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回 白寡妇白话认义子 金学禄真心得爱情
    真诚,忠心,这是爱情的桥梁。

     ——中国谚语

     宁嫁拙口笨舌实心汉,不嫁油嘴滑舌骗人精。

     ——俄罗斯民歌

     话说金学禄领着水金香正要往家里走,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喂,二位慢走,等等我!”他二人回头一看,都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来人是他们的大学同学白莲,她也是美人店村人,她母亲是村里有名的白寡妇。

     这白莲紧走几步追上他俩,一把拉住水金香的手含笑责备道:“你们两个好没良心,如今成双成对比翼双飞了,就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就把我这个大媒人给忘得一干二净了。”水金香急忙解释说:“好妹妹,你别误会,我们这才刚进村,还没来得及登门拜访呢!”白莲又转向金学禄,故作生气地说:“我说干哥哥,这不怨水金香姐姐都怨你。你这闷葫芦也太闷了吧,你领女友来认门,也不告诉我这大媒人。你这还没娶进门哩,就把我给扔了。突然之间把金香姐给领进村了,害得我也没去接一接,这多失礼呀!”

     金学禄也忙含笑赔礼:“好妹妹,好妹妹,实在对不起,请你别生气。我们也是临时决定,没来得及告诉你。还请你多多原谅,原谅你哥哥粗心大意。”

     白莲含笑瞪他一眼:“原谅你,哼,没那么容易!走,跟我去饭店。今天金香姐第一次进村,为了给她接风洗尘,我做东请客。待会先罚你三杯酒,严惩不贷!”

     金学禄急忙说:“莲妹妹,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金香是我女友,接风洗尘也得我做东,你不能喧宾夺主呀!”

     白莲笑道:“好好好,这次让给你,下次可该我做东了。”

     三个人边说边笑地向村里的饭店走去。

     听了他们这番对话,你们一定会问,白莲亲亲热热地叫金学禄干哥哥,又自称是他和水金香的大媒人,那他二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呀?要说这事呀,那可真是汽车胎里装弹簧,大弯里面套小弯儿,弯弯儿可多啦!

     金学禄从小就命运不济,四岁时母亲病故,是父亲金石成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他小的时候,正逢农村改革分田到户的年代。那时候农业机械化程度还很低,农业生产基本靠畜力人力。父亲金石成是又种地又顾家,又当爹又当妈,里里外外一把手,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但是,他又是个人如其名名符其实的实诚人,是个乐善好施从善如流的贤德人。说实话办实事肯帮人乐助人是他的天性,也是他坚守不渝的人生信条。从他当年收养有病弃婴金学礼和长年帮扶寡妇白天仙两件事,便可对他的高尚品格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他进县城买东西,在某医院大门外发现一个因有病被遗弃的男婴。当时那男婴被一个破棉袄包裹着,仍然被冻得浑身发抖。从他沙哑微弱的哭声和发青的脸色,就显然可以看出是个有病的婴儿。别人趴麻烦都悄然离开,只有他大发慈悲怜悯之心,毫不犹豫地将婴儿揣进怀里抱回家中。为了不忘当年干爹张钦礼的救命之恩,他给男婴取名叫金学礼。经医生诊断,小学礼是因患破伤风而落下的后遗症,智力低下,口齿不清。后经多方诊治,虽然大有好转,但人落下个憨直心实舌笨口吃的毛病。

     他长年帮扶寡妇白天仙一家的事,多年来也一直在村里被传为美谈。白家和他家是近邻又是地邻,是村里有名的特困户。白天仙当年是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她天生丽质,肌肤白亮细腻,脸蛋白润鲜嫩,美艳动人,又长一口洁白如玉的糯米小牙,所以人们都称她白寡妇。她三十多岁就死了丈夫,膝下有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女儿。俩女儿都随她的姓,大女儿叫白莲,二女儿叫白菊。另外,她家还有一个常年瘫痪在床的婆婆。育女养老,还有十余亩地要耕种,这一切繁重的生活负担,全压在一个妇道人家瘦弱的身上,实在是不堪重负。许多时候,该种的庄稼种不上,该收的庄稼又收不到家。既是近邻又是地邻的金石成,目睹白家如此艰难的家境,怎么会忍心置之不理呢?他很想去帮她,但又不无顾虑。为啥呢,因为他是个光棍,她又是个寡妇。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孤男寡女来往频繁了,相处亲密了,自然就难免会有人说闲话。他是个很注重名声的男人,不想落下踹寡妇门的恶名。但是呢,惯于帮人解难救危乐善好施的秉性,又促使他必须去帮扶她救助她。他想,如果为了保全自己的好名声,就见难不帮见死不救,那自己还算个男人吗?那保全这种好名声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经过反复的思前想后,他最后坚定了一个信念:身正不怕影斜,脚正不怕鞋歪,自己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自己走自己该走的路,让别人随意去说吧!于是,他便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对白家力所能及的全方位的帮扶救助。地里活,他人力畜力齐上阵,夜以继日不怕累。家务事,他为老人请医拿药,卖棉花卖粮食买化肥农药,大事小事处处上心,有求必应随叫随到,无求自己也找上门。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他的这种竭尽全力全方位的帮扶救助,是真正纯粹的无私奉献。对于她的任何感激回报,他都断然拒绝。

     有一年麦收,天眼看要下大雨。他帮她家拉麦拉到半夜,又帮她家垛麦垛到黎明。麦刚垛好盖好,大雨就下起来了,把他淋得浑身透湿。她很感激他,急忙拿出丈夫原先的衣服让他换,又备下一桌酒菜让他吃,但却被他断然拒绝了。她本想借此机会接近他引诱他的,见他如此态度,便进一步用语言挑逗他。她说她对他这种正直诚实忠厚善良的男人很敬佩,很爱慕。说为了感激他对她家的帮助,她愿意用一切去回报他。说着,她就要去帮他脱湿衣服,没想到他又果断制止了她。他说,咱俩都是正经人,咱都要自尊自重。咱两家的情谊是纯真的,咱不能给别人留下说闲话的把柄。最后,他言辞恳切地对她说,他也很敬佩她的人品,也很爱慕她。并说如果他们有缘,以后会有机会走到一起的。现在如果因为帮她而接受她这样的回报,行苟且之事,这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只有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之辈,才会做出这种不齿之事来。说完,他就毅然决然地冒雨离开了她家。

     白寡妇事后对人说,金石成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男人,是个能够抵得住女人的诱惑而坐怀不乱的真正的好男人。她还说,这样的好男人是很少的,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感情泛滥的社会里,这样的好男人是少之又少的稀罕物,几乎是即将灭绝的物种了。她最后说,她要是当上人大代表,她会提议把这样的好男人定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白寡妇对金石成这个崇高的评价,是她把他和别的男人作比较之后得出的。她对性格朴实安分守己也很爱她的丈夫朱二憨是很满意的。她丈夫死后,曾有不少人先后给她说媒劝她改嫁,大伯哥朱大度也曾千方百计地劝她改嫁离开村子。但缘于她自己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她死活都不肯离开美人店。后来,村里也有不少男人,包括未婚的和已婚的男人,因为垂涎于她的美貌,都采取各种手段利用各种机会,企图想得到她占有她,但都被她利用各种心计采取各种策略给制止了避开了。就连大伯哥朱大度那年麦收的夜里在打麦场上对她的百般纠缠和疯狂强暴,都被她坚决地阻止拒之“体”外了。尽管她因此得罪了朱大度,后来给她家招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但她从来都毫不后悔和遗憾。因为她认为,为了保护自己高尚的贞操神圣的人格和清白的名誉,遭受任何其他的损失都是值得的。

     尽管金石成和白寡妇都是正经人,他们的关系也是清白的,但是,每每见到他们频繁的交往和亲密的交谈,那些爱说三道四的长舌女长舌男们,总是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他们的事添枝加叶添油加醋,胡编乱造些他们的风流韵事来。什么雨夜同席借酒调情了,酒后乱性脱衣上床了,等等之类的光棍寡妇****无度的桃色新闻来。这类新闻,也正是最能吸人眼球迷人理智的东西。正如人们常说的:谣传人信,淫传人怀。话经十张嘴,长虫也长腿。经过多人的传说,越传越玄乎,越传越逼近,后来连不相信的人也就信三分了。他们会说,如果没有这样的事,那金家和白家不沾亲不带故的,为什么会交往那么密切呢?也许是真有其事吧!

     那年麦收时节,金石成在打麦场上给白家翻晒麦子,白寡妇领着几个孩子在一旁的树荫下玩耍。为了争骑碾场的石磙玩,几个孩子吵闹起来。白寡妇一边拉过两个女儿一边哄她们说:“莲儿乖,菊儿乖,先让哥哥骑,好吗?”小白莲不满地瞪着母亲说:“妈妈,你真是个偏心眼儿,你总是向着哥哥,不向我们……”她的这句话,把金石成和白寡妇都逗笑了。白寡妇笑着说:“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可就学会提意见啦!”

     也难怪小白莲提意见,平时白寡妇对金学禄也却是疼爱有加,甚至胜过疼自己的亲生女儿。好吃的总是先紧着他吃,好玩的也总是先紧着他玩。这一点,就连金石成也看出来了。他想,这可能是因为白家只有两个女儿而没有儿子,是个阴盛阳衰的“小女人国”,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才导致她视男孩儿特别珍贵的缘故吧!

     小学禄骑在石磙上,两只脚踏在石磙框上,小嘴里还唱着从小跟他妈妈学来的儿歌儿:

     小白孩儿骑白马,

     一骑骑到姥姥家。

     我向姥姥问个好,

     姥姥夸我好娃娃。

     白寡妇拍这手直夸学禄唱的好。然后她又问他:“禄儿,你还会唱啥歌儿呀,再给婶儿唱一个。”

     小学禄歪着头想了想,就又接着唱道:

     风吹树叶哗啦啦,

     小兔在家等妈妈。

     妈妈妈妈快回家,

     给我捎个大西瓜。

     这时候,金石成翻完了场,来到树荫下歇息。听了儿子唱的歌儿,忽然勾起了他对妻子的回忆,登时就面露凄然之色。

     小学禄也想起了妈妈,他很是伤感地拉着金石成的手问:“爸爸,我妈妈到底去哪啦?她还会回来吗?”

     金石成安然神伤地望着儿子说:“你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小学禄又说:“爸爸,咱村小红没了妈妈,她爸爸就又给她弄来个新妈妈,她爸爸是从哪儿弄来的新妈妈呀?你也去给我弄来个新妈妈,好吗?”

     金石成哄他说:“孩子呀,人家是从会上买来的新妈妈。可爸爸没钱,向哪去给你买新妈妈呀?”

     听了爸爸的话,小学禄也感到很无奈,很苦恼。想了想,他又很天真地说:“那就等我长大后,挣了钱自己买新妈妈吧!要不,人家都有妈妈疼爱,就我没妈妈疼爱,我心里也怪难受的……”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小学禄这番话,说得金石成也很伤心。他一面给儿子擦眼泪,一面把儿子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望着父子俩的悲伤情景,白寡妇也跟着伤心地擦眼抹泪。过了一会儿,为了打破僵局,扭转他们的悲伤情绪,她强装笑颜把小学禄拉到自己怀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随口说道:“孩子,往后我就当你妈妈,你就当我儿子,好吗?”她这句话,看似随口说出的闲话白话,实际上她也有投石问路试探金石成的意思。

     听了她的话,金石成先是一惊,后又若有所思片刻,然后就一本正经地跟白寡妇说:“他婶儿,我就让学禄做你的干儿子吧!咱两家攀个干亲家,以后我帮你家干活儿也就名正言顺了,也省得别人说三道四啦!”

     闻听此言,白寡妇立马喜形于色:“这样好!这样好!”

     就这样,白寡妇一句白话,就认下了金学禄这个干儿子。从此以后,她对金学禄就名正言顺地疼爱有加了。有好吃的,总是紧着他吃,有好玩的,也总是紧着他玩。相比之下,就对两个女儿有了些疏忽。两个女儿虽然时有怨言,但也无奈。日子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也只得把金学禄当成亲哥哥相待了。

     从初中到高中,金学禄和白莲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上学放学,也都是结伴而行。无论男女,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人类的初级本能和初级感情都进入了萌动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青春期。这个时期,他(她)们都会渐渐地滋生出接近异性的好奇心和神秘感,心里都会产生出接近异性和探秘异性的欲望。异性相吸引的生理现象在这一时期就开始充分地表现出来了,人们常说的情窦初开就是这个意思。由于双方互相吸引,接触自然就更加频繁,关系也就更加密切,行为也会越来越亲昵,并且慢慢地产生恋情爱意。这是人类生长发育的自然规律,金学禄和白莲当然也不例外。他们在上学路上时,在田间劳作时,在双方家里一起做作业时,总之,在一切二人单独相处时,他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偷偷地做出一些过分亲昵的举动,如拉手、打闹、亲吻、拥抱之类。

     另外,促使他们的关系迅速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还是一对好搭档好知音。你别看金学禄不善言谈不善演唱,但他却是拉二胡的好手。小学时期,他就常借二大爷家的二胡勤学苦练。中学时期,他的二胡演奏已相当精湛。学校举办音乐晚会,他们的音乐老师董婷婷演唱歌曲,点名邀请他二胡伴奏,演出特别成功,受到广大师生的热赞。为此,董老师还特意送他一把精致的二胡以表谢意。他最喜欢拉奏的歌曲是《在希望的田野上》。白莲呢,她是个爱说爱笑爱唱歌的外向型姑娘,她特别爱唱的歌曲是《我们向往美好的生活》。她在娱乐晚会上演唱歌曲,也都是金学禄二胡伴奏。他俩也配合得非常默契,演唱效果也颇佳。课余时间,他们还常在一起谈音乐,谈艺术,谈外国的贝多芬,谈中国的冼星海,也很有共同语言。这种志趣相投,也是他们感情发展的催化剂。后来,他们就情不自禁随心所欲地谈起恋爱来。

     有一次,他们在家一起做作业。临分手时,两人都有些恋恋不舍。先是四目相对脉脉含情,紧接着是互相拥抱热烈亲吻。恰在这时候,白寡妇突然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她先是大吃一惊,惊得目瞪口呆。随即又气势汹汹,大发雷霆,气得五脏起火七窍冒烟,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她狠狠地各打他们一记耳光,并声色俱厉地训斥他们说:“你俩都给我记好,以后绝不允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你们是干兄妹,干兄妹和亲兄妹一样,是不能谈情说爱的,这是规矩!你们要敢违抗规矩,叫我在人前丢人现眼,我就对你们不客气!”

     白寡妇对此事的强烈反对和过激反应,大大出乎他二人的意料。原来他们都认为,他们一个是她最疼爱的宝贝女儿,一个是她平时最宠爱的干儿子,他们相亲相爱相结合,这完全是名正言顺顺理成章珠联璧合的完美结合,她肯定会称心如意大加赞赏大力支持的。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她对这事竟然如此的强烈反对极力阻挠断然拒绝。这真的是因为像她说的那样他们犯了规矩呢,还是另有他因呢?他们以前也从没听说过有干兄妹不能相爱结婚的规矩呀!相反,他们倒听说过村里有干兄妹结婚的先例,为什么轮到他们就成了违犯规矩了呢?如果没有这样的规矩,那她又为什么这么强烈地反对阻止他们的结合呢?他们都是孝顺的孩子,不愿违拗长辈的意愿,也不敢当面提出质疑,只能把这个疑问作为一个未解之谜默默地埋在心里。但不管啥原因,她是长辈,既然她说这是规矩,那他们就只能循规蹈矩而不能大逆不道了。于是后来,他们的交往就只能仅限于干兄妹之间的平平常常的泛泛之交了。只是,那个“谜”却一直深藏在他们的心里,他们也一直没有得到谜底。但不管怎么说,这干兄妹不能结婚的说法,对金学禄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他后来坚决拒绝朱大凤的追求,和这种影响也是有关系的。

     在大学里,他们仍以干兄妹的关系相处。在学习和生活中,他们仍然相互关心互相帮助。他们仍然都参加了学校里的文艺演唱队,金学禄拉二胡伴奏,她演唱流行歌曲。在双休日等课外时间里,别的学生都三五成群地逛街买东西,或到娱乐场所去跳舞唱歌享受生活,而他俩由于家境拮据,不能够像别的学生那样去享受生活。金学禄就常常坐在校园里一个较幽静的花坛旁边的连椅上拉二胡,白莲就常常坐在旁边倾听。他们还像以前那样谈音乐,谈理想,他们仍然是一对言语投机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只是避免了过去那些过分亲昵的举动。虽然双方对这种自我克制谨言慎行的交往都感到很别扭很委屈,但也只有努力去适应。这样的状况维持了一个学期。到了第二学期,由于白莲的同室密友水金香闯入了他们的生活圈子,才改变了这种状况,并发生了一段儿颇具戏剧性的纯真而美好的爱情故事,使金学禄和水金香都获得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白璧无瑕的纯真爱情。那么,他们的这段儿纯真美好的爱情故事又是怎样发生的呢?要想细说这个故事,还得从金学禄拉二胡说起。

     在一个百花盛开满园飘香的春夜,金学禄正坐在那个花坛边的连椅上拉二胡。那宛转悠扬的琴声,像密林幽谷里的百灵鸟的鸣叫声,又像高山峻岭上的泉水叮咚叮咚的响声,是那么的引人入胜,那么的悦耳动听。那优雅额琴声,伴随着浸人肺腑的芬芳花香,溢满了整个校园,又越过围墙飘向四面八方。

     拉过一曲之后,在他停手歇息之际,一转身便发现身后不远处的连椅上,坐着一位正聚精会神听他拉奏的姑娘。他一位是干妹白莲,便笑着喊道:“白莲妹,你坐那么远干啥?就算干娘的规矩咱不敢违犯,但也不至于像躲瘟神似的这么躲着我吧!”说着,他便起身向她走去。当他走进那姑娘仔细一看时,才发现她根本不是白莲,而是全校闻名的校花水金香。提起这校花水金香,她可堪称是女中精品,人间尤物。她不光容貌娇美,而且体香四溢,人送雅号“金(真)美人”,也有人叫她“香美人”,是人见人爱大家共认的“校花”。像她这样的精品女人,在学校里当然是众星捧月,追求她的男生数不胜数。在这些求爱者中,自然不乏官二代、富二代,但都被她一一回绝了。她曾对她的同室闺蜜白莲说,她不会靠婚姻攀龙附凤,她追求的是志同道合心心相印的爱情和诚心诚意互敬互爱的婚姻。

     金学禄是个性格内向寡言少语的年轻人,平日里见了女生连话也不敢说,在学校里落了个“闷葫芦”的绰号。像水金香这样的大美女大校花,他更是一见面脸就红心就跳头脑就发蒙,更别说向她求爱了。当时一见是水金香来听他拉琴,他可真是受宠若惊惊得心跳咚咚,满脸发烧烧得脸红通通,头脑发晕晕得迷迷瞪瞪,目瞪口呆呆得言语不清:“啊……是……是你?我……我还以为……是……是白莲哩……”

     看着他那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水金香禁不住“咯咯咯”地笑出声来:“你这个人可真逗,我是来听你拉琴,又不是来和你幽会,你倒是紧张什么呀?人家都说你是个闷葫芦,真没想到你这闷葫芦里倒是装满了音乐的精华哟!怪不得白莲妹唱歌都找你伴奏呢!我下次唱歌也想请你伴奏,能赏光吗?”她边说边笑望着他。

     闻听此言,金学禄更是大喜过望,受宠若惊。只惊得他语无伦次,诺诺连声:“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望着他满脸羞涩的窘态,水金香又抿着嘴笑了:“听你刚才说的话,白莲妹常来听你拉琴?”

     金学禄点点头算是回答。然后她又怯生生地问她:“你认识白莲?她也是俺干妹妹呢!”

     水金香告诉他,她是白莲的室友加密友,只是不知道白莲还有他这么个干哥哥。然后,她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他:“你们俩仅仅是干兄妹吗?是不是假借干哥干妹之名而实行情哥情妹之实呢?还是二者兼而有之呢?”

     金学禄是个诚实人,从来不会说谎话。听她如此问,便把他二人最初相恋,后被干娘以不合规矩为由相逼分离,现仍以干兄妹相处之事一五一十地向她和盘托出。

     水金香听后,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但只是瞬间而已。随后她又说:“我和白莲是密友,也如同干姐妹,那我以后也叫你哥哥好吗?”

     金学禄赶忙摇摇头,连声说不中不中。水金香一听他拒绝,急忙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听白莲说过,水金香比他还大两岁呢!她这才送了一口气,又赶忙改口说:“那我以后就叫你弟弟吧!”听了她的话,金学禄又是喜出望外喜不自禁,连连点头连声诺诺。

     从此以后,水金香就正常和白莲一起去听他拉二胡,他们三人也一起谈音乐谈理想。随着交往的增加,水金香和金学禄的友情也在日益加深。后来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才促使他们的友情转化成了爱情。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水金香有事外出。当她走出学校拐向一条较为偏僻的路段时,突然从背后窜上来一个男人猛地向前一手楼住了她的腰,并迅速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随即使劲儿把她向路边的花丛中拖去。借着微弱的路灯,她猛然回头一看,发现此人正是多次向她求爱的那个官二代谭某。这谭某依仗父亲是某局局长,曾以谈恋爱为名玩弄多名女生,都是始乱终弃后他再另寻新欢。那些受害女生,有的畏惧他家的权势不敢告发,只有打碎了门牙肚里咽吃个哑巴亏。还有的原本想告发他,但最终或被他家用重金收买,或被他家用权势压服,都一一被摆平了。水金香知道他的这种恶习和这些劣迹,对他厌恶之极,所以在他多次向她求爱时,都被她断然拒绝了。对此,谭某一直耿耿于怀,怀恨在心,又贼心不死。他认为,女人都是生性软弱胆小怕事的,只要采取先下手为强的办法,把生米做成了熟饭,她也就会服帖就范了。于是,他就一直在寻找机会对水金香下手施暴。那天晚上,他发现水金香独自一人外出时,就心中暗喜,以为机会来了,便偷偷跟踪其后。当水金香走到那个偏静处时,他便急不可待地动了手。

     水金香突然遭此强暴,又急又怕,心慌意乱。她想呼救,她想谩骂,可是嘴被捂着,发不出声来。她只有拼命反抗挣扎。谭某一面把她强摁倒在路旁花丛中,一面又恶狠狠地恫吓她说:“你再不老实,我就掐死你!”他一面说一面就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水金香是个性情刚烈的女子,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她仍然不为所惧,拼命反抗。做贼心虚的谭某,见她继续反抗,恼羞成怒之下,把她的脖子掐的也越来越紧了,只掐得她张嘴瞪眼几近气绝身亡……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千钧一发之际,忽有一人飞奔向前,恨恨地一把抓住了谭某的长头发,使劲儿往后一甩,就把他甩出两米开外,直挺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随后,他又迅步向前一脚踏在谭某的前胸上,弯腰又照着他的脸上狠狠地掀起耳光来。因为夜色朦胧,看不清来人面目,谭某以为是遇上了打抱不平的江湖大侠,急忙苦苦哀求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其实来人并非什么大侠,而是闻名的闷葫芦金学禄。这时候,金学禄挺住了手,对谭某厉声喝道:“你这个臭流氓,王八蛋,强暴民女,罪恶滔天!走,跟我去派出所,以法公断!”他一边说,一边拉起谭某就要走。

     这时候,谭某已认出了是金学禄。一听说要拉他去派出所,可吓坏了。他明白,父亲虽然是局长,但他犯了法也难逃法网。要是自己被判了刑,那一辈子可就完蛋啦!于是他急忙忙跪地求饶说:“金哥饶命,金哥饶命,小弟知错啦!再也不敢啦!……”

     “以后你胆敢再找她的麻烦,咱就老账新账一起算!”金学禄狠狠地踢他一脚,“滚!”谭某千恩万谢地爬起身来,灰溜溜地溜走了。

     这时候,水金香起身走向金学禄,激动地扑到金学禄怀里,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是他俩第一次拥抱。过了好一阵,他们才互相松开了手。她问他怎么知道她会出事而去救她,他说他发现谭某鬼鬼祟祟跟踪她离开学校,就猜测他是阎王奶奶有喜怀鬼胎了,于是他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也紧随其后跟了出来。水金香流着泪说:“要不是你及时赶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说不定我早已为守身而命丧黄泉啦!”金学禄憨厚地安慰她说:“金香姐,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辱你。”水金香擦一把脸上的泪水,话中有话地说:“那你能保护我一辈子吗?”金学禄似有所悟地说:“只有你需要,我愿意保护你一辈子!”两个人似乎都领会对方的语意,都心有灵犀一点通,脉脉含情地互相对视了片刻,便再一次热烈地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

     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他们之间的交往更加密切了,也更加互相关心互相体贴了。但由于金学禄嘴笨舌拙,不善言谈,一直都不敢主动向水金香开口求爱。而水金香呢,一个女孩儿家,更不愿主动向金学禄表白恋情。于是呢,这种互相爱恋而又都不明说直讲的状况,维持了将近一年,这层窗户纸也一直没有捅破。后来,还是白莲发现了他俩心中的秘密,以介绍人的身份把他们凑合在了一起,他们的恋情才开始公开化了。

     听了他们之间的这些故事,你应该对金学禄和白莲的干兄妹关系,以及白莲是他们的大媒人这些问题,都一清二楚了吧!

     且他们三人正说说笑笑地向饭店走去时,忽听背后有人喊:“学禄哥,等等我,我有话要给你们说!”他们回头一看,不仅大吃一惊,原来边喊叫边追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水金香争男友的疯姑娘朱大凤。她又追来干什么?莫非她还要撵着继续和他们闹?一时间,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知道她追上来又要闹出啥乱子来。特别忧心忡忡的是金学禄,因为眼前这三个女人,两个干妹妹,一个女朋友,都是和他有感情纠葛的女人。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他们凑在了一起,要是扯谈起以往的是是非非来,说不定又要唱出啥闹剧来呢!

     这可真是:

     三个女人一台戏,

     不知要唱啥闹剧?

     观众要想知端底,

     请看下回说详细。

     欲知结果,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