,是个性格内向做事谨小慎微胆小怕事的女人。她生性懦弱,脸皮儿特薄,胆子特小,走路快了都怕踩死蚂蚁,树叶儿落下来也怕砸破了头,初结婚的几年,因为家里穷,连个自行车也没有,走亲访友赶集上会都是步行。一次她和丈夫肩并肩去赶会,被几个村妇看到了,都开玩笑说她是个走一步跟一步离不开男人的男人迷。她吓得赶紧后退几步落在丈夫后面。从此以后,她和丈夫一路同行时,再也不敢走得太近了。在有人的地方,她也从不敢和丈夫接近说话,更不敢有拥抱接吻这些亲密的接触。丈夫主动和她接近时,她总是红着脸躲开。为啥,怕别人说她是男人迷呗!但是,等到夜里,大门一锁,屋门一闩,窗户一关灯一吹,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由被动变主动了。她会主动和丈夫接近说话,和丈夫亲热。有时丈夫因为忙和累,忽略了夫妻间的“性事”,她还会主动暗示他,借故挑逗他,你说怪不怪?其实说怪也不怪,因为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情感丰富激烈的女人,只不过她的激情平时不敢表露被强压在心底罢了。

     俗话说,人到老年,百病来缠,这话可真不假。近几年来,大老拐的腿就时时犯疼,推推拿拿按按摩摩就能缓解疼痛了。莫甜甜患上了高血压,而且早年的颈椎腰椎病也常发作,一发作也会疼痛难忍,抓抓挠挠压压揉揉也就大为减轻,这么一来老两口互为医师互相按摩也就成了他们生活的一个主要内容。他们在一块生活时,这事做起来很容易,随时疼随时治随时好转,特方便特如意心里特舒坦。如今他俩一分开,这麻烦就来了。大毛和二毛,一个住村东,一个住村西,相距一里地。老婆儿腰疼难行走,老头儿腿疼行走难。私自离家找老伴儿,误了家里事还怕儿媳把脸翻。于是乎,老头儿腿疼想老婆,老婆腰疼想老汉。白天犯病还好点,老头儿找孙女揉,老婆找孙子按。就怕晚上把病犯,孤孤单单没人管。老头儿难过眼垂泪,老婆儿伤人泪涟涟。老头儿忍疼抱腿到天明,老婆儿咬牙按腰等天明。怪不得人常言,少年夫妻老来伴,人老孤单最可怜。

     有人说,在生活遇到挫折和磨难时,女人的忍耐力往往大于男人,这话也许是有道理的。这样两家分住两地相思孤单受罪的日子过了不到一个月,大老拐就忍不下去了,总想找个机会和老伴儿见上一面,诉诉心里的苦衷。

     有一天,大毛回家给他买了一大兜儿红香蕉苹果,又香又面又甜,美味诱人。他知道老伴儿最爱吃这种苹果了,就趁乔天娇不在家时,一瘸一拐地跑到二毛家给老伴儿送去了几个苹果。谁知道这事儿后来被乔天娇知道了,说他是吃里扒外倒腾她家里的东西,把他狠狠地说落了一顿。此后他就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可是现在,在强忍了多日之后,对老伴儿的思念之情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恰在此时,大毛又给他捎来个治疗腿疼的电动按摩振动棒,腿疼时放在患处敲打敲打,疼痛就能缓解。大老拐如获至宝,心想这可是雪中送炭啊!但他马上就想到了老伴儿。他想老伴儿腰疼比我还厉害,她更需要这东西,不如把它给老伴儿送去,还能借机会见老伴儿一面。但他又一想,上次因为送香蕉,和乔天娇吵了一架。这次再向二毛家去,说不定又闹出啥事来。经过反复考虑,他决定也像年轻人谈恋爱一样,让孙女给老伴儿捎个信儿,约她晚上夜深人静时,悄悄出来在爱情树下约会,和老伴儿说说知心话,再把这东西送给她。小美鱼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对爷爷很尊重很同情,听爷爷一说这事儿,她就满口答应,并说不会告诉妈妈。

     再说老婆莫甜甜。她虽说胆小怕事,沉默寡言,生性羞涩脸皮儿薄,但她并不是少情寡意的冷血女人。相反,她也是个重情重义感情丰富的情感型女人。要不,她当年能够激情如火背叛父母不顾一切毅然决然地跑到兰考嫁给瘸子大老拐吗?有人把那些寡言少语不动声色却激情如火行为淫荡的女人称为“闷情nv人”,以此推论,像莫甜甜这样的女人应该称为“闷情女人”。自从老两口被分开之后,她也是对老伴儿天天想夜夜盼,也担心老伴儿吃不好睡不安,更担心老伴儿腿疼发作没人揉没人按。她有心去把老伴儿看,又怕儿媳知道了闹翻天,更害怕她说自己老不正经越来越发贱。她要把这些话到处宣传,会让自己在村里丢人现眼。于是,她只得时时压抑着心中的思念之情焦虑之火,自吞自咽着孤独寂寞的苦涩之果。正是在这个时候,孙女小美鱼儿给她送去了老伴儿的约会邀请。开始时,她还有些犹豫不决,但后来她心里的思念和期盼的激情,终于压倒了平日里积储已久胆小怕事的懦弱,决定不计后果按时前去赴约。巧的是,前天二毛也给她买了一件治疗腰疼的治疗仪,她也首先想到了老伴儿,决定送给他治腿疼,这可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这天晚上,二毛夫妻在单位有事没有按时回家,乔天娇也正好在牛大个的板材厂加夜班,真是天意助老人。于是,老两口依约按时在爱情树下相聚。

     这课爱情树树荫浓密,树下凉爽宜人。在昔日炎热的夏季,因为那是还没有电扇空调家里闷热难耐,所以,这里曾是村里晚上乘凉的好地方。晚饭后,人们就带着席子凳子,来到树下,或坐或躺。他们一面赏月观星,一面谈天说地。树旁边有条小河,阵阵夜风习习吹来,更给人们送来了凉爽,送来了舒坦,送来了快活和惬意。树上知了的歌唱声和河里的蛙鸣声,更增加了天籁之乐趣。虽有蚊虫叮咬,人们也毫不在意。不到半夜暑气散尽时,他们是不肯离去的。

     这些年可不同了,兰考农村大变样了,农民家里都有电风扇了,甚至有的家里都安空调了,没有人再来这里忍受蚊虫的叮咬了,这里就变成了一个极为清静的地方了。

     当夜月光明媚,老两口各提一个塑料兜儿赶到这里后,大老拐竟激动地向前就要拥抱老伴儿。莫甜甜胆怯地急忙推开他,紧张地向四周环顾了一圈儿,确信空无一人之后,才返身主动地拥抱了老伴儿。就这样,老两口紧紧地互相拥抱着谁也不说话,眼睛里却都涌出了热泪。片刻之后,他们才相拥着坐在树下的树墩上。他们先是互相问寒问暖问身体,后又互相叙说相思之情。接下来,老头儿为老婆儿揉捏腰,老婆儿为老头儿按摩腿。老头儿忽然想起给她带来的腿疼治疗振动棒,从兜里拿出来让老伴儿看,告诉她这是大毛给自己买的专治腿疼的新产品,能通络活血镇痛,他觉得她的腰疼最需要,就给她带来了。并当时按大毛教的方法打开了机关,放在老伴腰上来回振动,并问她感觉咋样。她抚摸着振动棒啧啧称赞着:“哎哟,又大又长,还一动一动的,真舒服真好受哟!真爽,你真好哇!”片刻后,她让老伴儿停下振动棒,也含情脉脉地望着老伴儿说:“老头子,我给你带来一件好东西,你猜是啥?”老头儿摇摇头说:“猜不着。”她也从兜里拿出一个圆圆的鼓鼓的东西让他看,并告诉他说,这是二毛给她买的治疗腰疼的按摩仪,也是有通络消炎镇痛的作用,能治腰痛腿疼等多种病。她说她觉得他的腿病更需要,就给他带来了。她也让他先试试,也按二毛教的方法打开机关,在他腿上来回地按摩着。他也高兴地抚摸着按摩仪说:“哎呀,又大又圆又绵软,鼓囊囊的,摸着感觉就很好哟!又舒服又痛快哟!莫.......甜甜,你对我可真好哇!........”

     水到岔处分两股,话到嘴边分两头。咱不说老两口在树下互相按摩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回头再说儿媳妇乔天娇。她加班很晚回家后,肚里早已饥肠辘辘。本想像往常一样吃顿公爹做的现成饭,谁知道到厨房一看凉锅冷灶啥也没有。她带气地问女儿爷爷去哪儿了,女儿推说不知道。她猜想一定是又去老二家给老婆儿去送东西了,就急匆匆赶到老二家里要兴师问罪。谁知到老二家一问,刚回家的弟媳高红云说,她不但没见公爹,连婆婆也不见了。他们都很着急,想着老人容易犯糊涂,一糊涂就容易迷路。如果出门迷了路摸丢了咋办,兄弟俩回来她们可咋交代?妯娌俩一商量,急忙到村里村外仔细寻找,以防意外。

     当她妯娌俩找到爱情树附近时,她们隐隐约约听到树下有低声说话的声音,仔细倾听断定是公婆。两个人便蹲下身偷听起来。因为离得较远,说话的内容听不清楚,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婆婆说:“又大又长,”“一动一动真舒服真好受”,“真(金)爽真好”,又听到公公说“又圆又鼓又绵软”,“摸(莫)摸(莫)舔(甜)舔(甜)”。她们都不知道公爹和婆母的名字,自然把“金”听成了“真”,把“莫”听成了“摸”,把“甜甜”听成了“舔舔”,也自然对他们的之后产生了误解,尽往歪处想了,断定他们是在做那事儿了。高红云知书达理,性情温顺,举止文雅,善解人意,认为老人也有享受爱的需求和权力,没必要大惊小怪,也不应该横加干涉,便拉大嫂离开,给老人一片自由的空间。但乔天娇却是个心急性暴的女人,心想公婆都一大把年纪了,偷偷地还跑出来做这些老不正经的下流事儿,也太不像话了。这事儿要让外人知道了,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俺这做晚辈的还咋有脸见人呀?她越想越气,越想越火,就小声对弟媳说:“这俩老东西也太没成色太不像话了,净给咱做晚辈的丢人现眼,我得去训训他们。”说着就要闯过去,高红云一把拉住她说:“嫂子,你不能胡来!他们虽然是老夫老妻,可也和咱们年轻人一样,有相亲相爱的需求和权力,你怎么能横加干涉无辜指责他们呢?”乔天娇做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一意孤行,弟媳的劝阻她哪里听得进去,忿忿地说:“不行!我不管他啥权力,他们让我丢人现眼,我就得管!”见弟媳拉着她难以脱身,就对着老两口所在地震耳欲聋地大吼道:“你们这俩老东西,竟敢偷偷跑到这里来干这种下流事儿,我要到大街上去吆喝你们,看你们还咋有脸见人?”

     老两口儿正在缠缠绵绵情谈款叙,正在你疼我爱甜甜蜜蜜,正在互相爱抚亲亲热热,突然听到乔天娇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大怒吼,只吓得陡然色变魂飞魄散。特别是莫甜甜,她本就胆小怕事,又有高血压病,登时就被吓得血压骤升,心率陡增,脸色煞白头蒙眼黑,“噗通”一声一头栽倒在地,眼不睁叫不应人事不省.......

     这可真是:

     恶媳一声吼,

     大地抖三抖。

     吓得胆小婆,

     当场魂儿丢。

     欲知莫甜甜性命如何,请看下回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