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回 少寡妇遇鬼缠身寝食难安 老光棍驱鬼施法骗奸结缘
    破除封建迷信,

     建设精神文明。

     争做新型农民,

     树立文明乡风。

     ——兰考民歌

     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鲜花。

     ——德国谚语

     且说侯二静说出他们的红娘是鬼魂,使金学禄和水金香都大吃一惊。他们好奇地问她到底是咋回事,她便给他们讲起了她嫁给杨大鼻的前前后后。

     她丈夫孙大胜葬身黄河后,她就一直很自责,很内疚,心里总有一种极强烈的负罪感。她悔恨自己当初不该给丈夫寄去那封‘画信’,逼得他连夜强渡黄河往家赶,才使他命丧黄河。所以,她一直认为,就是她自己害死了丈夫。在这种沉重的思想压力的作用下,她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慢慢地,她变得精神衰弱了,精神异常了,精神萎靡不振了。而且,她还正常头晕脑胀,精神恍惚,六神无主,丢东忘西。夜里,又经常失眠多梦,胡思乱想。有时呢,她还会突然被噩梦惊醒。她常梦见丈夫孙大胜浑身湿淋淋地站在面前,说他很爱她,很想她,并说要她跟他走,说着还伸手去拉她。她呢,知道他死了,当然不愿跟他走,就一面挣扎一面撕打,一面直往被窝里缩。他呢,见拉她不走,就径直钻进了她的被窝,又是搂她抱她,又是亲吻她抚摸她,最后,还要强行和她交合……她呢,只觉得浑身冰冷,浑身发抖,连吓带冷,猛然惊醒……醒来后,又感到精神极度虚弱,身体极度困乏,似乎真的做了那事一般。由于整夜不得安眠,白天自然头晕目眩,不思饮食,头重脚轻,少气无力。有时还半阴半阳,昏昏欲睡。更有甚者,有时在昏昏迷迷之时,忽然就会产生一种幻觉,只见丈夫孙大胜笑嘻嘻地朝自己猛扑过来,霎时间,她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在这期间,她自己的嘴就会不由自护地说些以丈夫的口气说的话,如多么的想妻子儿女啦,要正常来看他们啦,以后还要把他们都带走啦,等等。等清醒后,她对自己亲口说的话却一无所知。当众人学给她听时,她就很吃惊,很恐慌。有人告诉她,这叫鬼附身,借人口说鬼话表鬼意,并劝她请阴阳先生施法驱鬼消灾,免得以后鬼魂会给她和孩子带来伤害。还有人向她推荐了常在县城给人算卦相面的阴阳先生杨大鼻,说他看得好,施法灵,是当地有名的杨半仙。这杨大鼻真名叫杨大壁,是个云游乡里以相面算卦为生的单身汉,因为他天生的大鼻子,给人算卦相面时又常常仰着脸,?着个大鼻子,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所以人们就给他送了个外号——杨大鼻。

     候二静把杨大鼻请到家里后,他先问了她家里的详细情况,又问了她丈夫死后家里发生的异常现象。然后,他就在院内院外转了一圈儿,又在屋内外查看了一遍。他边走边看,两个大鼻孔还不住“啾啾”地使劲儿吸气,就如同警犬破案时利用嗅觉寻找犯罪的蛛丝马迹一般。这样查看一番之后,他就告诉她,她家里阴气太重,定有冤鬼作崇。现在,先要经过测试确定冤鬼是谁,然后再施法驱逐。

     于是,他取出一个大口瓶子,说里面是神水,能把鬼魂吸入瓶内,还能显示出是什么鬼。然后,他就拿着瓶子在屋内转了一圈儿,又把瓶子放在桌上。随后,他取出一张不大的黄表纸,让她看过纸上什么也没有之后,就把黄表纸放入瓶内。片刻之后,他把黄表纸取出来,又让她看,只见纸上竟然清清楚楚显示出“孙大胜”三个字。一见此景,她很吃惊,对他的测试自然深信不疑,对他的施法也很佩服。他接着说,为了让她更加相信,他还要再次验证一下。随后,他让她盛来半碗凉水放在桌上,又让她拿来一根竹筷和一段线绳儿,然后又让她从灶堂里拣来一小块经火烧过的土块儿。他用线绳的一头系在土块儿上,另一头系在竹筷上。然后,他手执竹筷,把土块儿吊在水碗上方,口中念念有词道:“怨鬼你是听,是否孙大胜,要是就显灵,随我令来行。请你东西走,请你南北行,请你转大圈儿,请你立马停............................”

     说来也真奇怪了,他的手明明一动不动,而那土块居然会随着他的指令移动,叫东西走就东西走,叫南北行就南北行,叫转圈儿就转圈儿,叫立马停就立马停,你说怪不怪?当时有几个人都在现场眼睁睁看着,都觉得不可思议。因此,都对他的施法信以为真。于是,他就告诉她,是她丈夫的怨鬼恋家不舍,经常来家作崇,来缠磨她祸害她。并说她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说不定还有生命危险,甚至于连孩子也不能幸免。她一听可吓坏了,急忙求他施法驱鬼。他说,既是家鬼,很难驱逐。待我施用仙气相逼,再以诚意规劝,内外夹攻,合力驱鬼,且看效果如何。于是,他先深吸一口长气,憋气不呼,绷脸鼓肚,紧握拳头,胳膊乱舞,对着屋内将肚中之气猛然喷吐。如此这般,几番运作,将屋内各处喷吐一遍。然后,他又在桌上摆上香案,口中默念了几句听不清是啥内容的经文,接着又念念有词道:

     怨鬼听真,

     速离家门。

     成神归庙,

     做鬼归魂。

     阴阳相克,

     岂能亲近?

     强行亲近,

     祸害家人。

     一世夫妻,

     百世之恩。

     儿女骨肉,

     血脉之亲。

     祸害他们,

     于心何忍?

     听我一言,

     离家归坟。

     少倾,杨大鼻又仰着脸哼着大鼻子“啾啾”地在屋内巡查闻了一番,说邪气没有了,想必冤鬼已去,便要告辞。她要留他吃饭,他说孤儿寡母的不容易,还是免了吧。她要给他报酬时,他也摇手拒绝说,他向来都是怜贫济困,乐于助人,对贫困弱势群体,从来都是免费服务。见他如此,她只有感激不尽,千恩万谢,心里也更加佩服他是个大好人了。觉得别人说他是骗子,实在是个误会,是太不公平了。

     通过那次驱鬼后,她家里还真的安静了好多天。可是没多久,她家的怪异现象又出现了。她晚上又开始做恶梦,梦见丈夫来缠磨。白天呢,她又开始鬼魂附身,胡言乱语。她无可奈何,只得又去找杨大鼻。杨大鼻依旧施法驱鬼,家里依旧安静数日,之后怪异现象又依旧复发。如此反复多次,每次杨大鼻都是有求必应,随请随到。除了不计报酬外,他每次来还都是给她带来一些礼物,如糕点,奶饮水果香肠之类。这使得她很难为情,心里对他的好感也越来越强烈。她之所以落了个猴儿精的外号,就是因为平日里精于算计,爱占小便宜。杨大鼻对她如此施恩施惠,自然讨得了她的欢心。以前听人说杨大鼻给人相面算卦看阴阳,都是骗人骗钱的,她开始还颇有同感。但通过以上的接触,她在心里完全推翻了这种说法,以为那都是人们对他的误解。他其实是个乐善好施的很不错的人。对于他所施的法术,她也不认为那是骗人的花招,而是很有效果的。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她对他的话总是深信不疑,言听计从,一丝不苟,字字照办。

     在几经反复之后,杨大鼻向她提出了一个根除冤鬼祸患的办法。他说家鬼难驱,这样反反复复,也不是长久之计。要想根除祸患,就得想法增强她自身的抗异力,让鬼魂邪气不得近身。她问他怎样才能增强自身的抗异力,他说那得需要她开放思想,放弃羞涩之心,脱去衣服,接受他传授的仙气神力,以此施法来增强她自身的抗异力。听他如此说,她登时就羞红了脸,摇了摇头沉默不语了。因为她明白,这样的施法,就意味着失身。他没有勉强她,让她好好想想再做决定。他还特别提醒她,这可是事关她和孩子生命安全的大事,让她务必拿定注意。后来,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为了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安全,她终于决定抛开一切羞耻之心,不计一切后果,接受他传授仙气神力的施法。他让她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嘱咐她屏气闭目一动不动,他一面反复的吸气鼓肚运作仙气,向她身上反复喷吐,一面又用双手在她身上左推右拿,抚摸揉捏。候二静虽然羞得面红耳赤,心跳“咚咚”,也丝毫不敢动弹。杨大鼻这样反复“施法”一阵之后,显然是淫心难耐,便猛地扑到了她身上.......................

     候二静见他如此施暴,似乎意识到了他早有此不轨之心,便想反抗挣扎。他见她想反抗,急忙声色俱厉地恐吓她说:“别动,别动,传授神力都是这样。别说是你,就是黄花闺女也不例外。不这样,就不能彻底输入仙气神力。不然,你和孩子早晚都会被冤鬼害死....................”听他这么一说,吓得她赶紧安静下来,乖乖地百依百顺地接受了他的“施法”.........................

     她被这样的“施法”之后,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这种“施法”确有效果,她家里的“异象”真的好久都没有发生过。这使她心中暗暗窃喜,心想如果真能根除冤鬼骚扰,从此家中相安无事,自己的付出还是值得的。可是,大概过了两个多月,她家的“异象”竟然又复发了,她只得又去请杨大鼻。杨大鼻似乎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大妹子呀,不管啥仙气神力,发挥的作用都是有限度的。功力消尽之后,都需要继续输入,这和我们治病需要按时服药是一样的道理。但是,我们要经常施法输入神力,显然是不方便的。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我怕那样会对你影响不好。所以我想,我们应该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保你一家永远平安,又能保全你清白的名誉................”她急忙问:‘’那用啥办法才能两全其美呀?‘’他似乎胸有成竹地说:“干脆我们就结婚吧!”

     虽然她早已觉察出他似有这样的意图,她对他也颇有好感,但当他正式向她提出时,她还是有些犹豫地说:“这太突然了,这是个大事儿,我得好好想一想。”通过三天的深思熟虑,她还是答应了他。因为为了全家的安全,她别无选择。既然离不开他,就又有接受他。她想,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再说,她认为他肯帮人,乐助人,还算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于是,她就决定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他了。

     听了她的讲述,金学禄和水金香的心情都很沉重。为了她悲惨地遭遇,为了她寡居生活地艰难,更为了她对封建迷信的错误认识。金学禄试探性地问她:“大娘,听人家说算卦相面都是骗人钱财的,你不认为是这样吗?”她摇摇头说:“我认为都是人们的误会。很多时候,他们算得还是很准的,还是能为人排难解忧的,还也应该算是为人民服务吧!要说收费,那也是应得的报酬嘛!”

     对于她的回答,他俩都觉得很有意思。水金香笑着开导她说:“大娘,您说他算得准,其实都是您被他蒙骗了。就像您刚才说的他能在黄表纸上显字,书上说,那字是他预先用白矾水写上去的,干燥后一点也看不出字迹,但是浸在水中后,白矾水写的字迹很不容易湿透,所以就重新显出字迹来。至于土块走动,那也许是他练就的‘手功’。因为你不明就里,所以就被他蒙骗了。”

     金学禄也附和道:“是呀,大娘,这事儿我也听说过,这是他们的惯用手法。”

     候二静点点头,又摇摇头,模棱两可地说:“姑娘,你们都是文化人,懂得多,你们说的也许有道理。”

     水金香又问她:“大娘,您现在的丈夫杨大鼻对您还好吧?”

     候二静摇摇头说:“他没有前夫对俺好,不但不宠爱俺娇惯俺,还和俺一样好吃懒做。所以,俺俩就常为吃嘴而发生矛盾,还闹过一些笑话呢!”接下来,她就给他们讲了两个关于他们偷吃嘴的笑话。

     有一次,他偷偷买来一兜儿煎饼和一瓶蜂蜜,要藏到他装卦书的柜子里去。当他刚把煎饼放进去,正要往里装蜂蜜时,被她发现了。她问他瓶里是啥东西,他骗她说是施法时使用的神水,有剧毒,人喝了就会被毒死,并嘱咐她千万别碰它。她不相信他的话,就在他赶集走后偷偷打开柜子察看,发现有一兜儿煎饼香味诱人,馋的她直流口水。她哪里还管得住自己的嘴,就狼吞虎咽地把煎饼全吃了。她吃完了煎饼,感觉口渴难耐。打开瓶子一闻,甜味浓郁扑鼻,知道是蜂蜜,就大口大口地全喝光了。他赶集回来后,发现不见了煎饼和蜂蜜,就急忙追问她。她承认自己饿了吃了煎饼。他问她为啥连神水也喝了,她说吃了煎饼后,怕他生气打她,心想喝毒水自杀算了,就把神水也喝了。听了她的话,他觉得一来自己偷吃嘴理屈心虚,二来她的话也入情入理,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也只有忍气吞声不言不语了。

     在他俩的哄笑中,她又讲了下面的一个笑话。

     由于孙大胜以前对她百般宠爱娇惯,使她养成了好吃好喝好享受的坏毛病,地里家里活一概不管不问。孙大胜死后,为生活所迫,她不得不改掉了这些坏毛病。正如人们常说的,有山靠山,无山独担。于是,她不但改掉了嘴馋贪吃的坏毛病,还承担了家里地里所有的活计。自从和杨大鼻结婚后,有依有靠了,慢慢地她就又变得好吃懒做了。为此,杨大鼻常常责备数落她,二人也经常拌嘴吵架。后来二人约定分工,他干地里活,她干家里活。另外,她是当家人,执掌家里财政权。丈夫算卦相面挣的钱,大部分交她保管。她手里有了钱,自然就想吃喝享受了。她有时赶集上会买好吃的偷着吃,有时趁丈夫下地干活时,她就在家做好吃的偷着吃。当时,有个走街串巷卖粽子的人,天天从她家门前经过,她就趁杨大鼻不在家时,常常偷买粽子吃。和她家相邻而居的黑寡妇,是个性格轻浮作风放荡的女人,又是个喜欢翻嘴调舌搬弄是非的女人。同时和她一样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她在家里开个赌场,杨大鼻爱赌博,常往他家里跑。黑寡妇为了捞取他的钱财吃喝享乐,便和他勾搭成奸。她见候二静经常偷买粽子吃,眼热心馋,就把这事儿告诉了杨大鼻。杨大鼻训斥她打骂她。她知道是黑寡妇坏的事儿,心里就恼她恨她,可自己偷吃嘴理屈词穷,又不敢找她理论,只有时时堤防她。为了既能经常吃到粽子,又不被黑寡妇发现,她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个两全之策。她暗中和卖粽子的人约定,每次她要买粽子时,就摇动一下自家院墙内的一棵小桐树,他就向小桐树下丢一个粽子。摇几下,就丢几个粽子。然后,她也把应付的钱丢到墙外面。这样,她不出大门就能买到粽子,黑寡妇自然也就很难发现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她既能吃上香甜美味的粽子,又没被丈夫发现挨打受骂,她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意外事件,终于使她的地下活动彻底曝光,也招来村人们对她的嘲讽和笑谈。

     那一天她外出不在家,杨大鼻把她家的一头刚上笼头的小驴驹儿栓到了小桐树上。小驴驹儿刚上笼头,自然不老实,又蹦又跳,不断挣扎。这时候,卖粽子的人正好过来,见桐树摇动,就向树下丢一个粽子。他见树还在摇动,就又丢了一个粽子。再摇,再丢...............后来,他把一筐粽子都丢完了,见桐树还在摇动,他只好向墙内大声喊道:“没有啦!没有啦!一共是二百八十块钱,快给钱吧!”他连喊几声没人应,却见桐树仍在摇动,就不耐烦地大声喊道:“告诉你没有了,还摇啥?一共二百八十块钱,还不快给钱?”他这样连喊数遍,还是没人应,还是没人给丢钱,桐树却一直在摇动。他只气得火冒三丈,就气咻咻地闯进大门要找女主人算账。他进门一看,却傻眼了。只见桐树上栓着一头小驴驹儿,蹦蹦哒哒不停蹄,把一地的粽子践踏得一塌糊涂。他急忙大喊大叫找女主人算账开钱,不一会儿就招来一大片看热闹的人。人们问明事情的原委后,情不自禁地暴发出一阵哄然大笑。她回家后看到这一幕,气得直跺脚,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他向她要钱,她不给,怨他人驴不分,乱丢粽子,说他咎由自取,损失自负。他说自己依约行事,并无过错,怨她以驴充人,才造成如此荒唐的后果,应负全责,理应赔偿他的全部损失。于是,二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互不相让,争执不下。引得众人不时发出一阵阵哄然大笑。

     候二静见那人一直纠缠不休,就蛮横地说:“粽子是驴践踏的,要赔偿,你找驴要去吧!”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卖粽子的人听这话,心中暗喜,心想你不给钱,我就牵你的毛驴顶账。于是他就兴冲冲地奔向毛驴,要牵毛驴顶账。那毛驴本来就怯生,一见生人来到身边,又惊又怕,先发制人,猛抬蹄狠踢过去。那人猝不及防急忙躲闪,踉跄踉跄跌倒在地,弄了个嘴啃泥。见此情景,人们又是一阵哄笑。那人狼狈不堪地爬起来,也顾不得要钱了,灰溜溜地溜走了。

     没几天,村子里就传出了这么一段打油诗:

     稀奇稀奇真稀奇,

     馋嘴婆娘偷嘴吃。

     为遮人眼定巧计,

     泡桐树下做交易。

     小毛驴儿不争气,

     一筐粽子塌成泥。

     你怨我,我怨你,

     怨来怨去怨毛驴。

     要牵毛驴把账顶,

     一蹄踢个嘴啃泥。

     听了候二静的笑话,水金香和金学禄都笑得前仰后合。他们正在说笑时,孙猴子突然闯进大门来,高声大叫道:“妈,不好啦!俺爸赶集回来,走到村口时,从自行车上一头栽倒地上,昏迷不醒啦!”

     候二静急忙问现在在哪里,孙猴子说正在村卫生所抢救。候二静一听拔腿就往大门外跑去,他们也都跟随而去。

     这可真是:

     儿子突然喊一声,

     吓得老妈猛一惊。

     不知丈夫是死是活,

     卫生所里看分明。

     预知杨大鼻性命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