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回 黑寡妇黑心欺儿媳 疯丫头疯抢幸福花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若想不被欺,腰杆要挺直。

     对待欺人者,一定要反击。

     ——中国谚语

     真正的爱情,只能用人品争取,不能用强暴掠夺。

     ——希腊谚语

     却说高大嗓,水金香和金学禄三人急步走向少妇,意欲问个究竟。他们走进才认出,少妇叫温小嫚,是村里黑寡妇的儿媳妇。高大嗓一把拉住她正要问话时,突然从岔道上冲出一位黑头黑脸横眉竖眼凶神恶煞般的老妇人,手里掂一根半截四棱橡胶带,一面恶声严气地喊叫道:“你这个小贱人,再跑我打断你的腿!”一面又向前面的温小嫚猛扑过去。

     高大嗓和金学禄都认得,她就是温小嫚的婆婆,赫五丫,外号黑乌鸦。丈夫黑狗死后,人们又称她黑寡妇了。她是村里有名的恶妇,心狠手辣,尖酸刻薄;好吃懒做,养汉赌博;吸烟喝酒,逞强欺弱。女人的恶习让她全占全了,在村里臭名昭著,恶名远扬。高大嗓早就听说她常虐待打骂儿媳妇小嫚,早就想打抱不平治治她,却一直没得机会。今天正好碰到她行凶,就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剎剎她的威风。于是,她向前一把拉住黑寡妇厉声喝道:“黑乌鸦,你给我站住!”黑寡妇本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见高大嗓声色俱厉,早有了几分怯意,便有些心虚地问:“二嫂,你要干嘛?”高大嗓斥责道:“你动不动就打人骂人,到底为啥?”黑寡妇却倒打一耙反咬一口:“这小贱人,不守妇道,懒惰成性,天过午了也不做饭。我催她做饭她不愿,就摔盆打碗撂脸子,这不是欺负老人吗?”高大嗓知道她在撒谎,就故意回头问小嫚是不是真的。小嫚委屈地直流眼泪,说她说得都是瞎话。说丈夫黑娃在养兔场没空顾家,婆婆整天抹牌赌博啥活不干,自己整天家里地里两头忙,累得腰酸腿疼一身病。婆婆不但不帮她,还天天找茬欺负她。今天上午因为地里活多回家晚了一会儿,婆婆就破口大骂,说她不做饭想饿死她。她怕婆婆再打她,吓得浑身直哆嗦,就急忙收拾盆碗做饭。由于害怕手发抖,不小心碗掉地上摔烂了。婆婆就说是摔她的脸,掂起橡胶带就打她,她就赶紧跑了出来。

     听了小嫚的哭诉,三个人都很气愤,纷纷指责黑寡妇。黑寡妇理屈词穷,却又不甘心服输,就蛮横无礼地大喊道:“你们是哪一路的神仙呀,要来管我家的事儿?我告诉你们,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她欺负老人,你们不帮我反帮她,这还有天理吗?今天我非教训她不可,我看你们就不要多管闲事啦!”说完,挣脱高大嗓的手,又要冲向温小嫚。

     水金香急忙护住小嫚,高大嗓和金学禄再次拦住她。高大嗓大声喝道:“黑乌鸦,我可告诉你,你这是家暴,是犯法的。”黑寡妇不明其意,“啥,假报?你是说我说的是假话?不,我说的都是真得......”

     高大嗓解释说:“你可真是个法盲,我说的是‘家暴’,是家庭暴力,就是打骂人,懂吗?”

     黑寡妇不以为然地说:“啥家暴?老话说,谁家的羊谁家牵,谁家的孩子谁家管。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像她这样的贱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教训自家的媳妇,犯了哪门子法呀?我打丈夫一辈子,后来被我打死了,谁也没动我一根毫毛。”说着再次挣脱二人又要行凶。

     高大嗓见黑寡妇不听劝说,仍然一意孤行,非常气愤地大声喊叫金学禄:“学禄,她执迷不悟不可救药,快打110让警察把她抓起来!”

     黑寡妇一听要让警察抓她,就像那热馒头蘸蒜水儿一圮半截,又如同孙猴子大闹天宫慌了神。只见她立马停止了行动,呆呆地愣了半刻,就急忙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陪着笑脸对高大嗓说:“二嫂呀,我的好二嫂,这么点小事儿就别麻烦警察了,我不打她还不行了吗?”她又转向温小嫚:“看在你二大娘的面子上,饶你这一顿,走,快回家做饭去吧!”

     小嫚仍然心有余悸,不敢跟她回去。她只好怏怏不乐地先回家去了。

     水金香忽然发现小嫚的脸上有伤痕,撩起衣衫还发现她身上也是伤痕斑斑,便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哭着诉说道,婆婆在家常打她,身上从来没断过伤疤。金学禄问她丈夫黑牛为啥不管她,她说丈夫虽然同情她,尽力保护她,但他也害怕恶婆婆,不敢明着顶撞婆婆。于是,她就把自己在家里的遭遇一古脑儿向他们倾诉了起来。

     原来,因为黑寡妇性格暴戾凶恶,在三里五村名声极坏,臭名远扬。黑牛呢长得又黑又丑,虽说憨厚老实,却是生性懦弱,没本事没能力,用当地的话说就是太玄。家里呢,又很贫穷。所以呢,年近三十还没有娶上老婆。他家三代单传,眼看着在他这一代就要绝后,这可急坏了黑寡妇。她为此事整天闷闷不乐,愁眉不展;睡觉不香,吃饭不甜。后来,儿子黑牛学会了养长毛兔,家里慢慢有了点积蓄。在一次去县城卖兔毛时,他意外地捡了一个被遗弃的有病女婴。虽说为给女婴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但黑牛却因此成了名人,上了报纸电视和网络,受到了网民的点赞和政府的表彰。温小嫚呢,她也是一名孤儿,也是从小被父母遗弃而又被好心人收养的弃婴。所以她看到黑牛的事迹后,对他高贵的品德很感动,很崇拜。当她得知黑牛还没有结婚时,便不顾家人的竭力反对,毅然决然地来兰考,和黑牛组成了家庭。

     她说自己刚和黑牛结婚时,婆婆还是很喜欢她的。因为她在儿子找不到媳妇的情况下,她走进了他们的家,使她看到了她家传宗接代的希望。但在小嫚进门三年不生孩子时,婆婆对她的态度就急转直下了。她天天找茬无事生非,指桑骂槐打鸡骂狗。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她不但天天啥活不干打牌赌博,还常和一些儿不三不四的男人调情鬼混。村子里流言蜚语满天飞,吐沫星子淹死人。人家背后指指点点,让儿女们在村里抬不起头。她曾好意劝婆婆自重,主要影响。没想到婆婆不但不领情,还暴跳如雷对她破口大骂,骂她自己光吃食不下蛋,还瞎操别人的闲心,是家里的灾星。从此后,婆婆就更加对她怀恨在心,吹毛求疵挑毛病,打她骂她,把她当成出气筒。做饭晚了打她,饭菜咸了淡了打她,衣服洗不干净了打她,地里庄家长不好了打她,家里养的猪羊不下崽了鸡鸭不下蛋了也打她。说她自己不生娃,养的猪羊都不下崽,喂的鸡鸭都不下蛋,是个生就的扫帚星,害得她家断子绝孙。总之,一步顺心就打她骂她,她常常被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她娘家在外地,她在这里举目无亲,无依无靠。丈夫黑牛生性懦弱,虽说心里疼爱妻子,却不敢抗拒母亲保护妻子,只能暗中劝她帮她体贴她。她曾经绝望地喝农药自杀,但也许是老天怜惜她年轻心善,人不该死命不该绝,被丈夫及时发现送医院抢救后死而复生。她越说越难过,越说越悲伤,越说越痛心疾首痛心绞肠,痛哭流涕痛不欲生。

     水金香听得心动神伤,决意要向派出所报案为她讨公道,却被温小嫚拦住了。她说自己也有责任,不生孩子是自己的过错,婆婆求孙心切,也是可以理解的。盼只盼老天看眼,让自己以后能生个儿子,也许自己的灾难也就过去了。水金香听她说得也有道理,只好对她百般劝说多方安慰一番。最后水金香还给他讲解了国家对有关家庭暴力的法律条文,嘱咐她要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受到虐待时要向政府求助。他们把她送走之后,才向村里走去。

     在路上,水金香忽然想起刚才黑寡妇说的打死丈夫的话,问高大嗓到底是咋回事。高大嗓说,她丈夫黑狗是在一个下大雨的夜里死去的,当时她对人说是得急病死的。可后来她的孩子们透露说,是她逼着丈夫上房盖漏雨的房顶,丈夫怕摔下来硬是不干。她见丈夫竟敢不听她的话,只气得火冒三丈,顺手抓起炉灶旁的火钳,朝丈夫劈头盖脸地猛打起来。只听丈夫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事后,她隐瞒真相说丈夫暴病身亡。几年之后,孩子们挨打时和她顶嘴,才顺口说出了此事,当时就遭到了她的一顿拳脚。今天,她也是一时冲动无意说出的。

     水金香又不解地问:“一个女人怎么就这么黑心歹毒呢?她从小就是这样吗?”

     高大嗓说:“她不是本地人,是安微徐州人,小时候是什么样咱也不知道。”

     水金香又问:“安微徐州人,那她怎么跑到兰考啦?”

     高大嗓接着讲述道:“那时候生活很困难,黑狗因为长得黑,家里又穷,年近三十还没有娶上媳妇,那年他光棍一条去徐州一带要饭,来到一家人家。他看见一个黑脸丫头在厨房刷锅,就站在大门口喊道:“盛两口吧!盛两口吧!”那黑丫头告诉他说:“吃罢饭了,没啥给你啦!”他就说:“刷锅的那一口黑里也中啊!”那黑丫头听出他话里有话,可气坏了,顺手抓起灶前的烧火棍要揍他。他见大事不好,拔腿就抱。那黑丫头领着家里养的一条真黑狗在后面穷追不舍......”

     水金香见她停住不说了,追问道:“那后来呢?真黑狗没咬假黑狗?那黑丫头打没有打黑狗呀?”

     高大嗓笑着说:“也该黑狗那小子有福气,后来他不但没被狗咬没挨打,还把那黑丫头给娶回来当媳妇了,要不咱村也就没有这个黑寡妇了。”

     水金香又好奇地问:“二大娘,那到底是咋回事呀?”

     高大嗓想了想说:“要细讲呢,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这样吧,关于他俩的事儿,你二大爷后来还编了一段顺口溜呢!我给你们念一念,你们就啥都明白了。”于是,她回忆思索片刻,便给他们念起来:

     说黑狗,道黑狗,

     黑狗要饭到徐州。

     “盛(成)两口,盛(成)两口,”

     惹怒黑妞黑丫头。

     黑丫头唤来真黑狗,

     真黑狗追赶假黑狗。

     一直追到高粱地,

     黑狗地里摔跟头。

     真黑狗扑向假黑狗,

     吓坏了一旁的黑丫头。

     急忙赶跑真黑狗,

     向前扶起假黑狗。

     一是少女怀春,

     一是君子好逑。

     四目相对接电火,

     黑狗急把黑丫搂。

     一个是春兴大发,

     一个是半推半就。

     搂搂抱抱地上滚,

     你欢我笑乐悠悠。

     黑狗一心爱黑丫,

     黑丫一心恋黑狗。

     难割难舍难分离,

     二人私奔离徐州。

     来到兰考美人店,

     茅草屋里度春秋。

     水金香和金学禄听得眉飞色舞,乐不可支。水金香笑着说:“俺二大爷可真不愧是‘金有才’呀,这歌儿编的太好啦!又是‘真黑狗’‘假黑狗’,又是‘黑狗’‘黑丫头’真真假假,变幻无穷,可真是妙趣横生妙笔生花呀!那后来呢,她来到村里之后又有什么故事呢?为啥人家又叫她黑乌鸦呢?”

     高大嗓想了想说:“后来大家才知道,她在娘家姐妹们中排行老五,乳名叫五丫。后来发现她说话总是恶声恶气的,很难听,就像乌鸦叫,就给她起了个外号“黑乌鸦”。再后来,她死了丈夫,便又称她为黑寡妇了。”

     水金香又问:“她有几个孩子?她的孩子长得也和她一样黑吗?”

     高大嗓笑道:“那当然,啥种出啥苗,啥树结啥桃嘛!爹娘都黑,孩子要死白了,那不就麻烦了吗?”说到这,高大嗓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趣事儿,“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水金香问她笑什么,她便又津津乐道地给他们讲起黑五丫生孩子时的趣事来。她说,黑五丫长得黑,又爱穿黑衣服。再加上她本来就长得腿短粗腰******,怀上双胞胎后,肚子就更大了,腿也显得更短了。走起路来,******左跩右跩,大肚子左摆右摆,就活像一只快要生崽的黑母狗一般。她丈夫呢,又正好叫黑狗,所以村里人就名正言顺地又送给她一个外号————黑母狗。她临盆时是八月初一,当时她正在场里摸黑打黑豆。俺两家的场正相邻,是我给她接的生。你二大爷那个老东西不主贵,生就的心痒嘴痒,遇啥事儿都爱瞎编胡诌几句。事后,他又给他们编了一段顺口溜。不过,这次他又怕人家大月子里生气落下病来,没敢公开宣扬,只是俺俩内部偷偷传诵,一时取乐而已。说到这儿,她又不再言语了,好像现在也不愿公开宣扬似的。在水金香和金学禄的一再要求下,她才压低声音念起来:

     美人店,紧东头,

     住着一个黑老头。

     娶了一个黑丫头,

     外号又叫黑母狗。

     八月初一黑月头,

     黑丫头摸黑打黑豆。

     渴了喝碗黑面粥,

     饿了啃个黑窝头。

     忽然一阵肚子疼,

     急忙回家躺炕头。

     生下一对龙凤胎,

     就像两个黑泥鳅。

     喜坏一对黑夫妻,

     笑容满面黑油油。

     女孩取名叫黑美,

     男孩取名叫黑牛。

     大人孩子一窝黑,

     进他家就像旅游到非洲。

     高大嗓一念完,立马引起二人的一阵爆笑声。

     金学禄又问:“二大娘,那时候黑寡妇的心眼儿就是这么坏吗?”高大嗓说:“不,那时候她不是这个样子。其实她今天这个样子,完全是黑狗惯出来的。那时黑狗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当然把她看得宝贝似的。特别是她生下两个孩子后,更是把她捧上了天,处处对她百依百顺,附首贴耳。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你把她捧的越高,她的野心就越大。后来,她就成了家里的太上皇。最终连黑狗也被她打死了。这也是黑狗自作自受祸由自取啊!”

     高大嗓领着他俩边说边走,不大一会儿,便来到了村里的“槐抱椿”树旁。

     这时候,有不少村里的男男女女正坐在树荫下纳凉聊天。大家见高大嗓领着金学禄和一个漂亮的姑娘走过来,便一窝蜂喊叫着嬉闹着涌到她们面前。刹那间,人们立时被水金香的美貌所吸引所惊呆了。静场,好大一会儿的静场。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她,她就像一朵娇艳无比的鲜花,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她又像一杯醇香四溢的美酒,陶醉着众人的心灵。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全都看呆了,看傻了,看得迷迷糊糊如醉如痴了。谁也不转身不回头了,谁也不出声不说话了。爱美之心人皆有,男人们自然是因为对绝色异性的爱慕使然,而女人们呢?是敬慕,是嫉妒,还是二者兼而有之呢?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就连树上刚刚还“叽叽喳喳”乱叫乱嚷的鸟儿们,一时间也噤若寒蝉鸦雀无声了。但不知它们是因为只顾惊羡欣赏她的美貌无暇鸣叫呢,还是觉得自己和她相比自惭形秽自叹弗如,而不敢大喊大叫怕引人注目自找难看自讨没趣呢,这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静场过后,紧接着就是人们对水金香的一片评说赞誉和议论声:

     “她是谁呀?”

     ”好漂亮哟!“

     “真美丽呀!”

     “她来咱村干什么呢?”

     面对大家的赞誉和疑问,高大嗓立即发表了一番解说:“好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姑娘叫水金香,是学禄的同学,也是他的女朋友。用咱乡下人的话说,就是对象。她的名字很有意思,水是水灵灵的水,金是金灿灿的金,香是香喷喷地香。也就是说,她不但长得水灵漂亮,身上还有一股香喷喷的体香,而且是真香而不是假香。不信,你们就来闻一闻嘛!”她的一番幽默风趣的解说,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这时候,从近处“马大宁商店”里走出来一位矮胖粗腰小头******的中年妇人,手里·掂一箱冰红茶,她就是村会计苟大锤的妻子马大宁。因为她长相不匀太马虎,小个小头******,所以人们背后又叫她马大腚。你可别看她个小头小,脑汁儿心眼儿可不少。售假货,把人骗,以次充优赚大钱。不怕别人捣脊梁,也不怕别人骂祖先。所以,有人叫她精细鬼,也有人叫她骗人精。只见她两个大腚锤儿一跩一跩来到人群旁,高声大喊道:“冰茶冰茶,清香牌冰红茶,香味扑鼻,又凉又甜,解渴降温,一瓶五元;好喝不贵,马上就完。快来买快来掂啦!”见没人买,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一面往人群里挤一面喊叫着:“哎,哎,让一让,让一让。村里来了大美人,先睹为快呀!让我过去瞧一瞧,开开眼界呀!”她挤到水金香面前,一面观赏一面夸赞,“好漂亮!好可爱哟!好水灵,好迷人哟!”她随即转向金学禄,“学禄呀,这么水灵的女朋友,你可得好好珍惜呀,可得好好养护呀,用啥养护呢,用水!既然她姓水,长得又这么水灵,那可不能缺水呀!”她边说边把两瓶冰红茶递给他们,”给,快喝了解解渴降降温,一瓶五元,物美价廉啊!实话告诉你们吧,我这清香牌冰红茶不光能解渴降温,还内含高级香精,喝下去,连出汗都是香的。经常喝呀,你就能变成香美人啦!“

     水金香和金学禄只好接茶在手,并向她表示感谢。当金学禄向她付钱时,她假意推让一番,就喜滋滋地收下了。见他二人把茶喝下,她又见缝插针地施展开了她的广告才艺。只见她慢慢凑近水金香,故意使劲儿耸了耸鼻子吸了吸气,大声惊喜地叫道:“嗬,看看,这才喝下多大会儿呀,身上都有一股香味儿了。你要是常喝我的红茶呀,肯定能变成香美人的。水姑娘啊!我可告诉你,咱美人店村那可是美女如云呀!你想啊,美女不多,能叫美人店吗?现在已经有九大美人了,你看,有黑美人白美人,高美人低美人,胖美人瘦美人,还有疯美人小美人和假美人,你来了,有多了一个真(金)美人,这可是十全十美呀?”随后,她又转向人们喊道:“咱村的大姑娘小媳妇们,谁要想当香美人,那就请喝我店的‘清香牌冰红茶’吧!”

     不知是因为天热,还是因为她的宣传起了作用,还真的有不少人买了她的冰红茶喝。不大一会儿,一箱子冰红茶就卖完了。这女人,可真是个骗人精。她的目的达到了,就得意洋洋地DAPIGU一跩一跩地走出了人群。

     马大腚走后,高大嗓才想起向爱情树求福的事来。她先领着水金香和金学禄围绕着槐抱椿树欣赏一番。水金香一面欣赏,一面口中啧啧称奇。这棵树实在太神奇啦!不光大部分树干缠绕在一起,就连枝枝桠桠也都互相扭结在一起。槐叶椿叶纷繁参差,花花搭搭,槐中有椿,椿中有槐,互相拥抱,相偎相依,密不可分,合为一体。面对此情此景,不由令人会想起一位名人的一句名言:“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多情?“这时候,你就更会把它看成是一对互相拥抱的热恋情侣,而对他们至死不渝永结同心的执着爱情充满同情和敬佩之意了。于是,水金香一面参观欣赏,一面连声赞叹:”太神奇啦!太神奇啦!........................“

     随后,高大嗓指导他们举行求福仪式。她让他俩双双下跪,向爱情树三叩头。可是,作为现代大学生的水金香,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一棵树磕头,这实在让她有些难为情。于是,她就犹犹豫豫不肯下跪。金学禄不愿难为女友,问高大嗓能不能采用别的方式。高大嗓说那就按城里的规矩三鞠躬。不管用啥方式只要心诚就灵。于是,水金香和金学禄就向槐抱椿树三鞠躬。然后,高大嗓就教他们念求福歌。她念一句,他俩学一句:

     敬爱神,求爱神,

     赐爱赐福惠小人。

     夫妻恩爱幸福多,

     永远不忘爱神恩。

     高大嗓一连念了三遍,他俩也跟着学了三遍。接下来,该向爱神求“福礼“了.所谓“福礼”,就是爱神赐给求福人的礼物。春天,当爱情树开花时,“福礼”就是雪白的槐花和粉红的椿花,人们也把这种花叫幸福花。男的摘下一束槐花当场吃下,女的摘下一束椿花当场吃下。吃了幸福花,就算“受福”了,以后就能得到爱神的庇护,就能获得婚姻生活的美满幸福。而在其他季节,没有幸福花,那就退而求其次,男的摘一片槐叶当场吃下,女的摘一片椿叶当场吃下,也就算“受福”了,以后也能得到幸福。眼下正值夏末秋初,高大嗓也只好让金学禄上树摘树叶作为“福礼”了。但是,当金学禄上到树上正要摘树叶时,他却惊喜地指着密叶深处大叫起来:“嗬!——你们看,幸福花!”大家一齐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在树叶繁茂的间隙,竟然真的有两束美丽的花儿。一束是雪白如玉的槐花,一束是粉红如霞的椿花,在满树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是那么的醒目,那么的珍贵,那么的艳丽,那么的迷人!金学禄麻利的摘下两束幸福花,跳下树来举在手上让大家欣赏。

     面对这两束反季节而开放的幸福花,大家是个个震惊,人人称奇,议论纷纷,众说不一。这时候,有一个高个老头儿阴阳怪气地说:“此花逆时而开,必有原故啊!顺着昌,逆着亡,草木不时而发,必是妖孽做怪,莫非我错要有祸事发生了。”这高老头儿名叫杨大鼻儿,是村里经常装神弄鬼的神汉。这时候,他又想借此机会造谣惑众,从中谋利。高大嗓立马驳斥,她说:“杨大鼻儿,你别胡说八道蛊惑人心,草木逆时倒开花时有发生,说什么妖孽作怪呀?再说,即使有原故有灵性,也是好兆头,也该应在水金香身上。你们想,她这么个大美人今天来咱村,这不是大喜事吗?历来草木通人性,何况这棵有灵性的爱情树呢?村里来了贵人,草木皆喜,喜迎贵人,当然要开花表示欢迎啦!”对高大嗓的说法,众人都表示赞同。

     这时候,高大嗓又给大家讲起了她娘家村里发生的一件怪事。她说,有一家的院子里有一棵合欢树,一次三兄弟分家,那棵合欢树便枯萎了。后来,他们都很受感动,就又合在一起过了,那棵合欢树便又繁荣兴旺起来。他们都很为草木的通人性而感动,就再不提分家的事儿了。

     听了高大嗓讲的故事,大家都坚信这棵爱情树此次开花是吉兆。为了让大家相信爱情树的灵性,她又津津有味地给大家讲起了她当年向爱情树求子的故事。据她说,她当年结婚多年都不生育,本来不相信迷信的她,也学着别人向爱情树求起儿子来。那天晚上夜深人静后,她悄悄摸到槐抱椿树下,先向爱情树磕了三个头,然后就低声反复念叨跟别人学来的求子歌:

     敬爱神,求爱神,

     恩赐贵子给小人。

     子孙兴旺耀门庭,

     永远不忘爱神恩。

     她说,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的两条胳膊变成了两只翅膀,在空中悠然自得地飞呀飞。忽然,她遇见一位美丽的仙女,那仙女一把拉住了她,说要送给她一件宝物。她问仙女是啥宝物,只见那仙女一伸手,就从空中摘下一颗金灿灿亮闪闪的小星星。仙女让她张开嘴,然后用手指轻轻地一弹,就把那颗小星星弹到她嘴里了。她当时还感觉到那颗小星星在她嘴里一动一动的呢。她很害怕,想把它吐出来。但是不仅没能吐出来,还不由自主地把它咽到肚里去了。那位仙女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就笑着安慰她说:“你别害怕,咽下它你就会怀孕生子了。它是天上的一颗小星星,受了日月精华的润泽,已经很有灵气了。将来你生下的儿子会很聪明的,也会一生富贵做官耀祖的。但要切记,做官莫贪,一心为民。不然,是会受到老天惩罚的.....................”说完,那仙女笑盈盈地猛推她一把,她才猛然从梦中惊醒。回忆梦中情景,历历如在眼前。奇怪的是,此后她就真的怀孕了,后来就生下个又白又胖的儿子。想起儿子是小星星变的,就给儿子起个乳名叫小星,大号叫金星。儿子小星果然很聪明,从小学到大学,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毕业后还当了干部,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她一直以为,梦中的那位仙女就是爱神春花姑娘。所以她说这两束花正是爱神特意赐给他俩的幸福花,预示着他俩未来的爱情婚姻美满幸福。听了她的话,水金香和金学禄都喜笑颜开了,众人也都为他欢呼起来。高大嗓催促金学禄和水金香把幸福花吃下去,说别辜负了爱神的一片好心。

     金学禄毫不犹豫地先把那束槐花吃掉了,还咂着嘴直喊好甜。然后,他又把那束粉红色的椿花送到水金香面前。水金香从小生长在城里,平时生活很讲究卫生,面对着刚从树上摘下来上面还沾着尘土的椿花,她怎么会当场吃下去呢?于是她还犹犹豫豫的一直不愿吃下去。没想到正在她犹豫不决似接不接的当儿,突然有一个女人尖声大喊到:“她不吃,我吃!”说着,她就猛然地冲向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过金学禄手中的幸福花一口吞了下去。这突然的变故,让人民大吃一惊。众人举目看时,不禁异口同声地惊呼道:“啊,是疯姑娘!”然后又纷纷指责道:“夺人幸福,真是胡闹!“

     这可真是:

     爱会使人癫狂,

     爱会使人疯傻,

     爱情之路无坦途,

     荆棘丛中有爱花。

     那么,这疯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呢?她又为啥如此厚颜无耻当众夺人幸福呢?她和金学禄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事情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