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回 黄河岸热恋情人观景对诗 瓜园里鸳鸯品瓜突遭惊魂
    生命是花,爱是蜜。

     ——法国谚语

     爱情不只是一种感情,它还是一首美好的歌。

     ——俄罗斯谚语

     且说水金香和金学禄迅速跳下客车,急急忙忙去追赶两个小偷儿。当他们跳下车后才发现,当时正是农村集会日,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还不时出现人流拥挤车辆堵塞的现象。他俩东奔西走左挤右撞,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也没有发现两个小偷的影子。四处打听也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没办法,他们只好悻悻地回到停车处,却发现客车早已开走了。

     “咋办呢?”金学禄无奈地说,“到家还有十多里路呢,只好等下一辆车了。”

     “不就是十多里路吗”,水金香想了想说,“不用等车了,咱干脆坐11路车好了。”金学禄说:“可这没有11路呀!”“怎么没有?”水金香风趣地指指自己的两条腿,“这不是11路车吗?早听说你们兰考农村变化很大,田园风光美如画,我正想看看兰考美如画的田园风光哩!咱们一边走一边观看风景,不是更有意思吗?”

     金学禄也高兴地说:“好哇!你不是早就想游览黄河吗?那咱就走近路,顺着黄河大堤走,堤外是田野,堤内是黄河,一路观两景,保证叫你美不胜收一饱眼福!”

     水金香听了他的话,高兴地拍着手跳起来:“太好啦!太好啦!那咱就快走吧!”她一手拉起金学禄的手,顺着大路一阵风似地跑走了。

     他二人顺着黄河大堤一路前行。堤内,黄河水波涛滚滚,一泻千里。远远望去,气势磅礴,浩浩渺渺,辽阔壮观。近处河里可见渔船游艇数只,浅水处还有游泳者戏水打闹,岸边草地上,有牧童扬臂挥鞭高声吆喝。整体望去,就宛如画家画出的一副黄河游览区的风景画一样,生动而迷人,朴素而美丽。从不远处传来游人的歌声,高昂而嘹亮,优美而动人:

     黄河弯弯黄河长,

     黄河岸边是家乡。

     我的家乡是河南兰考县,

     那里是伟大的焦裕禄精神发祥的地方。

     我的家乡多么美好,

     我的家乡令人向往。

     家乡有勤劳善良的人民,

     家乡有丰富多彩的宝藏。

     有河滩河流荷塘,

     有故道良田沙岗。

     河流里鱼鸭戏水,

     荷塘里荷花飘香

     良田里庄稼茁壮,

     沙岗上泡桐成行。

     良田里有小麦玉米棉花,

     还有那花生大豆高粱。

     春天果园里繁花似锦,

     秋天果园里果香芬芳。

     桃花白,杏花黄,

     香蕉苹果喷喷香。

     枣儿柿儿笑红了脸,

     葡萄园串串珍珠挂树上。

     瓜园里,甜瓜甜,香瓜香,

     更有那“醉八仙”西瓜醉心房。

     村庄里,人欢笑,书声朗,

     更有那一群群载歌载舞美丽动人的大姑娘。

     这就是我可爱的家乡,

     就是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们要永远弘扬焦裕禄精神,

     努力建设好我们可爱的家乡。

     用我们满腔的热情和勤劳的双手,

     把家乡建设得更加文明和谐繁荣富强。

     游人的歌声,泳者的嬉戏打闹声和牧童的挥鞭吆喝声,又汇成了一首优美动听的黄河鸣奏曲。河滩里,时而可见鱼池、荷塘、稻田、水洼。阵阵和风吹来,清爽中带着一股水腥味儿,浸人肺腑,令人心旷神怡。

     堤外,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农桐间作,是兰考大地的特色风光。一行行泡桐树挺拔向上,枝繁叶茂,就像护卫自己儿女似的,为树下的农作物遮挡着炽热的阳光。桐行之间,套种着各种农作物。其中最多的是玉米,还有花生、高粱、大豆,红薯。另外,还有果园、菜园、瓜园,种类繁多,应有尽有。因为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透雨,所以各种农作物都显得是那么的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嫩绿茁壮,长势喜人。和风中的高粱们齐刷刷对他们笑脸相迎,弯腰鞠躬,并发出一阵阵“唰唰”的问候声。玉米们一个个伸长绿色的手臂,在向他们招手致意。就连各自低矮墩实的花生红薯们,也都在向他们点头微笑,并望着他们小声议论着,赞美着。路两旁绿树成荫,有泡桐树,有杨柳树,还有各种不知名的美化树,为行人遮挡着烈日阳光。风吹树动,树叶“噼噼啪啪”拍打着巴掌,也好像在欢迎这对年轻的到来。树上的知了“嘟嘟”地叫着,也在为他们唱着动听的歌曲。一对蝴蝶和一对蜻蜓围绕着他们上下翻飞,似乎在为迎接他们跳着优美曼妙的舞蹈。特别是树上那些各种各样的鸟儿,有时紧追着他们飞翔,有时又落在枝头上跳跃,还时时发出“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不知是在惊叹水金香的美貌,还是在羡慕金学禄的艳福。不,它们肯定是在为这对佳男佳女纯真美好的爱情而高唱赞歌呢!

     他们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指指点点,一路说说笑笑。特别是水金香,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天真活泼顽皮可爱的小姑娘,看啥都稀罕,见啥都好奇。一会儿蹦蹦跳跳,一会打打闹闹,一会儿追蝴蝶,一会儿捉蜻蜓。她还用土坷垃发去投树上的知了,结果被知了撒了一脸尿,弄得她又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后来,听到近处花生地里有蚰子(即蝈蝈,当地方言称蚰子)的叫声很好听,她又拉着金学禄非要去捉蚰子。正午时分,烈日炎炎,晒得人头皮发麻眼发黑,谁有心呆在野地里捉蚰子?不去又怕她不高兴,没奈何,他只得跟她一块儿去花生地里捉蚰子。

     他们来到花生地里,金学禄让她先站在一旁观看,自己给她做示范。他循着蚰子的叫声,蹑手蹑脚慢慢凑过去。发现目标后,他眼明手快,快速出击,两手一捧,将一只绿色的蚰子捧在手掌里。然后,他慢慢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蚰子头递给水金香。她也学着他的样子,捏住蚰子头,看着蚰子手舞足蹈呲牙咧嘴拼命挣扎的样子,她觉得好玩极了,乐得“咯咯”直笑,并用手指去逗蚰子玩。没想到被蚰子突然咬了一口,疼得她“哎呦”一声尖叫,急忙扔掉蚰子,捏着受伤的手指哼哼。被咬一口,反倒让蚰子跑了,她有些于心不甘,又扒着花生棵寻找蚰子,想把它再捉回来。三扒两扒,还真让她找到了。她也学着金学禄的样子,用两手猛一捧,就把蚰子捧在了手掌里。她捏住蚰子头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一只不是那一只。——原先那一只背上有短翅(发音器),这一只没有短翅,而且尾部还长着一根针状长刺。金学禄告诉她,那一只是雄的,会叫。这一只是雌的,不会叫。水金香听了若有所思,而后幡然醒悟地说:“啊,我明白了,刚才那一只是‘丈夫’,而这一只是‘妻子’。或者它们还没结婚,这一只是那一只的‘女朋友’。要不它俩怎么会呆在一起呢?”

     听了她的话,金学禄哈哈大笑起来。水金香见他光笑不说话,有些莫名其妙:“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金学禄强忍住笑告诉她,昆虫和人类不一样,它们没有固定的伴侣、配偶,更没有家庭,它们是自由交配。雄性有发音器官,能唱出动听的歌曲,以吸引雌性前去交配……没等他把话说完,水金香忽有所悟似的,猛地扔掉蚰子,笑着大喊大叫道:“不打自招!哈哈,你这是不打自招!原来你天天晚上在校园里拉二胡,就是为了吸引女生……这么说,是我上你的当啦!”她一边笑一边喊,一边追打金学禄。金学禄呢,他一边喊冤叫屈,一边四处躲藏:“没有……我没有……”他二人喊着笑着打着闹着,向路上跑去。

     他们又继续赶路了,还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说一路笑。忽然,不知从哪儿飞来一大群彩色的花蝴蝶,围着水金香上下翻飞,左右缠绕。有的还落在她的头上,贴在她的脸上,无论她怎么用手驱赶,它们都恋恋不舍,不肯离去。她急忙从路边柳树上折下一根柳枝,一面转着圈儿乱舞乱打,一面向前飞跑。可是没用,彩蝶们依然不依不饶穷追不舍,缠磨不放,并且大有越打越多之势。万般无奈,她只好蹲在地上,用双手捂着脸向金学禄求救。金学禄急忙脱下自己的上衣,蒙在她的头上。

     水金香不解地问金学禄,这些蝴蝶儿都是从哪来的呀?为什么不缠磨他而缠磨她呀?金学禄笑着说:“这还不明白,因为你长得美呗!不光人有爱美之心,蝴蝶儿也有爱美之心,追求美也是它们的本能啊!要不为啥有‘蝶恋花’之说呢?它们把你当成了美丽的花朵儿,当然要恋你亲你缠你磨你了。我想一定是刚才那一对蝴蝶儿回去告诉了它们的伙伴们,说这里来了一位绝色的美人,它们的伙伴们都想一饱眼福,所以就一窝蜂飞过来欣赏你的美貌来了。我现在把你蒙起来,它们看不到你的美貌,一定会离去的。”

     可是,他想错了。水金香被蒙住头之后,那些蝴蝶仍然不肯离去,依旧在她四周乱飞乱舞,依旧隔着衣服在她脸上乱贴乱趴。

     “学禄,这些蝴蝶为啥还不走呢?你快想想办法呀!”水金香有些害怕了。

     金学禄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道:“噢,我知道了。你是有名的香美人,肯定是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吸引了它们。刚才你越扑打,越出汗,体香味儿就越冲,蝴蝶儿当然就越来越多。现在虽然蒙住了你的头,但香味儿蒙不住呀!所以它们仍然不肯离去。蒙的时间越长,你就出汗越多,香味儿也就越冲,就会引来更多的蝴蝶儿。”

     水金香一听更害怕了:“哎呀,那它们会不会把我给吃了呀?”

     金学禄笑道:“它们又没长牙,当然不会吃你。不过这大热的天,只管蹲在这里也不是长法。要想彻底赶走蝴蝶,我想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啥办法?你快说呀!”水金香急不可待了。

     “洗澡。”金学禄说。

     “啥意思?”水金香一时不解。

     “你到水里洗洗澡,洗掉身上的香味儿,没有了吸引力,蝴蝶儿们自然就离开你了。”金学禄解释说。他又环顾四周,用手指一指黄河岸边的一片芦苇丛对水金香说:“那芦苇丛中河水较浅,也较隐蔽,你就去那里洗洗澡吧!”

     水金香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拿掉头上衣服,也环顾四周,担心地问:“要是有人来了可咋办呀?”金学禄说:“我在这儿给你站岗放哨,要是有人来了,我一喊你就出来,不就妥了。”水金香还不放心:“大喊大叫,更招人眼,这法子不行!”

     金学禄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从地上捡起水金香驱赶蝴蝶的那根柳条,撅下一截柳条,三下两下拧成一根柳笛。他试吹两下,“嘟嘟”脆响。他得意地对水金香说:“要是有人来了,咱就像电影里那样,以柳笛为报警信号。”他先缓缓地吹一声“嘟——,”说这是平安无事的信号。水金香满意地点点头,说这办法不错。她又笑望着金学禄说:“还有一条,你得向我保证……”

     “保证什么?”金学禄问。

     “保证不偷看!”水金香含笑说。

     “你呀,净瞎想!”金学禄红着脸说,“我是啥人你还不知道?一见女人就脸红,一见美女心打颤。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我敢看吗?再说,我也舍不得看呀!”

     “讨厌!”水金香含情脉脉地瞪他一眼,把他的上衣扔给他,一转身向黄河岸边的芦苇丛走去。“哗啦……哗啦……”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她撩水洗浴的声音。

     金学禄在忠实地为她站岗放哨,不时吹出“嘟——嘟——”报平安的柳笛声。他也忠诚地遵守着自己的诺言,背着身不往芦苇丛的方向望一眼。

     在大学里,有许多情侣们到各种洗浴场所共洗“鸳鸯浴”,还有的包房租房同居,但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却没有随波逐流。即使在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们最亲昵的动作也仅仅是一般性的拥抱亲吻,像孙猴子与贾美美那种深入内部咬牙切齿唇枪舌剑的热吻,他们也从来没做过,更别说“越雷池”“尝禁果”了。究其原因,主要是他们的祖辈父辈们,都受传统的封建思想影响较深,他们也自幼受到这种传统观念的熏陶。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尽管在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等各方面都接受了现代思想和意识,但唯独在性的问题上他们的思想还很保守。他们对那些“******”的潮流还是很不适应的,甚至是反感和抵触的。他们追求的依然是祖父辈流传下来的那种纯洁忠贞和从一而终的爱情婚姻观,这也是大多数国人特别是农民至今依然固守和推崇的爱情婚姻观。他们曾互相约定,要把爱情最美好的那一刻,留在新婚之夜共同享受。

     “哎呦——吓死我啦!”

     金学禄正在醉心入迷地回想着他俩的爱情经历,憧憬期盼着美妙诱人的新婚之夜的到来,猜测想象着那神秘时刻的感受和滋味儿,突然从芦苇丛的方向传来水金香的一声尖叫。霎那时,他对她的关心使他完全忘记了刚才对她的许诺,扭头转身急忙朝芦苇丛跑去。跑到离芦苇丛仅有十多米时,他便急切地向芦苇丛望去。这一望,真使他大吃一惊,只见水金香赤身裸体泡在水里,在灿烂阳光的映照下,浑身湿淋淋的闪耀着晶莹剔透的银光。她那千娇百媚的脸蛋,由于河水的润泽和心情的舒畅,显得更加娇嫩靓丽。在她一回头的瞬间,才发现金学禄跑过来看她。她一时涨得满脸通红,那张娇羞红润的脸蛋,真像那水中莲花别样红,又像那出水的美芙蓉,是那么的娇美无比,楚楚动人。

     她见金学禄两眼都看傻了,还在慢慢往前走,赶紧惊恐万状地大声喊道:“别过来!——你——别过来!”

     金学禄这时才如梦方醒,急忙停步转身,然后关切地问刚才喊什么。她说刚才有一条泥鳅拱她的腿,已经被她赶走了。金学禄急忙吞吞吐吐地解释说,他不是故意要看她洗澡的,而是听到她喊叫怕她出事才跑来的,并连声向她道歉,请她不要生气。她“嘻嘻”笑着说:“傻瓜,你这么关心我,我怎么还会生气呢?你快去继续给我站岗放哨吧!”于是,金学禄又去老地方吹他的“平安无事”去了。

     忽然,小路上出现一群七、八岁的男孩子,说说笑笑地朝这边走来,显然也是来黄河里洗澡的。一见有“敌情”,金学禄不敢怠慢,急忙摇唇鼓舌,吹起了“嘟嘟——嘟嘟——”的紧急报警哨。水金香听到报警声,急忙从水中跑出来,飞快地擦干身子穿上衣服,迅速走上河堤,和金学禄坐在树荫下歇息。

     那一群男孩子径直走到黄河边,“噗通通”,“噗通通”,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跳进黄河里,痛快地洗起澡来。有仰浮的,有侧游的,有扎猛子的,还有你推****你追我赶打水仗的,好不热闹。

     过了一会儿孩子们洗够玩够了,才先后爬上岸来。他们上岸后,一面光着屁股在草地上蹦着跳着晒太阳,一面还嬉笑打闹着。他们忽然发现了水金香,就指指点点地品评着,叽叽咕咕地议论着。忽然,有个男孩子对着水金香拍着巴掌唱起了他们自己编的儿歌来:

     大闺女,小媳妇,

     都来看我的皮老虎。

     叫你看,你不看,

     穿上裤子看不见。

     见他一唱,其他的小男孩也都学着唱起来。金学禄见他们如此恶作剧,怕惹女友生气,气忿地站起来说:“这一群小流氓,下流痞子,我去教训教训他们。”说着就要冲过去。

     水金香一把拉住他,“咯咯”笑着说:“小孩子家懂得啥叫流氓?懂得啥上流下流?他们就知道调皮捣蛋嘛!这就是童心童趣啊!想想看,你小时候就没有过调皮捣蛋?”

     金学禄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曾在黄河边偷看过女人洗澡,有一次还偷看一位老太太撒尿,他发现那位老太太的屁股皱巴巴的,就像麻叶被太阳晒葛焉了。他这句话让孩子们笑了好多天。

     水金香听了他的讲述,大笑得前仰后合:“好你个金学禄,你可真是个文学天才,从小就懂得修辞手法。“葛焉屁股”,形容、比喻、夸张、拟物,兼而有之,巧妙之极哟!”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水金香拉着金学禄,催他继续赶路。她是个性格开朗的姑娘,连走路也不愿意闲着。她忽然又别出心裁地说:“学禄,你平时不是喜欢写诗吗?文人们常说触景生情,我们不能光观景啊!依我看,咱们就来一场观景对诗,如何?”金学禄点头同意了。

     “我先做。”水金香望着大堤外那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若有所思。当时的玉米已经抽穗吐樱,一行行绿棵青穗紫红樱的玉米株,煞是好看。只听她大喊一声“有了!”随即吟道:

     兰考田园风光好

     风景如画多妖娆。

     行行泡桐枝叶茂,

     块块玉米一般高。

     个个穿着绿军装,

     就像士兵在上操。

     身上背着红樱枪,

     昂首挺胸斗志高。

     怀里抱个胖娃娃,

     满肚珍珠金玛瑙。

     金学禄拍手叫好:“太好啦!采用比喻、拟人的手法,如“绿军装”、“红樱枪”、“胖娃娃”、“金玛瑙”,这些比喻是多么生动形象传神逼真啊!你这首诗可真是字字玑珠、句句精彩的佳作呀!”

     水金香听了恋人的夸奖,心里乐滋滋的,两颊红通通的,满脸笑盈盈的,非常得意。她笑着推一把金学禄:“算了,别净说好听的了,该你做了。”

     金学禄望着近处的高粱地,凝神沉思一阵之后,用手一指高粱地,也朗朗吟诵道:

     兰考大地换新装,

     处处丰收好景象。

     那大片大片红高粱,

     像一群红脸大姑娘。

     一个个身段多苗条,

     一身身穿着绿衣裳。

     随风舒臂慢慢舞,

     那舞姿轻盈盈好似鸟儿在飞翔。

     一张张笑脸含羞红通通,

     一定是羡慕你比她们更漂亮。

     水金香听了他的诗,就像喝了一大碗冰糖水儿,心里甜,脸上乐,却又故作生气地说:“讨厌,你拿我开心是不是?不过,你的诗艺术性还是很高的,修辞手法用的更巧妙。特别是拟人化的描写最出色,如“苗条”、“曼舞”、“飞翔”、“含羞”,真是太生动形象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佩服!佩服!好,下面该我了。”

     这时候,他们走到一片花生地和红薯地旁边,水金香想了想,随口念到:

     走一程,又一程,

     路旁的庄稼各不同。

     这一块种的是红薯,

     那一块种的是花生。

     金学禄接着念道:

     花生地里爬青秧,

     遍地黄花闪金光。

     花生宝宝白又胖,

     怕风怕光土里藏。

     水金香抢着接道:

     红薯地里一片绿,

     风吹绿叶翻碧浪。

     红薯姥姥穿紫袍,

     土里生来土里长。

     金学禄又抢接道:

     一个个拼命往上拱,

     急切切想出来见见阳光。

     念完后,二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水金香笑着埋怨金学禄:“我做得好好的,你抢什么?”金学禄笑道:“我呀,是触景生情,情不自禁,诗兴骤发,即兴而做啊!”水金香总结说:“我认为咱俩这一首‘拼盘诗’,做的还算不错。配合默契,前呼后应,诗韵相合,诗意相同。”金学禄笑道:“咱这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水金香说:“不,公平而论,我觉得咱们做的诗自由奔放,不拘一格,总体来说,诗风还是不错的。诗韵顺畅,诗句优美,诗风新颖,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不过,我总觉得我们在抒情方面还不够,下面我们应该在抒情方面下功夫。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都要写出一个“情”字来。”金学禄也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走到一条水洼边,只见一群大白鸭在水洼里戏水游玩。他俩站在旁边观赏了一会儿,水金香首先开口吟诵道:

     走一洼,又一洼,

     洼洼里面游白鸭。

     大鸭前面把路引,

     小鸭后面追妈妈。

     大鸭一头钻水里,

     叼出一只大红虾。

     回头把虾喂小鸭,

     小鸭点头谢妈妈。

     大鸭亲亲小鸭嘴,

     小鸭撒娇摇尾巴。

     母子情深多快乐,

     你欢我笑呱呱呱。

     她的这首诗,生动描写了白鸭戏水的场面,也写出了它们的母子之情,她想一定能得到金学禄的赞誉。于是她吟完诗之后,得意地望着金学禄,等待着他的夸奖。没想到金学禄却笑着说:“你这首诗从字面上看是没有问题,而且写得还不错。但从现实生活方面讲,是有错误的。”

     “啥意思?”水金香有些不明白。

     金学禄告诉她,它们不是母子,而是母女。水金香不以为然,为他怎么知道是母女。金学禄给她解释说,农民养鸭,一般母鸭居多,公鸭极少。因为公鸭不会下蛋,没有经济效益。再说,凭观察也知道那些小鸭是母鸭。因为公鸭叫声极小,咱离这么远根本听不到,而母鸭叫声很大。就凭它们刚才那“呱呱”的大叫声,就能知道它们肯定是母鸭。

     水金香幡然醒悟道:“啊,原来是这样,那我改成“母女”总可以了吧!”

     金学禄又补充说:“有时公鸭也会捉小鱼喂母鸭,那是公鸭向母鸭求爱时送的礼物。”

     “鸭子也会求爱?”水金香吃惊地问。

     金学禄点点头接着说:“有一种鸟儿,雄鸟求爱还向雌鸟送鲜花呢,就像男人向女人送鲜花一样。”

     水金香娇责地白他一眼:“净胡说,你听谁说的?”

     金学禄有些羞涩地说:“树上说的,说鸟儿和人一样,都是藤缠树,没有树缠藤的。”

     水金香故意逗他说:“那我怎么没见过你藤缠树呀?”

     “……”金学禄被她问住了,脸光红,不说话。因为他们恋爱时,是水金香追的他。

     水金香笑着推他一把:“快走吧,我可爱的‘闷葫芦’,记住,以后别光等着我去树缠藤了,你也该主动地藤缠树呀!”

     二人又手拉手地向前走去。他们又走到一个长满莲藕开满荷花的大水塘边。只见岸边杨柳树上,知了“嘟嘟”叫个不停,小麻雀在枝头欢快地跳跃。清澈如镜的水面上,一群群的小鱼儿游来游去,有的还蹦出水面来。一只红蜻蜓立在雪白的莲花上休息,一只水蝉(蜻蜓的幼虫,生活在水里)在一支红色的莲花上慢慢爬动。一片片翠绿的荷叶上,滚动着颗颗晶莹的水珠。有一只大青蛙静卧在荷叶上一动不动,似乎进入了甜蜜的梦乡。还有几只雪白的大白鹅浮在水面上游动,不时钻入水中,不知是捉鱼还是戏水游玩。水塘边,浅水处,时而可见泥鳅们扭作一团,上翻下滚,击出涟漪一圈圈,慢慢扩大,直至消失。

     金学禄望着这些美丽如画的荷塘景色,不禁触景生情,诗兴迅发,随口吟念道:

     荷塘清,荷塘大,

     荷塘景色美如画。

     鸟儿枝头荡秋千,

     悠然自得多潇洒。

     树上知了高声叫,

     好似乐队吹喇叭。

     鱼儿跳高出水面,

     水镜上面开莲花。

     朵朵白莲似雪团,

     支支红莲像火把。

     雪团上面立蜻蜓,

     火把上面水蝉爬。

     绿荷盘里滚玉珠,

     荷床上面卧青蛙。

     白鹅举行潜水赛,

     钻到水里干什么?

     塘边泥鳅翻斤斗,

     抱团翻滚在“打架”。

     金学禄刚念完,水金香就立刻大叫起来:“不行!不行!诗做的虽然很好,就是没带出‘情’字来。你这只能算是写景诗,不是抒情诗,而且后来还写‘打架’,这不是离题万里吗?”

     金学禄笑着说:“香香,你不懂,‘打架’一词是隐语。其实,泥鳅们扭作一团,不是在打架,是在……”

     “是在做什么?”水金香追问。

     “是在……”金学禄有些羞口难开的样子,欲言又止。

     “它们到底在做什么?你说呀!”水金香等得不耐烦了。

     “它们是在……做爱……”金学禄只得吞吞吐吐地说。

     水金香毕竟是个姑娘家,虽说性格开朗,但思想还是比较传统的,所以听到“做爱”两个字,顿时脸上还是飞上了两朵羞涩地红云。她娇羞地瞪他一眼:“瞎说!你怎么知道它们是在干那事?”

     金学禄告诉她,自己家里以前养过泥鳅,所以知道这个。因为父亲思想传统,当我们问他泥鳅抱团在干啥时,他说是在打架。后来我们知道了实情,扔说泥鳅是“打架”。水金香这才有些信服:“那好,就算你这首是爱情诗好了。待会儿我也写一首爱情诗让你看看。”

     他们又走到一个小村子旁。这个小村子可能是才建不久的新村,村子虽然不大,却是一座座小楼新颖别致,美丽壮观。整齐划一的独户小院,雪白洁净的墙壁,美观大方的门楼,显得既优雅又别致。笔直宽敞的村街,硬化干净的路面。总之,整个村容村貌都给人一个美丽整洁令人心旷神怡的印象。水金香忽然想起孙猴子说的兰考县家家住楼房的话,对金学禄说:“看来孙猴子没有说谎,这不是家家住的独门独院的小楼房吗?”金学禄对她说,孙猴子是在说谎。虽说这些年兰考发生了巨大变化,较以前有了长足发展,但兰考仍然是国家级贫困县,和外地比起来,发展还相对落后,农民生活水平也较低,大部分农民住的还是几十年以前的又低又破的老房子。这个小村是才建设的新型农村社区的试点村,没有代表性。听了他的话,水金香无限感慨地说:“啊,这么说,要彻底改变兰考面貌,要兰考人民过上现代化新生活,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啊!”

     水金香一面走,一面想,一面四处观望。只见一户大门敞开,一家三口正坐在院内泡桐树下围着饭桌吃午饭。说说笑笑,热热闹闹,快活极了。她立时驻足观看,触景生情,情绪盎然,诗兴油然而生,诗句脱口而出:

     新社区,新气象,

     小小村庄大变样。

     新院落,新楼房,

     整齐划一多漂亮。

     泡桐下,好荫凉,

     时时飘来饭菜香。

     一家三口围桌旁,

     边吃边笑喜洋洋。

     念到这儿,她略停片刻,似乎是在斟酌词句。金学禄以为她念完了,笑着说:“你不是说要做爱情诗吗?你这诗里没有爱情呀!”水金香急忙笑道:“别急,爱情在后面呢!”于是她又接着念道:

     男为女挟一筷爱情菜,

     女为男添一勺爱情汤。

     女儿抓一把蜜糖枣,

     让爸妈共同来品尝。

     吃了我的蜜糖枣,

     祝爸妈恩恩爱爱情谊长。

     念完之后,她得意地问金学禄:“怎么样?有爱情了吧?”

     金学禄立时鼓掌大叫:“妙!真是太妙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父女情,母女情,夫妻情,情情交融,情谊浓浓。天伦之乐,夫妻之爱,尽寓其中啊!你呀,可真是蔡文姬转世,苏小妹重生啊!在我看来,你就是现代的女诗人啦!”

     水金香猛推他一把,故作生气道:“算了吧!你这个闷葫芦,啥时候也学会奉承人了。快说说,还有哪些不足之处。”

     金学禄脉脉含情地望着女友,情真意切地说:“香香,我说的可是真心话。你的这首诗,就像你的人一样完美无缺,白璧无瑕啊!”

     水金香不无得意地瞪他一眼:“贫嘴!”她一把拉住金学禄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他们来到一大片瓜菜地旁边。左边是瓜园,右边是菜园,地中间有一个看园子的窝棚。路边地头上,竖着一张木牌子,上面写着四行字,原来是一首五言诗:

     学习焦书记,

     为人行便利。

     路人要吃瓜,

     一律都免费。

     水金香指指木牌子,不解地问金学禄为什么会免费吃瓜呢。金学禄告诉她,兰考人民对焦裕禄书记都很敬佩,很崇拜,处处以他为榜样,乐善好施,乐于助人。听了他的解释,水金香深有感触地说:“看来,在焦裕禄精神的感召激励下,不但兰考县的物质文明得到很大发展,兰考人的精神文明也得到了很大提升啊!”望着那一大片气象万千景色如画的瓜菜园,她又眉头一皱,诗上心来,朗声念道:

     左瓜园,右菜园,

     园里瓜菜好新鲜。

     红黄青绿黑白紫,

     五彩缤纷多美观。

     金学禄接念道:

     苦瓜黄,黄瓜青,

     冬瓜长毛白生生。

     辣椒番茄一片红,

     洋葱茄子紫丁丁。

     水金香又接念道:

     西瓜园,多品种,

     五颜六色亮眼睛。

     又大又圆满地滚,

     不知哪样叫啥名。

     金学禄急忙接着介绍道:

     黑的名叫黑玛瑙,

     绿的名叫绿宝石。

     黄的名叫黄金宝,

     白的名叫白沙蜜。

     红瓤黑籽赛蜜甜,

     摘个尝尝自然知。

     他边说边弯腰摘西瓜,这时候,突然从窝棚里跑出来一个人来,大声喊道:“快抓偷瓜贼!”二人闻听此言,大惊失色。试想,两个堂堂大学生,如若被人当贼抓了,岂不是要老头失踪丢大人!只见他俩惊恐万分,吓得面如土色,魂都下飞了……

     这可真是:

     鸾凤和鸣喜洋洋,

     一路欢畅吟诗章。

     平地一声惊雷起,

     吓坏一对好鸳鸯。

     欲知来人是谁,后事如何,请看下回——