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回 白寡妇感叹世上好人多 黑脸王细说“金指”浪漫事
    学习焦君,一心为民。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互帮互助,互献爱心。

     社会和谐,人间永春。

     ——兰考民歌

     你可以从外表的美来评论一朵花或一只蝴蝶,但你不能这样来评论一个人。因为人美不在貌而在于其心。

     ——印度谚语

     且说金学禄,水金香和侯二静跟着孙侯子跑到村卫生所一看,杨大鼻只是深度中暑一时昏迷过去,并无大碍。滴了一瓶药液后,已经清醒过来了,侯二静和儿子一起把他扶回了家。

     金学禄和水金香正要离开时,忽然发现白寡妇正在卫生所里收拾纸箱和药瓶,一边收拾一边往脚蹬三轮车上装,他俩急忙走过去帮忙。金学禄问她卫生所里收不收钱,她说不收钱,是白捡的。她还告诉他们,卫生所里黑脸王大夫是个大好人。他长年都把攒下的纸箱和药瓶白送给她卖钱,她和孩子看病吃药还总是不要钱。另外,每年给孩子们交学费时,他还总是主动把钱给她送到家里。水金香兴奋地说:“大婶,听白莲说白菊妹考上省农学院了,我们向您道喜呀!”

     白寡妇喜忧参半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喜,喜,可俺是有喜有急呀!考上学是好事,可这学费……唉……”

     金学禄急忙说:“干娘,你放心,俺爸说了,他会想办法帮你们的。”

     白寡妇又叹口气说:“可是你们家也不富裕,俺也不能老连累你们呀!”说话间,他们把纸箱药瓶都装到车上了。白寡妇正要推车离去时,村医黑脸王从医疗室里走出来。只见他,头上黑油油,脸上黑灿灿,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片黑光亮闪闪,就好像黑非洲人来参观。他快步走到白寡妇面前,递给她一个鼓囊囊的红包沙哑着嗓子说:“白大妹子,听说白菊考上省农学院了,恭喜呀!这是我送给孩子的贺礼两千元,请你替她收下吧!”

     白寡妇推辞说:“黑大哥,您这么重的贺礼俺可不敢收。您年年帮俺,这人情债俺还不起呀!”

     黑脸王笑着说:“大妹子,你可千万别多想。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帮你们是无偿援助,不用你们还。我这次是送给孩子的贺礼,就更不用还了。”

     可是,白寡妇依然推辞不收,黑脸王却是执意要给。他二人互相退让一阵之后,她无奈只得收下了。她让金学禄帮她打个欠条,黑脸王摇手制止道:“打啥欠条?我又不让你还。”她却坚持说:“那可不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咋能白收您的钱呢?”

     黑脸王笑着说:“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要钱有啥用?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攒钱就是为了扶贫济困积德行善的。”听了他的话,她一面千思万谢地推车往外走,一面感叹道:“世上还是好人多呀!……愿好人一生平安……幸福……”她一边说一边推着车子走了。

     白寡妇走后,黑脸王邀请他俩进屋去坐坐,他俩就跟着他走进了医疗室。他们坐下后,黑脸王从里间拿来红茶和果汁让他们喝。这时候,大老拐来登门求医,说自己的腿疼病又犯了,用按摩治疗仪老是不见效,就又来找黑脸王求医了。黑脸王让他躺在床上,用右手在他腿上来回按摩了一阵,让他下床走动走动,问他感觉如何。他高兴地连声说道:“不疼啦!不疼啦!手到病除,你这‘金指’还真神,比那治疗仪可强多啦!”他问黑脸王医疗费多少钱,黑脸王连连摆手说:“又没用药,要啥钱?免费!”大老拐连声道谢地走了。

     水金香惊奇地问:“黑叔,您不用药不打针,手到病除,您好厉害呀!刚才听俺大爷说您的‘金指’很神,到底是咋回事?”

     黑脸王伸出右手食指让她看:“姑娘你瞧,这就是‘金指’。”水金香一看,只见他的右手指是金黄色的,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哎呀,您这根手指咋是黄色的呀?”

     金学禄见女友望着那根手指出神,就向她解释说:“香香,这就是黑叔的‘金指’,据说能治病呢!关于黑叔这‘金指’治病的事儿,在咱这一带还流传着一段顺口溜呢!”于是他便微笑着给女友念道:

     王黑脸,黑脸王,

     医德高尚心善良。

     仙女报恩赠法宝,

     ‘金指’治病效力强。

     点一点,按一按,

     百病痊愈保健康。

     济世救人人称赞,

     扶贫帮困美名扬。

     听金学禄念完了,黑脸王笑着摇摇头说:“言过其实,哈哈,言过其实……”

     水金香又不解地问:“黑叔,这‘仙女报恩赠法宝’一句是啥意思?”

     黑脸王又“哈哈”笑道:“那是一个荒唐的故事。其实说穿了,那只是一场梦幻而已。荒唐之极,荒唐之极啊!”

     一听说有荒唐的故事,水金香的好奇心又上来了,她急切地问:“黑叔,那是什么荒唐的故事呀?又是什么梦幻呀?您就给俺说说呗!”

     黑脸王又连连摇头说:“不能说,不能说。如今政府提倡讲文明、讲科学,你们都是大学生,我咋敢在你们面前宣传封建迷信呢?”

     水金香笑道:“黑叔,你刚才不是说是梦幻吗?梦幻就是梦想嘛!梦想就是理想,这是革命的浪漫主义嘛!讲文明讲科学,也应该有梦想有理想嘛!中央还提出要实现中国梦呢,这怎么能说是封建迷信呢?”

     金学禄也为女友帮腔说:“是呀,黑叔,只要是意义健康的梦想理想,就应该宣传嘛!”

     听了他们的解释,黑脸王有些放心了:“照你们这么说,能讲?”他见二人连连点头,才幽默地笑着说:“那好吧,那

     我就在你们这些知识分子面前,来一次痴人说梦吧!”接下来,他就给他们讲述了下面的一个荒唐的故事。

     原来,他老家在SD也是紧挨黄河岸边。他家本姓汪,三代行医,祖父还是佛门弟子。他和哥哥是双胞胎。因为父亲一生信佛,吃斋行善,期盼孩子长大后也多行善事,就给他兄弟俩起名叫大善、二善,并从小就教他们识文断字,读书明理,使他们从小就饱受积德行善济世救人之教养。不料在他们六岁那年,父母却先后暴病死亡,撇下他和哥哥大善相依为命。哥哥娶妻后,嫂子心胸狭窄,尖酸刻薄,心狠手辣,贪婪成性。哥哥大善,软弱无能怕老婆,对老婆服服帖帖,言听计从。二善生性懦弱,心地善良,在家里处处任劳任怨,忍辱负重。哥嫂见他软弱可欺,便对他处处虐待,万般欺凌。哥嫂穿新衣好衣,让他穿破衣烂衣;哥嫂吃的白面馒头,让他吃黑面窝头。哥哥学医行医当医生,让他到黄河滩去放羊。

     他嫂嫂虽然心强气盛,贪婪成性,无奈哥哥头脑笨拙,医术粗浅。但他给人看病却收费昂贵,不论贫富,唯利是图,雁过拔毛,长虫过手捋层皮,而治病疗效却又往往不佳,甚至因误诊误医误用药物而致人死亡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有时不但要赔人钱财,还要受到夫妻俩为死者抬棺送灵高唱挽歌的惩罚。有一次,大善医死了一个大胖子,在他夫妻俩抬棺出殡唱挽歌时,二人感到特沉特累特吃力特委屈,便发牢骚地唱起来。

     夫:祖传三代做太医呀,

     妻:丈夫做事连累妻呀!

     夫:无奈亡灵实在重呀,

     妻:今后光拣瘦的医呀!

     ……

     因为他家是三代行医,从小耳濡目染,二善对医学也很感兴趣。平日里,他就一边放羊一边看家传医书,还按图索骥在黄河滩里采集药材,并背着哥嫂尝试着给人免费治病。由于他刻苦学习医学知识,医术进步很快。因为他免费给人治病,找他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的医术也越来越精湛,大大地超越了他哥哥大善。这么一来,找他哥哥看病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后来,他背地给人看病的事儿终于被他哥嫂知道了。他们非常气愤,把他痛打一顿,骂他砸了他们的饭碗。这可真是够不着果子嫌地矮,睡不着觉嫌床歪,把没人找他家看病不能赚钱发家的责任一股脑儿都推到弟弟二善身上。他哥嫂把二善痛打一顿之后,又把他撵出了家门,意欲逼他流浪他乡。乡亲们知道了他的遭遇后,都很同情他,就齐心协力帮他在黄河滩里盖了两间草房安身,并接济他的生活。他呢,为了报答乡亲们,就继续采集药材为乡亲们免费治病。

     有一年春天,他正在黄河边采药,忽然发现一只鱼鹰从黄河里叼出一只大白鱼来。由于鱼太大,它叼到河岸后鱼就掉落下来了。当它欲冲下来再次叼鱼时,却被他赶走了。他捡起那条白鱼一看,它约有一斤多重,几乎通体雪白,只有脊尾金黄,头上还有红色花纹,非常美丽好看。他仔细一看,那头上的红色花纹意是一个“田”字的形状。这种头上有字的鱼,他还总来没有见过。他再次仔细观察,更加惊奇地发现它的两只圆圆的眼睛里,居然还不断地淌出泪水来。那眼神也显得很悲伤,很无奈,很可怜。它还不断地摇头鼓腮,似乎在向他哀求饶命。他祖父辈都是佛门弟子,曾多次进行买鱼放生活动。受先辈影响,他也是个心地善良心慈手软的人。面对此情此景,他心里顿时生出一股怜悯之情,就把它又放回到了黄河里。

     一晃三年过去了。三年来,二善一直坚持为乡亲们免费治病,赢得了大家的广泛赞誉。乡亲们见他已经十六、七岁了,就商议着再凑钱给他盖几间房子,再给他娶个媳妇成个家。然后呢,再帮他开家药店,好长年为大家治病解忧。没想到,当这一切还在商议之中还没有实行时,他哥嫂却找到了他的草屋里。

     当初哥嫂赶他出门,意欲逼他离家出走,流浪他乡,不再给人看病,好使自家靠行医赚钱发财致富。后见他安居草屋继续免费行医,依然断了自家的财路,搅了自家的发财美梦,就对他更加恨之入骨。又听说乡亲们要帮二善开药店,他们就更害怕了。他们知道,二善的医术比大善高,人缘又比大善好,万一二善的药店要开起来,那他家的饭碗就彻底被砸烂了。于是为了自家能赚钱发财,他哥嫂吃了煤炭黑了心,全然不顾手足情就又生阴谋,再定诡计,决心置二善于死地,以绝后患。

     一天,他哥嫂跑到草屋去找他,假惺惺地装模作样,痛哭流涕。他们说当初是糊涂油蒙了心,是鬼迷了心窍,才把亲弟弟赶出了家门。还说他们的错误行为,遭到了乡亲们的指责和唾弃,也使他们深感痛心和不安,很惭愧很悔恨,总觉得对不起死去的父母,更对不起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们还故作十分痛心地向他忏悔,说兄弟如手足,十指连心,骨头连筋,万万不能互相残害呀!都怨哥嫂一时糊涂,错待了弟弟,还求弟弟多原谅。说他们糊涂一时,可不能糊涂一辈子。说他们决心知过改过,痛改前非,特意来向弟弟道歉赔礼,接弟弟赶快回家,一家人亲亲热热,和和气气,快快乐乐,共度生计。二善是个单纯善良的人,听了哥嫂的甜言蜜语,就信以为真。他心想,人常说,亲兄弟,兄弟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看来哥嫂是真的回心转意了。于是,他就跟着他们回家去了。

     他回家后,哥嫂对他确实很好,又是给他做好吃的,又是给他买新衣服,并四处托人给他说媳妇。对哥嫂的关怀体贴,他心里很感激。可他哪里知道,他哥嫂是口如蜜罐眼儿,心如辣蒜儿,披人皮,干鬼事,暗中已存下了杀人心呢!

     这一天,大善夫妻告诉二善,说有人给他说了门亲事,是黄HB边某村人,要他换上新衣服坐船去HB相亲。他心里很高兴,就穿上新衣服喜滋滋地跟着哥嫂去了。当渡船划行到黄河中间水流最湍急处时,他嫂子突然惊喜地指着水中大喊道:“兄弟快看,美人鱼!”二善信以为真,又惊又喜。他只在电影中见过美人鱼,可从没见过真的美人鱼呀!于是他急忙赶到嫂子身旁,瞪大眼睛弯腰探身向河水中张望,一面追问嫂子美人鱼在哪里。他嫂子煞有介事地用手一指说:“那不是,在河水深处呢!你再往前看……”二善不知是计,就又往前凑了凑身子。他嫂子一看时机成熟,“嘿嘿”冷笑两声说:“那不是,美人鱼正在向你招手哩!你就快去和她拜堂成亲吧!”她一面说着,一面牙一咬眼一瞪,顺势把他猛力一推,推进了波涛滚滚的黄河激流中。他拼命挣扎了一阵,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环顾四周,到处是雕梁画柱,雄伟壮观。自己躺在宫殿侧室的一间装饰优雅的房子里,屋里的各种摆设都是金黄色的,黄澄澄金灿灿的,光彩夺目,照得出人的影子。有一位穿着彩色拖地裙的美丽少女走到他面前,一见他睁开了眼睛,就惊喜地向外喊:“公主,他醒过来了!”随后,就有一位穿着一袭更加华贵艳丽白底金花拖地裙的美如天仙的小姐款步来到他面前,喜盈盈地笑着说:“哎哟,你这个冤家,一天一夜都不正眼,可把俺吓死啦!俺真怕你……这下好了,感谢上帝,你终于醒过来了。是上帝给俺一个报恩的机会,俺会好好报答你的。”她扶他站起身来坐在桌子旁,又给他倒杯热茶放在面前说:“快请喝杯茶暖暖身子。”然后,她又吩咐那位美丽少女说:“小美,快去准备饭菜给恩人吃。他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一定饿坏了。”他被她的一番话给说糊涂了,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问她到底是谁,又为啥称自己是“恩人”。她就笑着提醒他说:“你忘了三年前你救过的那条大白鱼啦?那就是俺呀!实话告诉你吧,俺本是黄河龙王的公主,叫甜甜。听那些虾兵蟹将们说,黄河里淹死了一个小伙子,俺跑去一看,认得是你,就给你服了气死回生药,你就醒过来了。可俺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呢!”他告诉她,自己叫二善。她又问他为啥会落水,他说是被哥嫂所害。她又问他,要不要帮他去报仇。他摇摇头说:“都是亲兄弟,何必互相残害呢?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她嫣然一笑说:“你真是个厚道人。瞧你长得善眉善目的,面善心也善,二善,名符其实,咯咯咯……”笑过一阵之后,她又接着说:“那天俺因为浮在水面上贪看河岸上那些万紫千红的野花,没注意被鹰捉去,眼看就要命丧鹰口,成为它的腹中美食。多亏你及时相救啊!你又大发怜悯慈悲之心,把俺放回水域,俺才得以死里逃生,重新回宫与父母团聚。俺把此事告知父母后,父母都很感激你,决心伺机报恩。这次你被人陷害落入水中,正好给我俺报恩的机会。俺已请求过父母,要以身相许,和你……”说道这儿,她似乎有些羞口,脸上顿时飞起两朵红云,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也脉脉含情地望着他,那副娇羞可爱的神态,实在是动人心魄,令他心醉神迷,甚至有些心慌意乱。她像是期待着他的反应,见他只是痴情地望着自己,一直不言不语,就又柔声细语地说:“俺想明天就和你拜堂成亲,喜结千年之好。俺会一辈子对你好,和你恩恩爱爱,永不分离。请问恩人,你可愿意吗?”面对如此美貌的仙女,听着她那饱含柔情蜜意的话语,正当青春年少的他,早已是心动神摇魂飞魄散了,还哪有不允之理?二善赶紧连连点头,满口答应。

     这时候,那位美丽少女端来饭菜放在二善面前让他吃。田田公主告诉他,她叫小美,是自己的服侍丫头,说以后她也会服侍他的。他见小美送来的饭菜,大多是水鲜野味,鱼鳖虾蟹之类,美味可口,使他大饱口福。

     第二天,他们如期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各大江河之神都来贺喜,送来的贺礼都是各种奇异珍宝,数不胜数,不知其名。一群群一拨拨的鱼鳖虾蟹们,跑前跑后,忙得不亦乐呼。

     客走“人”散后,二善和田田公主相拥着进入了十分豪华的洞房。待田田公主宽衣解裙入帷就寝时,二善才惊奇地发现她下面没有腿只有一条金黄色的十分美丽的鱼尾巴。田田告诉他,自己是一条美人鱼,鱼类是没有腿的。她说,在水里游动也是不用腿。见他面露忧虑之色,她柔声细语地宽慰他说,世间万物,均已“情”为重,“情”最高尚,高于一切。自古以来,异类相恋相爱相结合而美满幸福者,早有先例。《聊斋志异》中,人鬼人狐相恋相爱喜结良缘美满幸福者,不在少数。我们虽然是异类,但我们心心相印互敬互爱情真意厚,我们的婚姻生活一定会甜蜜恩爱美满幸福。听着她言辞恳切的话语,望着她没人的容貌和温柔的神情,他也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见他点头,她笑了。见她笑了,他也笑了。于是,两个人欢笑着拥抱在一起,并热烈地亲吻起来。这样与异性的热烈拥抱和亲吻,对他俩来说都是第一次,那美妙的迷人的令人心醉的滋味,是他们从来也没有经历过和品尝过的,所以双方都感到特别的新鲜和刺激,也特别的陶醉和愉悦。当晚,他们就像人间的新婚夫妻一样,亲亲热热如胶似漆,两情相融合体**了。这样的交合,使双方都获得了最大的欢乐,达到了欲醉欲仙的最高境界。这样的美妙境界,特别大大地震撼了田田那颗少女的芳心,使她十分的惊羡人间竟有如此美好的事情!回想起以往自己在水域中所过的单调寂寞的无聊生活,使她感到非常的懊悔和委屈。

     在婚后的几天里,他们如影随形,形影不离。有时候,他们还和丫鬟小美一起,到宫殿后面的花园里去游玩。花园里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树木,和人间的树木一样,树叶是绿色的。还有成群的鱼儿在空中(水中)游动,在树枝间穿梭,就像人间的鸟儿在空中飞翔一样,只是听不到他们的鸣叫声。花园里还有五彩缤纷的鲜花,有红色黄色的,还有白色蓝色和紫色的,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只是闻不到花儿的香味,这使儿二善感到很遗憾,很惋惜。他告诉她们,人间的鸟儿会唱出优美动听的歌曲,人间的花儿会散发出浓郁扑鼻的芳香。他还告诉她们,人间的男子向女子求爱时,都要向她们献上一束香味扑鼻的鲜花,以示爱意。女子接受了鲜花,就是接受了爱情。她们听得津津有味,就又向他打听人间男女相爱结婚的种种趣事儿,他就绘声绘色活龙活现地给她们讲述起来。从少男少女眉目传情谈情说爱拥抱亲吻,讲到缠缠绵绵如胶似漆,柔情蜜意难舍难分。又从拜堂成亲同床共枕,颠鸾倒凤覆雨翻云,讲到生儿育女男耕女织,夫妻相爱儿女相亲,合家欢乐共享天伦。他还特别绘声绘色生动逼真地给她们讲述了,男女之间的种种美妙迷人的情趣和醉心销魂的欢乐。他的引人入胜的生动描述,使过厌了水域里寂寞乏味无聊生活的她们,对人间万紫千红的美好生活充满了遐想和向往,招惹得她们想入非非,浮想联翩,只可恨自己没长人身,不能去享受一番人间美好生活的无比乐趣。

     一转眼,二善已经在水域生活六天了。慢慢地,在他心里就滋生出一种单调无聊的感觉。他常想起可亲可爱的乡亲们,更惦念那些有病无钱医治的穷人。特别是听田田说人间正在闹瘟疫死了不少人之后,他心里更像吃了二十五只老鼠一样百爪挠心,日不欲食,夜不能眠,思乡之情越来越强烈,越来越不可抑制。回乡的欲望也越来越急切,越来越急不可待。当他把自己要回乡的想法告诉妻子田田时,田田自然很难过,很痛心。她劝他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狠心摒弃俗缘杂念,安心在此享荣华富贵。他说他回乡是为了乡亲们,人间正在闹瘟疫,病人得不到及时救治就会死去。他说自己是医生,济世救人是自己的天职。在乡亲们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怎么能不顾乡亲们的死活,而在这里安享清福呢?他说为了搭救乡亲们,自己必须尽快回乡。他恳求田田一定要想法,尽快帮他离开水域。田田见他说得有理,也只得勉强同意他回乡。可一想到才结婚六天的丈夫就要离开自己,自己就要失去夫妻恩爱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又要过从前那种形单影只寂寞无聊的日子,她的心里就像刀割似的疼痛。但转念又一想,丈夫回乡救人,也是善举,即使牺牲自己的幸福,也是值得的。于是,三思之后,她便决定尽快帮他回乡。

     当田田流着泪把丈夫要回乡的事告诉父王后,没想到她父王却很平静地说:“孩子呀,我知道他是要回去的。我早给你算过命了,你们俩命中虽有缘分,但缘分很浅。所以,这就注定了你们虽有缘相会相爱相结合,却不能天长地久。”田田却哭着说:“不,父王,不管缘分深浅,我都要和他在一起。他走之后,我想去找他,希望能在人间和他再次相会相爱相结合,再次成为恩爱夫妻,请父王施法术帮女儿实现这个愿望。”说着,她就跪在父王面前,磕头如捣蒜。她父王把她拉起来,答应帮她想办法。他掐指一算说:“半年之后,SD某村有一个十分美貌的女子,在黄河边洗衣服时落水身亡。在她停尸家中时,我发一阵洪水进她家,你随水入室附在她身上,你的灵魂就能进入她的身体,你也就能借尸还魂了,她同时也就复活了。将来,你也就有机会和你丈夫相会相爱最终相结合了。但是,由于你们的缘分很浅,就注定了你们的爱情之旅很艰难,很坎坷,会经历许许多多的磨难,一直到晚年才能过几年团聚安乐的日子。女儿呀,你可要想好,拿你多年修成的仙体换成凡夫肉体,却只能换来仅仅几年的团聚安乐的日子,你觉得值得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值得,很值得!即使只能换来一天和他团聚的日子,我也心甘情愿。请父王帮女儿实现这个愿望吧!”父王答应了她的请求,并决定第二天送二善回乡。

     他们离别前的那天晚上,她为他备下了一桌丰盛的告别宴席。席间,她把自己要和他人间相会的愿望和父王的安排,都一五一十地对他讲了。她还对他说,回乡后不要再追究哥嫂相害一事,说那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劫难,不然也就没有了他俩的水域相会,也就没有了他们这段露水夫妻的缘分了。她还告诉他,他哥嫂也会为他们的贪婪和恶行付出惨痛的代价。他问她他们会付出什么代价,她笑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告别宴结束后,她就要送他回乡了。他们走到宫殿外面,她一招手,游来一只大乌龟。她扶他做到乌龟身上,恋恋不舍地望着乌龟慢慢地向外游去。当乌龟游出不远时,她忽然又追过去,附在他脸上热泪地亲吻着,然后又吻他的手。她把他的右手食指含在嘴里,突然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得他“哎呀”一声惨叫,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他发现自己躺在河边浅水处,就爬起身来回村去了。当初村里人听他哥嫂说,他不小心掉到黄河里淹死了,没想到七天后他竟安全地又回来了。村里人都觉得奇怪,都关切地问他河中遇难又突然回村的经过。当他把自己七天来的荒诞经历给他们讲述一遍之后,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都认为他是在说梦话,说他是被淹昏迷后所产生的幻觉。他没能说服大家,自己反倒也对自己的经历产生了怀疑。他想说不定真的是自己昏迷后所产生的幻觉,或者说是自己做了一场黄粱美梦呢!所以自己究竟是真的遇见了河仙河神,还是自己产生的幻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了。总之,他听信了田田的话,没有把哥嫂相害一事告诉大家,这是他哥嫂很庆幸,还以为是他被淹后脑子受到创伤而患健忘症了呢,自是暗暗感谢上天的保佑。至于他那根被田田咬了一口的右手食指,回来后一直又肿又疼。他只好用自己的笑眼药膏天天涂抹,幸好不久就痊愈了。可是令人不解的是,痊愈后的食指却慢慢地变成了黄色,而且泛着闪闪的金光,幸亏不疼也不痒。他以为是药物导致皮肤变色,也就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当时当地也确实大流行着一种急性瘟疫,症状是忽冷忽热,皮肤起斑点,而且很难医治。又因为当时正闹饥荒,不少人因饥饿得了浮肿病,再加上瘟疫侵袭,有不少患者都因此丧命。为此闹得人心惶惶。二善为了救治病人,整天走东家串西家,送医送药,救死扶伤。可是由于此疫少见,病因不明,缺少防治措施,尽管他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却收效有限,仍然时有患者毙命,这使他日夜犯愁,寝食难安。

     有天夜里,他伏案翻阅医书,寻觅医治瘟疫的良方,直至深夜,忽感困顿,伏案而眠。恍惚朦胧之间,只见妻子田田飘飘然而来,笑盈盈地对他说:“亲爱的夫君,别来无恙?贵体可安?”他连连点头,向她倾诉相似之情,并起身向前,意欲热烈地拥抱她,亲吻她,但却抱了个空。她笑道:“傻瓜,为妻是无形仙体,并非人身,怎得拥抱?今日来看夫君,另有一事相告。如今瘟疫泛滥,民遭生死之劫,夫君重任在肩,莫为为妻分心,理应全心全意抢救相邻。他却为难地说:“可是此疫少见,很难医治。我已尽心竭力,仍然收效甚微,这便如何是好?”只见她大笑道:“夫君怎么身上有宝不识宝啊?”她边说边抓住他的那根右手指说道:“你的这根‘金指’,便是治病的宝物,为何不利用起来呢?另外,咱俩仍有薄缘,自然后会有期,保重!保重!”说完,便向他招了招手,飘飘然扬长而去了。他意欲起身追赶,便猛然惊醒,方知是自己做了南柯一梦。回忆梦中田田所言,觉得有些荒唐。意欲试试虚实,便找到一位正在服药医治的高烧患者,用那根‘金指’在患者身上的穴位处进行了反复按摩。少倾,患者果然渐渐退烧了,身上的斑点也慢慢消失,三天之后便彻底痊愈了。这消息很快传遍了十里八乡,到处都传说着他有一根能治百病的‘金指’,来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他牢记着田田的话,不但穷人看病一律免费,对有困难的人家还总是解囊相助。所以,人们都很爱戴他,并尊称他为‘金指先生’。

     二善利用‘金指’免费为大家治病后,他哥嫂的药店里自然就患者寥寥门可网雀了,也就彻底断送了他们的生财门路了。他们无奈只好关门,夫妻俩气得在家睡闷觉。

     他嫂子是个贪婪好强而又诡计多端的女人。在这山穷水尽疑无路之时,她就又搜肠刮肚地动起了鬼心眼儿。她向丈夫献计说:“他二善掉到黄河里能得一根‘金指’回来,你为啥就不能?你没听二善说宫殿丽丽宝物无数吗?你们兄弟俩长得一模一样,连我有时都认不出来。你何不冒充二善跳入黄河,就说是找田田公主探亲相会的,她肯定会热情接待你。你可见机行事,尽量多弄几件宝物回来,最好也弄根‘金指’回来,好给人看病捞钱。所以,你要把二善讲的故事牢记在心里,免得说错了露出马脚。回来时,别忘了也让她把你的手指狠咬一口,那咱就也有‘金指’了。咱就也能包治百病发大财了。可有一件,你可不能贪恋那位公主的美色而乐不思蜀,把我给甩了,那我可要到黄河龙王宫殿里,去揭发你这个冒牌货了。”大善连忙说:“哎哟哟,老婆呀,我就是吃了老虎心豹子胆,也不敢甩了你呀!再说,我也不敢长期待在黄河里呀,我还怕出不来气儿憋死在里面呢!可我就是担心骗不了他们。他们都是神仙,能掐会算,是那么好骗的吗?再说,二善有‘金指’,我没有,能一样吗?要让人家认出来,我还有活路吗?”他老婆冷笑道:“这有何难?我有办法!”他问老婆有啥办法,她让他把右手放在桌子上,说给他修修手指就行了。她让他闭上眼睛,然后飞快地抓过一把菜刀,“啪”的一声就把他的右手食指剁了下来。他疼的大叫一声,就昏过去了。等他醒来后,老婆给他包扎好了伤口,并告诉他见了田田公主,就说‘金指’是被狠心的哥嫂给剁掉了,她肯定会再给你咬出一个‘金指’来的,随后,她就逼着他走到黄河边,一把把他推进了黄河里。可他没有二善幸运,一直都没有回来。他那位聪明透顶诡计多端的妻子呢,却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还真以为丈夫是贪恋美色乐不思蜀把她给甩了呢,只气得五脏起火七窍冒烟,不顾一切地纵身跳入了黄河,去揭发丈夫报复丈夫,找她丈夫算转去了。至于他们这对贪婪自私作恶多端的夫妻,在龙宫里是如何的争吵互相打斗的,人们就不得而知了。后来,村里又传出了这么几句顺口溜儿:

     大善夫妻贪心重,

     为得‘金指’闯龙宫。

     可怜一去不复返,

     枉在人间留恶名。

     听了黑脸王的故事,金学禄和水金香都感到很好奇,也很荒唐。水金香半信半疑地问:“黑叔,你讲的都是真的吗?您真的遇到美人鱼了吗?”黑脸王模棱另可地说:“姑娘呀,这事儿我也说不准。不知道是真遇上美人鱼了,还是自己受淹后处于昏迷状态之下做了一个轻梦。因为当年常看关于美人鱼的电影电视,也常听人讲关于美人鱼的故事,心中时常会幻想呼美人鱼的影子,所以在昏迷中头脑了产生出美人鱼的梦幻,也是很有可能的。”金学禄又问他:“黑叔,那您这‘金指’治病又该做何解释呢?”黑脸王说:“为了保险起见,我在用‘金指’治病的同时,常常同时使用药物和穴位按摩法。所以说,能治好病是神力仙力还是药力手力,我也说不清楚。”

     水金香又挺关切地笑着问:“黑叔,那位公主说你们后会有期,她来找过您吗?”黑脸王摇摇头说:“没有。所以有时我也想,这也许就是一场荒唐的梦。”她又问:“那你后来就一直没有恋爱结婚?”他有些伤感地指指自己的黑脸说:“谈过一次恋爱,不但没有成功,还让我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金学禄问他说:“黑叔,听说您的脸是被您的情敌烧的,是这样吗?”黑脸王点点头没说话,这又勾起了水金香的好奇心,她又追问道:“黑叔,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事情经过呢?”黑脸王沉默了一阵,就给他们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他说,他也是SD人,家住在和他们村相距百里的村子里。她是个很白很美很漂亮又很善良的姑娘,是村里有名的村花。有一次,她娘得了重病,跑了不少大城市的大医院都没有治好,除把家里的钱花干外,还欠下的不少外债。最后慕名去求他,他把她娘的病治好后,还没收她家一分钱。她很感激他,非要嫁给他。他坚决不同意,说他免费给穷人治病,是为了积德行善,不图任何回报,更不能接受这样的献身回报。她很恳切地告诉他,她这样做不仅仅是报恩,她是被他的乐善好施的品行所感动,是出于对他的敬仰和崇拜,才对他产生了纯真的恋情。她还说她也很喜欢医学,也想学医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济世救人,积德行善扶贫济困。她说她愿意和他同心协力服务乡邻,为人免费治病。听她这么说,他没理由再拒绝她,只得接受了她的求爱,和她谈起恋爱来。她的父母知道后,也很支持他们,便向外界公开了他们的婚事。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婚事公开后,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却遭到村支书儿子的横刀夺爱。那个村支书是个村霸土皇帝,他的儿子也狗仗人势,在村里横行霸道。他早就看上了那位村花姑娘,暗暗打定主意要娶她为妻。一听说她要跟二善成亲,自家村的村花要被外村的男人采去。他肺都要气炸了,下决心要横刀夺爱。他恐吓二善说,再敢进村就打断他的腿,逼他和她断绝关系。二善听这话吓得再也不敢去她村了。她呢,就主动跑到他们村找二善。为了躲开支书儿子的纠缠,她常悄悄住在他的药店里。后来,支书的儿子常去药店找她,她就只好又躲进外村一家亲戚家里。支书儿子找不到她,就拿二善出气,雇人把他痛打一顿后,又向他头脸上猛泼半盆硫酸,造成他的头脸大面积烧伤。由于咽喉部被严重烧伤,声带受损,他连声音也变得沙哑了。伤好后,他就成了黑头黑脸又满是疤痕的鬼脸人,沙哑的嗓音也没有改过来。支书儿子以为,他破相后变成了鬼脸人和半哑人,村花姑娘自然就不会再爱他了,也就会乖乖地嫁给自己了。为了彻底断了她的念头,支书儿子恐吓二善,逼他离开村子,永远不要回来,说不然就要打死他。听了他的话,二善很害怕。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变成了个癞蛤蟆,已经不配再娶她那只白天鹅了。同时,他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当时那副丑八怪的样子,便决定背着她偷偷离开村子。于是,他就在一天夜里偷偷地离开了村子,四海为家当游医去了。为了免遭仇人伤害,他便改姓换名,对人称自己姓王,名黑脸。在外流荡游医期间,他依然一面采药,一面为人治病。至于那位村花姑娘后来怎么样了,他就不得而知了。

     水金香问他是怎么来到美人店的,他开玩笑说,他听说美人店里美女多,是来找媳妇的,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金学禄问他说:“听说他是给支书朱大度治好了病,才被朱支书留在村里的,是这样吗?”他点点头说是真的。他说,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巧合,那天中午朱大度在黄河滩里劳动,也是突然中暑昏倒在地,正好被他撞见抢救过来,并把朱大度送回了家。说话间,朱大度得知他叫黑脸,就开玩笑说:“我姓朱(猪),你叫黑脸,猪(朱)即黑,黑即猪(朱),说不定咱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于是,就和他拜了把子成了兄弟。得知他医术高明,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当时村里又正好缺医生,他就把他留在了村里。朱大度在村委院子里给他腾了两间房子,一间做药房兼医疗室,一间做厨房间住室,为他建起了村卫生所。因此他姓王名黑脸,村里同辈人有的叫他王黑脸,有的叫他黑脸王。青年人叫他黑叔、黑大爷,孩子们叫他黑爷爷。由于他为人热情,服务周到,有请必到,有求必应,深受村人好评。又由于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收费最低,穷人免费,他这些善行义举,就更加饱受赞誉,德高望重,老少拥戴,人人尊敬。谁家婆媳生气,夫妻吵架,都要找他去调解。他和支书朱大度是至交,和金石成也是好友。每当朱大度和金石成发生不快时,他都会从中调和,最终使二人和好如初。他们正说到这里,忽然田秀秀急匆匆跑进卫生所,大声喊道:“黑大爷,不好啦!朱支书和石成大爷在饭店里喝酒,喝着喝着就吵起来啦!”金学禄问他们为啥事吵架,她说好像是为窑厂用地的事儿。并说他们越吵越激烈,眼看就要打起来了,让他们赶快去劝解。

     闻听此言,三个人都大吃一惊,急忙忙跟着田秀秀向饭店跑去。

     这可真是:

     挖地烧窑惹事端,

     饭店再次起狼烟。

     要知此事咋了断,

     请你快把下回看。

     欲知事情结果,请看下回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